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想睡觉 - 被他的手指反复玩到高潮(h) 你好软(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斐灵的小脑袋里一片空白——我....我这是尿了?!

    因为羞耻,媚肉强烈收缩,连宫颈口也一吸一吸的,司言觉得差不多了,精关一松,浓稠而又滚烫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射在子宫壁上,弄得斐灵又一次哆哆嗦嗦地高潮了。

    射精持续了好几分钟,斐灵的小腹鼓得老高,像是怀了孕一般,她看着自己的小腹,又想到刚刚尿了,顿时羞得向找个地缝钻进去。

    一脸魇足的感受子宫里温热的液体包裹的感觉,司言见女孩脸通红,一直在哭,于是无奈解释道:“那不是尿了,那是潮吹,是你被我操得太舒服的表现。”

    一张禁欲的俊脸说出这么色情的话,斐灵木木地望着他,眼睛眨都不眨。

    见她一直没有反应,司言坏心思地问:“嗯?还想要??”

    话音刚落,斐灵就感觉到自己鼓囊囊的肚子里,一个粗大的东西又开始慢慢苏醒。

    “不要了,不要了!”斐灵匆忙拒绝。

    再来一次?她感觉自己还能说话全靠一口气吊着,最怕运动的她刚醒就运动了一个多小时,她现在只觉得每喘一口气都好累。

    “嗯。”司言也没继续,顺从地把肉棒从她体内拔出来,发出“啵”的一声轻响,女孩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脸又变得红扑扑的。

    没有了东西的阻碍,精液混杂着淫水缓缓流出来,但与此同时,被肏的红肿的花穴口也在慢慢回缩。司言见状意外地挑了挑眉,然后把女孩一打横抱起来,走去厕所洗澡。

    热水顺着花洒哗啦啦冲在两人身上,斐灵被他放在洗手台上,冰凉的大理石触碰到敏感的臀部,斐灵惊呼着叫了一声,扭着屁股就想逃离,肿胀的阴蒂在冰冷的台面上摩擦,冷和快感同时袭来,斐灵感觉到她的小穴又开始蠕动了,一收一缩的,仿佛是在渴望什么东西进来。

    她红着脸跳下洗手台,酸软的腿哪里站得住,脚尖刚碰到地就感觉要倒,好在司言及时过来,长臂一捞,将她牢牢紧箍在怀里。

    “想去哪儿?”

    鼻尖满是浓浓的荷尔蒙味,鼓囊囊的小腹被他的火热抵着,娇躯一抖,花穴又颤颤巍巍吐出一股浓稠的液体,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斐灵羞得往司言怀里钻。

    片刻后,她小声回答:“冰。”

    “嗯,知道。”

    斐灵错愕地抬起头,才发现司言拿着一块毛茸茸的浴巾放在洗脸台上,然后才把她放在上面。

    所以他刚刚,是去拿毛巾给自己垫着的吗?

    未来得及细想,就感觉到一股强劲的水流射在花穴上,斐灵被刺激地想要躲,却被司言抓住一条腿,然后强行分开。

    “别动,给你洗。”

    长指轻而易举地伸进花穴,她的穴很浅,所以他顺利找到了宫颈口,然后强行打开。终于,里面的液体找到了发泄口,疯狂地流出,女孩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忍不住哼了几声。

    软软糯糯的声音,再加上过于淫荡的画面,司言的肉棒忍不住跳了几下,打在她的小腹上,里面的液体顿时流的更欢了。

    似乎是为了报复回去,男人的长指在里面又扣又挖,硬生生让斐灵又高潮了一次。

    最后,她是哭着被抱出来的。

    因为里面的液体实在太多,司言扣了好久才终于弄干净,她不知道自己在他手下泄了几次,只知道因为承受不住,几乎一直在哭着求饶。

    司言全身赤裸着,就这样抱着她下楼,怀中的女孩一张小脸全身泪,见此情景,他只觉得想肏她的欲望更加强烈。

    这小兔子,怎么水这么多,上面的也多,下面的......更多。

    想到女孩被自己强行掰开腿,红兮兮的小穴在自己的食指下吐出一滩又一滩的液体,司言顿时有些口干舌燥。

    好想要她。

    强烈的欲望在下楼后瞬间消了一半。

    司言不悦地皱起眉头,冷声问向来人:“你来干什么?”

    ————

    第二个男主出场啦,嘻嘻。

    因为破了10颗珠珠,会加更一章,但具体时间无法确定,什么时候写好什么时候更,可能在凌晨或者中午(因为其他时间很可能登不上qwq)

    不要熬夜等!!么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