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0.勾引之后(h)

    希尔泽深吸一口气,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别闹了,茜茜。”

    西莉亚却不放开,甚至眼角噙着泪:“哥哥,我有些话想说。”

    他一下子被吸引过去,顾不得她的赤裸身体:“怎么了?”

    少女抽抽噎噎,十分委屈地说:“我身材是不是很差?之前听别人说我是个没胸没屁股的黑毛丫头。”

    黑色头发戳中了希尔泽的内心,他一直愧疚的就是在母亲的子宫里,他掠夺了属于西莉亚的养分,这才让她生出了迥异的黑色头发。

    至于胸和屁股……

    他揉了揉她的头:“不会,哥哥觉得你身材很好。”

    西莉亚鼓着嘴,捧着他的脸不许视线离开:“那些女孩儿都有男朋友,他们大都喜欢胸大屁股大的,而我一样都没有。”

    “不。”希尔泽的额头上沁出细汗,他不敢去看她下巴以下的风光,“我觉得你这样就很好。”

    他实在很难理解,西莉亚平时不常与人交流,怎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哪知她忽然握住他的手,将他覆盖在了自己的胸上,可怜兮兮地说:“哥哥,你摸摸,是不是很小?”

    希尔泽的呼吸一瞬间停滞,他触电一般缩回自己的手,皱着眉正要教训她,然而西莉亚已经先一步哭了出来。

    “从小我就像一个野孩子,从没有人教过我这些,虽然是贵族,但爸爸妈妈从没有管过我。就连胸衣也是哥哥买的,我知道,我的出生就是个错误!”

    她尖锐地吼道。

    希尔泽心痛如绞,他把她抱进怀里,看着她黑压压的头顶:“茜茜,你这么说,伤透了我的心。”

    西莉亚眨了下眼,她的本意并非如此,可能是演得太过了,事实上,她才不在乎她那对坐吃山空的蠢父母呢!

    她抬起头,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哥哥,我只是以为自己要死了。”

    希尔泽的睫毛颤了颤:“不要瞎说。”

    “真的!”她再一次握住他的手,又一次覆盖在自己的雪峰上,“我感觉这里头有硬块,很疼。”

    希尔泽从来都被她的节奏带着走,这次也不例外。他的手微微抖了抖,忽略手心那两粒小点,轻柔地捏了一下。

    原本以为西莉亚又在没事找事,然而他真的触碰到了硬块,他顿时有些慌张:“这是什么?”

    西莉亚当然知道这是生理期前的胸部肿胀,她心里偷笑,面上却十分伤心地说:“我就知道,我得了病,要死了。”

    在希尔泽还在慌乱的时候,她甚至“嘶”地叫出了声:“好疼!”

    少年紧张地连手都在颤抖,他极其严肃:“哥哥明天就带你去看医生。”

    西莉亚摇摇头,捂着他的手不放开:“哥哥,帮我揉一揉,我好痛,平时揉一揉就不痛了。”

    希尔泽喉咙干涩,现在的确只有这一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