设置

关灯

分卷苏

    快看呐,婆婆开始自残了!

    第10章 婆婆自己咬自己

    众人的注意一时都被吸引到婆婆身上,只见她身上的那些红斑渐渐扩散,很快就布满了全身。而且那些长了红斑的地方还特别痒,一开始她还只是用手挠两下,到后来忍不住了就开始用牙咬。把自己全身上下都弄的血肉模糊,有些溃疡脆弱的部位,被她这么一咬,皮肉就掉了下来,吓得围观群众直倒吸凉气。

    血腥味满屋子都是,有人忍不住捂着嘴干呕,还有的人直接就踉跄着跑到屋外面去吐了。

    婆婆嘴里含着血污和碎肉,被咬得破破烂烂的胳膊看着就疼,偏偏她还不肯松口,咬疼了就瞪大了眼睛唔悟地叫唤,眼球里布满血丝,看着都快从眼眶里凸出来了。她喉咙里发出来的那种声音像个疯癫的野兽,听起来极为骇人,再加上她那狰狞的表情,屋子里还敢盯着她看的,就没剩下几个了。

    而后渐渐的,李樾和那个尿手上的兄弟也开始觉得痒了,可看见婆婆这个样子,他们就有些不敢碰那些红斑。

    但是那些红斑越来越痒,李樾被折磨得有些心烦意燥,总是忍不住想用手挠,有时候他甚至都想着,直接把那块肉给扣下来算了,管他痛不痛的。

    龙三自然不能任由着李樾胡来,只好捉着他的手,把人圈在怀里,不让他乱动。

    那些红斑越来越痒,那个尿手上的兄弟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轻轻搓身上的那些红斑,到最后也是挨不住了,一股热血涌上头,直接一嗓子嗷了出来,然后不管不顾地就伸出手把脖子给挠出三道血印来。

    之前还围在他身边的那些人一下子就被他这副疯狂的模样给吓到了,全都躲瘟神似的退了好几步,在他周围空出一圈。

    龙三看着他们冷笑了一声,这东西又不传染,你们怕什么呢?还不快点过来帮忙,把他绑起来。

    这要是再任由他挠下去,他怕不是要成为下一个蚕食自己血肉的婆婆。龙三说完,才有那个几个人犹豫着走过来帮忙,用绳子把那兄弟给绑了起来。

    这边的李樾还在龙三怀里挣扎,龙三舍不得绑他,怕伤了他,可李樾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龙三最后还是不得不用上了绳子。

    龙三害怕绳子伤到他的手,就让二爷把自己的手和李樾的手绑在了一起。这样子,龙三的手裹在李樾的手外面,即便他又忍不住挣扎了,那些绳子也只会勒龙三的手,不会伤到李樾。

    二爷觉得自己好像透过这层伪兄弟情的本质,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尤其是龙三看李樾的那个小眼神,真的是gay里gay气。

    你瞅啥?龙三把李樾圈在自己怀里,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看向盯着这边愣了半晌的二爷。

    没啥。二爷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收回目光,而后抽出一根烟,凑到龙三身边,一边点火一边问他道,杀吗?

    龙三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的李樾,挑了下眉,再等等吧。

    二爷吐出一口烟雾,无所谓地道,行吧,随你,反正,要担心时间的是你,我可没什么要牵挂的。

    龙三握紧了李樾的手,笑着对二爷说道,话不要说太早,万一以后就有了呢?

    二爷嗤笑一声,而后起身走到外面吸烟去了,不然这屋子里又是血腥味又是烟味的,可就太呛人了。

    李樾渐渐变得神志不清,脑袋抵在龙三的身上,脸上挂着的也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蹭来蹭去的把龙三胸前的衣襟都蹭湿了。龙三本来正盯着那婆婆看呢,忽然感觉到胸前的濡湿,他还以为是李樾哭了,便低头去看,结果看见李樾蹭得发丝凌乱的模样后,直接就把他给逗笑了,这人怕不是把他衣服当抹布了。

    李樾听见他笑,还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一不小心就对上了龙三的眼眸,李樾脸色忽的一变,惊恐地喊了一嗓子,然后一边在龙三怀里扑腾一边惊呼道,蛇!有蛇,有蛇啊!

    龙三拥着李樾的手臂紧了紧,才没叫他扑腾下去。接着龙三就试图给李樾洗脑,蛇一点都不可怕的,他们身上摸起来凉凉的,有鳞片的地方硬硬的,能感受得出来鳞片是一片一片的。而且像腹部那种没有鳞片的地方,摸起来还有一点软软的触感,如果你了解了他们,就会知道,其实蛇一点都不可怕的。

    李樾听完龙三的形容,喊的更大声了。

    烟抽到一半的二爷神色凝重地走了进来,剩下的半截烟被她按在墙上熄了,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外面下了大雨,风声特别恐怖,而且,我好像听到了河水拍打河岸的声音,感觉要发大水了。

    屋子里面三五成堆聚在一起聊天的人们也都慌乱起来,各自发表言论。

    之前我听婆婆有说过,祭河神要连祭三天,我们只有第一天去祭了河神,今天没有去,会不会是河神发怒了啊?

    可是一祭河神就要死人啊,难不成要我们顶着雨过去祭拜吗?再说,我们已经淋了雨,再碰水就要长红斑的。说着,这位小兄弟还暗搓搓地看了一眼李樾,被龙三发现后,立马就把目光错开了。

    接着又有人道,我觉得,会不会是因为昨天祭河神的时候,咱们不够虔诚啊,毕竟还有一个祭品活着。说话的这人是个卷毛,穿了一件皮夹克,脖子上腰上都挂了一条长长的链子,脖颈一侧露出半个花里花俏的纹身,一看就是个混混。

    龙三冷冷地瞪了一眼过去,我倒是觉得你很适合做今天的祭品,要不要试一下?

    夹克混混对龙三还是忌惮的,压下了眼底的怨恨,咬了咬牙没再说话,而后小心翼翼地缩到龙三看不到的角落去了。

    龙三望了望那人消失的位置,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在这种游戏里,真正能活到最后的,都是自己有实力的那一种,而不是凭借着自以为是的小聪明,靠踩着别人的牺牲而混到最后的。这种世界里,不要轻易欠债,尤其是人命债,否则,你都不知道自己会拿什么去还。

    龙三放完忠告,就过去扯了一块被子,缠在李樾的手腕上,然后才重新给他绑上绳子,把他交到了张顺手里。

    你照顾好他,我就带你活着离开这里。

    放心吧。张顺信誓旦旦地接下了任务。

    龙三笑着拍了拍张顺的肩膀,然后和二爷一起到外面去了。

    二爷眉头紧皱,紧张兮兮地望着远处摇曳的草木,满脸都是掩不住的忧虑,这下真的是时间不多了,如果不能在发大水之前杀了她,咱们都得死。

    龙三伸手朝二爷讨了支烟,结果风太大,点了半天都没点着,只得作罢。

    二爷抢过他手里的烟,有些气愤地站在他面前,你还有心情抽烟?这次河神的能力根本就猜不到,那个关键npc的身上,根本就看不出任何与河神的能力有关的线索,难不成河神的能力就是把不睡觉的人塞进婴儿车吗?

    我抽烟又不是因为有心情,我只是想借烟味刺激一下大脑,看看能不能想到什么办法。

    二爷无力地翻了个白眼,我反正是不觊觎什么河神的能力了,等一会水漫进屋子里的时候,你要是还没想好,那就由我动手杀了那个npc婆婆。

    二爷说完,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进了屋子。

    龙三站在门口,环视了一圈院子,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最后也只能进屋子里面去了。

    一进屋子,龙三就看到二爷手上拿了把刀架在婆婆脖子上,一只脚踩在床上,恶狠狠地逼问婆婆道,快说,河神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二爷身后围了一圈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都被二爷这种比男人还要男人的气势给镇住了。

    龙三失笑着走上前去,把二爷从婆婆的床上拉了下来,行了行了,别问了,她现在神志不清你也不是不知道,能问出东西来就怪了。

    二爷收起匕首,皱着眉头白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就一定什么都问不出来的?我跟你说,你进来之前,我刚才可是真的问出一些东西来了。

    龙三饶有兴致地抱住了双臂,笑着看向二爷,你问出什么来了?

    二爷眯了眯眼睛,我凭什么告诉你!

    龙三失笑着摇了摇头,而后走到李樾跟前,替他捋了捋额前的头发,捏了捏他的脸,乖,再撑一会,咱们就能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