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喵 - 番外一 余波 盛世田园之夫凭妻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盛世田园之夫凭妻贵 作者:月亮喵

    番外一 余波

    朝颜的登基大典持续了三天。无论是祥瑞,还是将弥勒教一网打尽的手段,都为人们所津津乐道,更是让诸国来使不敢轻易小觑。

    朝颜在第三天的时候,好好举行了一场以褚经年为首的阅兵仪式。整齐的方阵、杀气腾腾的剑阵,很好地展现了大穆的肌肉。让大家更为心惊肉跳的还有那足以将山给炸毁的震天雷,当时不少来使就直接白了脸。

    稍微一想象那震天雷丢在人身上的效果,他们就感觉像是掉落了冰窟一样。

    朝颜看着他们苍白的脸色,对此还是挺满意的。有这些武器在,想来在十多年内,应该没有什么人有这个胆子冒犯大穆。

    虽然也有一些人试探着询问能否从大穆这边购买,但朝颜只是笑而不语。现在嘛,当然还不打算卖了。等手中的武器升级了以后,旧的那些便可以适量地卖出一些。大穆永远都要保持住这方面的优势。

    在登基大典结束以后,诸国的来使依旧留在大穆这边。他们觉得只是几年没来,大穆便发生了不少令他们心惊肉跳的变化,变得更强大更繁华。

    在登基大典结束后,朝颜继续留在宫里将一些余波处置了,人该收拾的便收拾,该封赏的便封赏。出了正月十五,朝颜才稍微不那么忙碌了,总算可以稍微歇口气了。

    等到正月十六的时候,朝颜才忙里偷闲,离开了皇宫,去看一下孙雯。她这段时间多少知道当时顾府那边险些出了意外,还是同孙雯那姐姐孙月有点关系的。

    朝颜当林家的时候,孙雯还想给她行礼。朝颜抬了抬手,笑道:“还是免了这些客套功夫吧,你现在有身子呢。”

    她和孙雯一起长大,感情和亲姐妹也没啥差别了。

    孙雯因为怀孕的缘故,脸还有点小肿,她笑了笑,亲自给朝颜沏了一壶茶。

    朝颜抿了一口,说道:“孙月那边,你可有什么想法?”

    正月初一那天,弥勒教分了一部分的人,围攻顾府,打算抓几个人,好能够作为人质威胁朝颜。当时顾府因为朝颜事先的嘱咐,戒备森严。弥勒教的人便收买了那张成,张成那时候还打着孙月的名头,想以走亲戚的名义,让顾家开门。

    孙雯自然不可能上当,加上顾家那边并不缺武器,几个地雷便丢得弥勒教的人哭天喊地的,张成更是当场被炸没了一条腿。

    朝颜这段时间处理弥勒教余孽,张成被判斩刑,他妻子张夫人因为事先给孙雯通风报信的缘故,朝颜便判了他们夫妻两和离,张夫人更是将自己的嫁妆带走,也算是有个善终。至于孙月,现在还在大牢中。

    孙雯问道:“她事先可知道张成要做的事情?”

    张成之所以投靠弥勒教,未尝不是太贪心了。他先前想借着顾家飞黄腾达,却没想到顾家根本就不认他这所谓的亲戚,让张成丢了不少的面子。再加上弥勒教的人给他许下了大饼,表示事成后,定会给他封官加爵,张成便充当了这马前卒。

    像张夫人就聪明多了,偷偷使人给孙雯通风报信,所以不曾被张成给连累了。

    朝颜十分厌恶他的为人,所以毫不犹豫地判了斩刑。

    她想了想底下人送上来的口供,说道:“孙月一开始自然是不肯承认自己知道的。后来我使了小手段,让她说了真心话。张成为了避免暴露此事,同弥勒教见面时,都是呆在孙月被软禁的庄子上。”

    “张成每次也都是以去看望她作为借口的。”

    孙月不知道这件事是不可能的,倘若张成和弥勒教真成事了,无论是顾家还是孙雯,都没法讨得了好。张夫人尚且知道要给孙雯通风报信,作为孙雯的姐姐,她反而当做没有这回事。

    朝颜原本就对她没所谓的感情,在刑讯出这些后,更是没打算放过她。

    当然了,若是表姐想要留她一条命的话,朝颜还是会尊重她的想法的。只是到时候就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了。

    孙雯听着朝颜这些话,沉默了下来,她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你不必考虑我的想法。既然她心中不曾将我当做姐妹,我又何必惦记着她呢?你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孙雯自认为对孙月已经仁尽义尽了,对方无情,她更不可能因为她的缘故而让朝颜难做人。她同朝颜几十年相处下来,感情自然比孙月要深,更别提孙月这些年的做法渐渐地将两人的亲情给磨削得差不多。

    这次的事件则成为了最后一根的稻草。

    朝颜说道:“她毕竟没有参与进去,也就是一个知情不报的罪名。不过毕竟牵扯到了谋逆一事,按照律法,得判三年的流放,最后充作官奴。”

    孙雯嘴角勾起一抹有些讽刺的笑意,“至少她还留着这条命,已经可以了。”

    朝颜说道:“我看她似乎还觉得自己很无辜,只怕会想要找你来帮忙求情。”

    孙雯干脆利落说道:“这事我是帮不上她的。”

    孙月在隐瞒张成一事上,又合成想过她呢?这位姐姐早就变得面目全非了,她只有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想起她的存在。

    朝颜也就是担心表姐对于这些事不清楚,到时候心软了,所以才特地同她说一声的。

    朝颜说完孙月的事情,也笑着同孙雯说道:“这段时间,姐夫受命追捕弥勒教的余孽,做的很不错。按照他的功劳,升到四品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林旭是孙月的丈夫,对她也是忠心耿耿,又有能力,朝颜也乐得提拔他。她也不怕别人说她偏袒自己人,毕竟林旭的功劳都是实打实的。

    孙雯听了这话,不由露出了欢喜的笑意。作为妻子,她自然乐得见丈夫有出息。

    朝颜其实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孙雯还怀着身子,林旭作为丈夫却因为公事而没办法陪伴在她身边。

    孙雯看出她的想法,忍俊不禁,“你可别觉得对不住我,别人想要得到重用都难呢。若是让别人知道,只怕要说我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孙雯对此十分看得开,再说了,朝颜帮了她那么多,她也很高兴能够帮上妹妹一点忙。

    孙雯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我现在有个想法,就是建一个大的钱庄,让人们可以存银子,也能够借银子,只要有相同价值的抵挡物品。我前段时间看到有人因为做生意周转资金不灵,便借了高利贷,结果利滚利的,最后反而倾家荡产的。”

    虽然当铺也可以抵挡东西,但一百两的物品,往当铺走一圈,能典当出一半的价格就算是店家良心了。至于钱庄,可以存钱,取钱,但是没利息不说,而且也没法借钱。

    孙雯说道:“不过钱庄这东西,终究还是得朝廷来管理。”

    虽然孙雯觉得自己不会有所谓的二心,也知道朝颜肯定信任她,但是后人就不能保证了。

    朝颜怔了一下,这功能同现代的银行不就差不多了吗?她若有所思,说起来,大穆的确可以弄一个银行。等年后褚经年便要出海将那些银矿金矿给搬了进来。

    再加上国库的钱,大穆并不缺实实在在的银子金子,这些便是硬通货。想要建立银行的话,需要足够的银子金子才有这个底气。

    朝颜被孙雯这么一提醒,便将现代银行一些条例挑选着说了出来,孙雯兴致勃勃地同她讨论了起来。

    她觉得朝颜真的很厉害,才刚知道这方案,在转瞬之间,就可以想出成熟的条例。

    朝颜同她说完后,唇边勾起了一抹的笑,“表姐这段时间若是有时间,就将这些整理出一个方案,然后将折子写给我。”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不过你慢慢来,可别累到自己了。”

    现在肯定是要以孙雯本人的身子为重的。朝颜之所以将这事交给孙雯,也有借此给孙雯送功劳的想法。反正银行的主意,若不是孙雯提醒了她,她也不会想起来,因此一点都不心虚。这些年来,表姐孙雯生意做得很大,已经是大穆赫赫有名的女皇商了(她在前几年便拿到了皇商的名头)。表姐更是每一年拿出两成的收益自助福利院。

    朝颜打算到时候借着这银行的功劳,以及表姐这些年的付出,好封赏表姐一个爵位。若是封为郡主公主,肯定会有人反对,但封为县主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孙雯也不是傻子,自然也能听出妹妹的言外之意。她唇角勾了勾,含笑道:“我知道的。”

    她会好好地将刚刚和朝颜讨论的那些内容整理下来的。同朝颜讨论过一场以后,孙雯的思路便越来越清晰了。

    ……

    朝颜还得去顾家一趟,同孙雯说完这些后,很快就去顾家了。

    孙雯则是回自己的书房,开始找相关的一些资料,整理数据。她受朝颜的影响不小,平时写折子也喜欢做出一个数据表格。

    虽然在兴头上,但孙雯还是清楚自己还怀着身孕呢,在整理了半个时辰以后,就停下来休息一下。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除了养胎,大部分时间都在捣鼓这件事。

    过程中,林旭还回来看了她一趟。林旭这回一共逮捕了五百多名的余孽,他本人还亲自抓捕到了弥勒教的两个长老。只是那两个长老身手不错,即使林旭用计困住他们,在抓捕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受了点伤。

    他本来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才没有第一时间回家,而是先将伤口养好一些,省得吓到了怀孕的妻子——即使他心中清楚妻子很坚强,没有那么容易被吓到。

    尽管他特地养伤才回来,但脸上的疤就算涂抹了朝颜给的药膏,也没办法好的那么快。

    孙雯见到他左边脸颊的疤,吓了一跳,担忧道:“怎么受伤了?”

    然后连忙让阿梅去她房里拿一瓶黑五断续膏出来。阿梅跟着她嫁到林家,还嫁了林家的管事,现在依旧在孙雯跟前服侍。

    阿梅点点头,急忙回屋里拿东西。

    林旭不愿妻子担心,轻描淡写道:“只是不小心被划了而已,没有什么大碍。”他顿了顿,说道:“这也是功勋章不是吗?”

    像他们从军的人,哪个身上没伤疤的?林旭觉得这伤疤也是有好处的,也省得有人总说他是花架子,凭借着后台晋身。

    他这样一想,便觉得没有必要涂抹上膏药,还是留着这疤好了。

    孙雯本来就是七窍玲珑之人,不难看出林旭的想法,摇摇头,说道:“你高兴就好。”

    然后命下人准备林旭喜欢吃的几样饭菜,在饭菜上之前,还先让林旭去洗澡了一下。在看到林旭身上的确没有什么伤后,孙雯才松了口气。

    她现在怀着身子,容易肚子饿,所以也陪着林旭坐下来吃饭。

    在吃饭的时候,孙雯也提了一下小姑子的事情,她笑道:“妹夫这段时间都在家里准备三月份的会试,我让人将他写的文章给我娘家舅爷他们看,舅爷说了,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考场上也能保持住这水平,进士不成问题。”

    孙雯口中的舅爷指的便是顾国兴。顾国兴在这些年来,时常同那些大儒交流,因为朝颜的缘故,他更是经常去国子监看书,所以他的水平也越发进益。孙媛的丈夫谢彬因为妻子的缘故,也时常去请教顾国兴。

    孙雯同林媛这个小姑子关系很好,自然乐意帮小姑子一把。

    林旭同妹妹从小相依为命,闻言后不觉露出了笑意,“那就好。”只是想到一事,他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媛儿这孩子还是没有身孕吗?”

    孙雯想到这事,也有点想叹气。她那小姑子哪里都好,唯独在子嗣上运道不行。她嫁到谢家这些年来,也生了两个孩子,可惜都是女孩。

    对孙雯而言,无论男孩女孩都是媛儿的孩子。可是对谢家而言,能传宗接代的只能是男的。若不是谢家还得靠林家,加上林媛在嫁过去之前,孙雯担心她受欺负,同谢家定下了三十岁无子才能纳妾的规定,只怕谢家早就抬了姨娘进去了。

    林旭说道:“我这次带回了一个白玉观音,据说还挺灵验的。你到时候送给媛儿。”这白玉观音还是从弥勒教那边摸来的。像他们这样率队的将领,战利品多少能拿到一些。林旭除了这白玉观音,还选了一些古玩,到时候都交给妻子。

    孙雯点点头,“好。”

    她也顺便去看看小姑子有没有受欺负,若是谢家欺负她,他们林家可不是吃素的。

    孙雯同丈夫林旭说完一些事后,两人很快就休息了。

    等到第二天,林旭便早早进宫去禀告这次出行的成果。至于孙雯,她则是去谢家探望小姑子。

    让她有些惊讶的是,有人去的比她还早,正是姑婆杜林氏和她孙女杜晓言。杜林氏原本想将孙女给林旭做妾,结果吃了一场的挂落,后来杜晓言便被杜林氏嫁给了一个杀猪的。

    这些年来,因为朝颜身份的水涨创高,加上孙雯在杜林氏面前一贯强硬手段,杜林氏在孙雯面前便不敢充长辈的派头。

    杜林氏见到孙雯,露出了谄媚的笑容,“雯儿你也来看媛儿了啊,你们两的感情可真好。”杜晓言也是亲亲热热地喊她嫂子,仿佛先前那个想当人小妾的不是她一样。

    孙雯面对她也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只是听媛儿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来看她。”

    林媛见了关系亲近的嫂子亲自来看她,脸上的笑意多了几分的真实。

    孙雯让余柑将白玉观音和几匹的绸缎拿过来。

    林媛说道:“嫂子又送这些东西过来,我这边都够用了。”

    像别人家的嫂子,都担心小姑子搬空娘家,她嫂子倒好,三不五时就命人送东西过来。时新的首饰、精美的绸缎……也因为这缘故,就算谢家对于她没剩下传宗接代的男丁有点抱怨,却也不敢给她使脸色。

    孙雯笑了笑,“你想得美,我那些布料是给我那两个侄女做新衣裳用的。”

    孙雯膝下只有儿子,对小姑子生的两个女儿分外疼爱,常常送来她们喜欢的小玩意儿。那两侄女也同她这个舅妈亲。

    她顿了顿,说道:“再过几天,等我娘家自行车做好了,我再送两辆过来给她们⑦。”

    林媛点点头,说道:“那我就替她们谢谢嫂子了。”

    杜林氏在旁边看得眼热,连忙说道:“我最近穿的衣服也有些破旧了。”

    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想让孙雯也给她送一些漂亮又柔软的布料。孙雯并非那等会为了颜面而妥协之人,她扫了一眼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杜晓言,说道:“这便是小言的不对了。姑婆一贯最疼爱小言,小言自己穿着漂亮的衣裳,却没有给姑婆准备几件。在亲戚家也就罢了,若是在别的地方,只怕会有人说小言不孝。”

    杜晓言原本指望着自家奶奶若是能从孙雯这边拿到好看的绸缎首饰,她也能沾光,她没想到孙雯立即将火给烧到她身上,脸色不由一僵。

    杜林氏当然不会让自己孙女背负一个不孝的名声,忙不迭说道:“晓言最孝顺不过,给我做了好些衣裳,是我没穿出来而已。”

    因为被孙雯反将一军的缘故,她也不好再打秋风,很快就找了个借口带着孙女走了。

    两人离开谢家后,才拉下了自己的脸。

    杜林氏没好气说道:“早知道今天孙雯要来,我们就不该上门。”

    这些年来,她同孙雯打交道,就没讨得了好过。她先前也曾仗着长辈的身份,想从孙雯这边要点好处。孙雯一转头,就让人写了个戏折子,让她在全京城里都没脸。不仅如此,自己两个在酒楼当伙计的儿子更是被寻了借口赶回家去。杜林氏吃过亏后,也就不敢明面上怼她了,只是心中的怨气却积攒了不少。

    杜晓言安慰她,“奶奶放心吧,我们有的是机会。”

    她嘴上安慰着杜林氏,心中的不服气却不比她奶奶少。她不服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林媛。从小到大,她日子过得可比林媛好,模样也不比林媛差。结果等林旭从军并且逐渐立下军功后,她和林媛两人就逐渐拉开了距离。林家越发兴盛,林媛也跟个官家小姐似的,还使唤起了奴婢。等孙雯嫁进门后,林媛的衣食住行更是她远远比不上的。当时杜林氏想将她嫁入林家,她心中也是愿意的,毕竟锦衣玉食谁不喜欢。

    偏偏她这样的容貌,却只能嫁给一个大老粗的杀猪的,就算丈夫平时也颇为疼爱她,但杜晓言依旧气不平。尤其是林媛的丈夫谢彬成为了举人老爷,将来保不齐就要中进士,让林媛也成为官员夫人,她们两表姐妹之间的距离便越来越大了。

    她恍惚间想起,在八年之前,谢彬的姨母也曾询问过她的意思,问她是否要嫁给谢彬。那时候她一心惦记着林旭,哪里看得上一个秀才。

    到底是意难平。

    这时候,谢彬恰好从外头回来,他模样虽然不是一等一的俊秀,但是身上的书生气质却也让他显得温文尔雅。

    杜晓言抬起头,冲着谢彬嫣然一笑,“姐夫。”

    谢彬只是点了下头,越过他们。对于妻子的这几个亲戚,他多少也听过只言片语,所以好感度不高。

    ……

    在杜林氏他们走后,孙雯问起了林媛在谢家的这段时间,林媛这段时间看着又瘦了不少。

    林媛自然只说好话,说谢彬对她温柔体贴,婆婆也不曾让她立规矩,她一切都好。

    林媛的丫鬟橘子看着倒是有话要说的样子。橘子还是孙雯当时调教了一段时间后,才放到小姑子身边的。

    孙雯抬了抬头,说道:“橘子,你来说。”

    橘子连忙说道:“老夫人对夫人平日倒不错,只是最近每天都盯着夫人喝那些据说容易受孕的偏方。”

    橘子被孙雯教导过,所以心中十分清楚,那些偏方若是吃得多了,只怕要伤身子的。偏偏夫人因为没有诞下儿子,不好驳了老夫人的脸面,只能每天喝那些药,喝得脸色都黄了不少。

    孙雯听到这话,眉头狠狠地拧起,“你怎么不同我说这事?”

    林媛知道嫂子疼她,怕她为了她和婆婆起冲突,连忙说道:“婆婆也是关心我,那些药我有情大夫看过,不会伤身子的。”

    孙雯说道:“是药三分毒,就算不伤身子的药,吃多了,对身体并不好。”

    更何况媛儿的身子根本就没问题,在出嫁之前,她就已经调理得十分健康了。她都听妹妹说过了,生儿生女看的是男方,问题不在女方身上。就算谢家没有儿子,那也是谢彬的缘故。

    孙雯想了想,说道:“下次她还送药过来的话,你就直接倒了,可别傻乎乎地喝下去。”

    林媛只是嗯了一声。

    孙雯叮嘱了她好些事情后才离开。回到家里,她不由叹了口气,林媛性子好,所以她嫁到林家后,都不曾和她起过什么矛盾。当时挑选谢家,也是因为谢家人口简单,谢彬看着也规矩。

    她无论哪方面都算好了,唯独没算到子嗣一事。偏偏在这件事上,她还没发说谢家的不是。毕竟谢家也遵守一开始的诺言,尽管担忧子嗣,但也不曾纳妾。

    想到这事,孙雯有些坐不住,跑去佛前上了一炷香。

    等上香后,余柑走了过来,低声同她说道:“……她一直喊着说要见您一面。”

    余柑语气有些不愉快,只是压抑着罢了。她口中的她便是孙雯的姐姐孙月,在余柑眼中,这算哪门子的亲人,平日不曾将夫人当做亲人,等落难时才想起。

    余柑委婉劝道:“夫人您正怀着身子呢,可别去了那地方,小心冲撞上了。”

    若是夫人愿意,她完全可以跑一趟,也好死了孙月的心。

    孙雯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亲自去同她说罢了。”

    也算是做个了断。

    孙雯并非那种烂好人,在知道孙月明明事先知情,却没有要告诉她的想法,她便在心中彻底绝了这份亲情。她的亲人便是顾家。

    孙雯见余柑满溢的不赞同,不由笑了笑,“好了,别担心,我会将两位嬷嬷一起带上。”

    因为她怀孕的缘故,又将先前照顾她的嬷嬷请到家里来了。两个嬷嬷不仅擅长照顾孕妇,还懂一些岐黄之术,孙雯自然不可能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

    ------题外话------

    ……一停下来,就休息了好几天。接下来的番外五天更新一章。

    番外一 余波

    言情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