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苏

    第8章 你睡着了吗

    河里突然涌出大量的枯骨,脖子都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扭曲着,耷拉在肩膀的一侧。李樾猜测这些枯骨应该都是被河神吃掉的祭品,脖子的那个姿势应该是由于在地上磕头磕久了,直不起来了。

    祭坛是不吃人了,可是这些枯骨好像也没打算放了他们俩。

    龙三拉着李樾走上石阶,逃离祭坛,结果到了断崖那处,却发现断崖边上伏着更多的枯骨,正在往上面爬,有几个已经爬上来一半了。

    大半夜的这是在玩攀岩?龙三嗤笑一声,而后握紧了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不如,我再送你们一场蹦极吧!

    龙三随手从地上抄起一截木头棍子,就往断崖边上走去,打地鼠一样把半趴在断崖边上的白骨全都给敲了下去。

    李樾看的目瞪口呆。

    龙三敲完了白骨,就拉着李樾一起走上了吊索桥。这时候要是再走圆木,估计那些枯骨一爪子就能送走他们俩。而且,这个村里唯一还没被他们俩碰过的禁忌,也就属这吊索桥了,不如就凑个整,全给他破了。

    白天过来的时候没仔细看,此时借着月光两人倒是看了个清楚,这个吊索桥竟然是用白骨搭建的。所以所谓的不能走吊索桥,应该就是因为这桥是用死人骨头做的吧,你踩了人骨头,人家枯骨兄弟团肯定不能善罢甘休,于是就扯你裤腿,拆你鞋带这样子吓唬你。或者再过分一点,直接把你扯到断崖底下去。

    李樾摸了摸下巴,问龙三道,为何那婆婆就能走这吊索桥?

    龙三想了想道,那大概可能是因为她穿的是老年人布鞋,没有鞋带,不怕这群骨头棒子吧。

    李樾:

    龙三哈哈哈地笑着,自以为讲了天大的笑话。

    断崖底下那一堆白骨竟然都还挺坚持不懈的,龙三和李樾都跑回村里了,他们也还在后头跟着,佝偻着身形,步履蹒跚的,很像是一群丧尸。

    李樾体力不支,有点跑不动了,屁股那块都被凉风给吹麻了。

    龙三看见他状态不佳,伸手过来扶他,还好那些枯骨跑的不快,龙三搀扶着李樾,两个人踉踉跄跄地,最终还是跑回了草房。

    李樾和龙三赶紧躲到屋子里面去,把门给锁死了,那群枯骨就在门口徘徊着张望着,拖沓的脚步拖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让李樾一下子想起来昨天晚上他没睡着时听见的那种声音,跟这群枯骨遛弯的声音一模一样。看来天黑之后不能外出,是因为枯骨会出来放风,一个不小心你可能就被人家看上了,然后被拽到断崖底下陪人家过日子去了。

    李樾和龙三的动静把别人也都给吵醒了,窗外攒动的人影吓得乐乐和优优当场哭泣,二爷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并拿出一根烟来点着抽上了。

    李樾回头朝炕上看了一眼,两位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姑娘抱在一起小声哭泣的画面和二爷跷二郎腿抽烟的画面形成了鲜明对比,不过要是放在一起,竟然有一种二爷这个渣女在抽事后烟的诡异感

    张顺比俩姑娘嚎的声音还要大,龙三不满地啧了一声,然后扯了被子丢过去把张顺脸给糊上了。这兄弟嚎起来的时候真的是太聒噪了。

    门外的枯骨们闹归闹,到底还是进不来的,最多挠两下窗户,磨两下牙,也就吓吓张顺这样胆小的。但凡胆子大一点都不能让他们给吓着。你看像二爷那样地,都已经在抽第二根烟了。

    李樾更是,捏着一截蜡烛躲到厨房去补裤子了,这块没别的衣服可穿,他裤子让祭坛吃了一块,只能自己补,万幸这个地方还有针线可以用。

    龙三坐在里屋的地铺上,时不时往厨房看一眼,贼兮兮地盯着李樾用一截被子围起来的屁股,那目光好像能透过厚厚的被子看见什么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部分一样。

    二爷熄了烟,看了一眼贼眉鼠眼的龙三,啧啧着摇了摇头。

    但是大家好像都忘了一个禁忌,那就是晚上一定要睡觉。经过刚才那一阵折腾,再加上窗外挠墙的枯骨,正常人真的是没有能再睡着的了,也就二爷这样的,非一般人,不仅睡着了,还打呼噜了。

    死人脸兄弟出现的时候,除了二爷以外都给吓了一跳。这死人脸兄弟还挺智能的,就专挑没睡觉的闹,顶着一张惨白的大脸忽然就出现在你面前,然后问你你睡着了吗?

    瞎?李樾白了他身边的这个死人脸兄弟一眼,然后操纵着手里的针线,巧妙地打了一个结,低头凑过去用牙咬断了线。

    第一次过来骚扰李樾就被龙三骂了滚的死人脸兄弟委屈巴巴地搓着手,歪着头一脸幽怨地盯着李樾看。

    当然,他还不是最委屈的,那个凑到龙三身边的死人脸兄弟才是最委屈的,他刚问完npc的固定台词就被龙三一巴掌给扇得倒飞出去了,然后还挨了龙三的骂,睡你妈睡,你是瞎还是咋滴啊,你看谁睡觉睁眼睛的?

    死人脸:委屈且怂,台词明明都是被安排好的,他一直都是这么问的,谁还能想到有人没睡觉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也从来没有人敢跟他睁这么大眼睛,还敢这么质问他的啊!

    龙三当时正死死盯着李樾那截不小心露出来的腰看呢,忽然就被死人脸兄弟给挡着视线了,不生气就怪了。

    死人脸兄弟这种东西,是直接在出现在人面前的,和门外面那些只会挠墙的还不一样,感觉他们的存在更灵异一点。

    张顺兄弟都躲到被子里去了,死人脸兄弟却还是出现在了他面前,直接在他被窝里凭空出现的,当即就给他吓得脸比死人脸兄弟还要白,嗷嗷地喊了几嗓子。

    乐乐和优优则抱成一团缩在墙角,和张顺兄弟比谁的嗓门大。

    李樾拉过那只专门负责他的死人脸兄弟,一把给推到里屋去了,你先等下,我穿个裤子。

    死人脸兄弟:请问能尊重我一下吗?我好歹算个鬼。

    李樾躲到厨房角落里穿裤子去了,龙三啥都看不见了,正郁闷着,一抬头迎上了被李樾推过来的那只死人脸兄弟,二话不说一拳就给撂倒了,正好把另一个刚刚才爬起来的死人脸兄弟又给砸回去了。

    死人脸兄弟们:这鬼当的太卑微了,做鬼太难了。

    第9章 放心,我会救你的

    你睡着了吗?

    五只死人脸兄弟被捆成一团,丢在厨房的角落里,一人问一句,无缝连接,陷入了死循环。

    这几位勉强算得上是鬼的死人脸兄弟,其实也没那么厉害,只要你不回答他们的问题,基本上就不会被他们弄到婴儿车里面去。而且你越是害怕,就越容易受控制,甚至有可能会不由自主地回答他们的问题。

    一旦你控制不住开了口,回答了他们的问题,那你八成会被拧成麻花塞到婴儿车里去。剩下的那两成是,假如你有能力拆了婴儿车

    好嘞,五辆婴儿车全叫我给拆了,等天一亮就拿这些破烂去沉河。龙三拍拍手,朝李樾丢了个媚眼。

    李樾面无表情地无视了他,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龙三摸了摸耳朵,眼睛下意识往李樾打了补丁的屁股那块盯去。

    李樾似乎是有所察觉,皱着眉回头瞪了他一眼。

    龙三嘿嘿笑着说道,你这针脚还挺整齐。

    李樾懒得搭理他,走到一旁去坐到地上背靠着墙,曲起来一条腿,把胳膊搭在上面思考这几天发生的事。

    李樾正失神,嘴里忽然被塞进了一根烟,李樾偏过头去,看到龙三嬉皮笑脸的地坐在他旁边。

    我觉得你这个姿势超帅,非常适合抽烟。

    李樾把烟从嘴里拿了出来,塞回到龙三手里,冷冷地对他道,我不抽烟。

    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子里的时候,窗外的那些挠墙声戛然而止,就连厨房里被捆着的那五只死人脸兄弟也都消失不见了。

    李二蛋家虽然破败,却也还拥有一辆三轮手推车。龙三挑挑捡捡把那些婴儿车的零件装到手推车上,准备一会给它们推到河边,丢进去,祭河神。

    荤素都有了还不够,得给河神再补点铁

    李樾趁着龙三装车的功夫,到院子里的井边打了一桶水,准备洗洗脸,刷个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