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盒子 - 第2章 不仁不义 超级黄金眼(方扬韩雪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从今天开始,张凯将担任公司行政副总一职。同时12月8号,是他和我女儿任雪莹的婚礼。”红杉高科董事长任长江一脸喜色的大声宣布。

    “方扬,一定记得来参加我和雪莹的结婚典礼,你是她的前男友,我们两个都希望得到你的祝福。”张凯接过麦克风,眼睛在人群中扫视,他一眼就现了站起来的方扬,嘴角扬起一抹嘲讽。

    刷!

    万众瞩目!

    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刻纷纷转向方扬。

    全公司都知道方扬和任雪莹是一对,俩人的婚期要在今天宣布。

    议论纷纷,所有人都搞不清状况,但大家都知道一点,那就是方扬被甩了,爱人结婚了,新郎不是他。

    他脸色难看,一时有些无法呼吸。抬头瞪大眼睛盯着台上的任雪莹和张凯,双拳紧紧握在一起,支持着身体,想尽量保持自己最后的一点儿尊严。

    “好,庆典正式开始,方扬,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任长江摆了摆手,场面不能就这样僵持,他立刻宣布庆典开始,进行抽奖环节。

    庆典开始,但大家显然对红杉高科的恩怨情仇更感兴趣,一个个抻着脖子往外看,盯着方扬窃窃私语。

    方扬不想继续待着这儿,成为大家的笑柄。一个决然的转身,他尽力保持一副不在乎的模样离开庆典会场,大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从小方扬就明白,抛弃他的,再美好都不值得留恋。红杉高科注定只是过去了,他现在要离开这,毫不犹豫。

    至于去董事长的办公室,去******吧!至于别人的目光,都见鬼去吧!

    咔咔!

    那是一阵高跟鞋的响声。紧接着便是一件淡黄色的连衣长裙,再向上看,是任雪莹那张清秀的面孔,格外熟悉。

    “你继续留在红杉,也没什么意义了,这些给你,从此我们再无瓜葛。”任雪莹开口道,她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一沓现金和一把凯迪拉克的车钥匙。

    支票是空白的,可以任凭方扬填上字数。现金通红,看数量有两万之多,但此刻却显得格外刺眼。至于凯迪拉克,那是方扬和任雪莹当初一起选的。

    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谁也没想到,任雪莹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结束,而且话说得这么绝,不仅结束关系,而且摆明要赶方扬出红杉。

    方扬虽然是红杉高科的功臣不假,但跟张凯一比,终究是差了。后者是宏盛集团的太子爷,而红杉高科也只是宏盛集团的分公司而已。

    叹息声从看热闹同事的嘴里传出,大家纷纷侧目,似不想去看到这一幕。

    方扬的面孔抽搐了两下,他一言不,而是一把抓起支票和现金,直接扔到了天空。

    白花花的纸片散落到地上,鲜红的钞票如同一片血色。

    “方扬,我早就说过我们不可能,你死了心吧。”任雪莹面带鄙夷,她觉得这种补偿方扬没理由不被接受,而后者竟然做出了如此幼稚的行为。

    欺人太甚!

    这红杉高科如此对方扬,就算留他,他也不会再干。人活着,要一口气。有尊严,腰杆笔直。

    “贱人!”

    自始至终方扬一句话都没有说,可现在,他一开口就是这两个字。

    震惊!

    目瞪口呆!

    要知道,这里可是红杉高科,方扬还没走出大门呢。

    再看任雪莹,她俏脸通红,被这两句话骂的肩膀颤抖。

    “你再说一遍!”就在这时,一双大手扶上了任雪莹的肩膀,众人抬头一看,正是张凯带着两个保镖从会场走了过来。

    “我用过的二手货,你喜欢,随便拿去用!”方扬一脸嘲讽,他一脚踩上钞票,拿着自己的东西就要离开。

    “你特妈说什么!”张凯双眼一瞪,火冒三丈。

    “二手货,你喜欢?那送你了,哥不要了!”方扬视若无睹,看着张凯一脸的不屑。

    方扬这种表情,让张凯下不来台。在他看来,像方扬这样的家伙,应该跪地求他放过才是。

    可现如今,却是他在被人讽刺。尤其是二手货那几个字,更是仿佛一记巴掌,狠狠的摔在了他的脸上。

    哥不要了,送你了!那是我玩过的!

    没错,任雪莹就是他用过的。这是不争的事实,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过去!

    张凯是什么人,宏盛集团的太子爷。而宏盛集团又是怎样的企业!资产上百亿,产业遍布整个龙江省。上市集团,威名远扬,势力十分庞大。

    作为宏盛集团未来的继承人,按道理是不会跑来偏远的江北市。

    可宏盛集团的下一步战略布局就在江北市。红杉高科所签署的,三个亿的新能源技术开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能利用在出租车行业以及其他行业上,无异于先人一步,利润率就更不用提了。

    否则,以他一个阅女无数的大少爷,怎会接手被人上过的女人。但事实就是如此,不管原因是什么。

    这一口气让他难咽,心里的火气噌噌直冒。

    “我看你是找死!”张凯怒声说道。他右手一抬,就立刻有保镖冲了上去,毫不犹豫就是一拳。

    “区区一个没用的垃圾,也敢跟我张凯斗,把他给我赶出去。”张凯怒声说道,他看见方扬挨揍,心里终于爽了,虚荣心得到满足,恢复了往日神气的公子哥姿态。

    挨了保镖一拳,方扬的胸口开始闷。紧接着,更有一股疼痛感遍布全身,有股热气上扬,瞬间就冲到了嗓子眼。

    不过,这种感觉被方扬控制住了。他强忍着难受,擦了擦嘴角的血。

    “对了,她床上功夫不错,当然,这都是我调教的功劳,就是不知道你行不行了!”

    方扬从地上站起来,眼里没有任何恐惧,还是那股冷冷的鄙夷。他看了一眼张凯,略带踉跄,伸手捂着胸口,说完话就坚持走出了红杉高科。

    至于任雪莹,已经没资格出现在他的眼睛里了,恩断义绝。

    看着方扬的背影,张凯嘴角露出一丝阴狠。

    如果不是众目睽睽不能杀人,就凭方扬刚才那句话,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不过,虽然表面上不能做到太绝,但背地里却有了小动作。保镖是练家子出身,早已用了暗劲。

    “告诉江北市的其他公司,谁要是敢聘用他,就是跟我宏盛集团作对。”张凯心里冷哼,他的眼眸有一丝凶狠。

    站在红杉高科的大门口,方扬心中的怒火翻腾倒卷。他恨不得同张凯拼命,可理智告诉他,要忍。

    他要忍辱负重。红杉高科势大,不是他方扬现在可以抗衡的。更何况,还有张凯和他背后的宏盛集团。

    不过他年轻,机会无限。而且他知道红杉高科三亿项目的致命伤。

    这个项目是他方扬一手构建起来的,要想摧毁,同样轻而易举。

    “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能让红杉高科的资产翻倍,就同样能把他摧毁。”

    方扬再次回身看了一眼红杉高科的金字招牌,将它牢牢记在心底。他双拳紧握,血脉燃烧起热浪,暗下决心,一定会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师傅,送我回新阳路。”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方扬的身后响了起来。

    方扬回头一瞧,脸色顿时古怪。

    顺着他的眼睛向前望去,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一早上把他误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漂亮女孩。

    女孩穿着白色半袖衬衫,干净细腻的手臂露在外面。她的衬衫胸口处微微开启,有特殊的褶皱作为装饰点缀。

    “我不是出租车司机。”方扬解释了一番。不过随着一张嘴,空气进入胸腔。那股子始终盘旋在他体内的痛感,瞬间被放大。自胸口传遍全身。

    气血倒流,让方扬内脏难受。他嗓子一腥,是要吐出来。却被他生生压了回去。不过下一秒,这鲜血顺着他的鼻孔往外流,还是让他眼前一黑,生生疼晕了过去。

    他倒下的瞬间,响起了女孩的一声尖叫。

    同时这鼻子里的两行鲜血,顺着脸颊落到了胸口的玉佩上,隐约一道金光闪烁,随即没入方扬的胸口。

    楼上的张凯眼看着方扬一步步艰难地挪出大厦,在方扬倒地的一刻,他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一种报复的快感涌上心头,“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