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喵 - 第七十六章 都在演戏 盛世田园之夫凭妻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盛世田园之夫凭妻贵 作者:月亮喵

    第七十六章 都在演戏

    在调查过后,朝颜也算是摸透了他们的情况。弥勒教的大本营在京城一陈姓富商的庄子上,平时还乔装成佃农的样子,而且他们平时不仅带上假发,还会戴上头巾和帽子,让外人看不出他们是和尚。也正因为他们平时遮掩得很好的缘故,所以前段时间穆武帝彻查京城的时候,都没找到他们身上。

    那庄子上弥勒教的人最少也有两千人,不过弥勒教还活着的七个候选人并没有呆在那庄子上,而是在各自的地盘上。弥勒教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七个候选,互相合作,却又相互提防。

    能够让他们七个一起出场的,也就只有朝颜的登基大典了。

    事实上,剩余还存活的七个人中,朝颜已经掌握住了其中六个的根据地。就算是现在将他们一网打尽,也是没问题的。然而却有一个迟迟发现不了踪迹,仿佛被人给蒙上了一层的迷雾一样。

    她之所以会愿意忍到登基大典,也是这个原因,为了将最后一个人也一起引出来。

    朝颜从未放松过对秃驴明辉的警惕,他的一举一动更是全在她的掌控之中。明辉接过了主持大典的工作,利用职权,将好几颗的地雷埋进了明阳山的坑中。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那些所谓威力巨大的地雷,全都是哑弹。

    等促成了这事后,明辉便安分守己了下来,每日只是在自己的禅房中念经,一派得道高僧的模样。

    对于明辉的做派,朝颜只是嗤笑一声,便不管他了。

    ……

    在十二月初的时候,柳盈袖返回了阔别已久的京城。

    她来到京城后,第一个见的便是朝颜。

    朝颜看到柳盈袖的时候,还有些惊讶。她和柳盈袖,也有八年多没见了。柳盈袖依旧是清丽脱俗不染凡俗的模样,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边,围绕着她的时间都仿佛因此停驻了下来。

    ……朝颜觉得就算哪天收到她出家的消息都不稀奇。

    朝颜唇角扬起一抹笑,“怎么突然回来了?”

    柳盈袖抿了抿唇,说道:“你先前的信上提到我哥哥,所以我想回来看看他。”

    柳盈袖她娘在几年前便病逝了,原本的京城第一美人,死的时候,却蓬头垢面,苍老憔悴,全然没有年轻时半分的风采。

    在前段时间她娘的忌日上,柳盈袖拜祭过她娘,便想起了她哥哥。

    朝颜点点头,说道:“好,我到时候送你过去。”

    柳盈袖福了福身子,“多谢。”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初入京城万事不萦绕于心的单纯少女。尤其是身份的变化更是让她体会到了何为世态炎凉。无论如何,朝颜都帮了她不少。

    这份温暖她一直铭记于心。

    朝颜问道:“你真的不留下来参加我的登基大典吗?”

    柳盈袖摇摇头,“不用了。等见过哥哥后,我还得回学校,那些孩子离不得我。”

    在说到自己悉心教导的学生,柳盈袖眼角眉梢都染上了温柔,整个人像是蒙上了一层暖色的光晕一样。

    既然她没有这想法,朝颜也不强求。她多少也明白柳盈袖的想法。她不出面,只是不想她难做人。新皇登基,各封地的诸王都得进京观礼,到时候柳盈袖的生父和养父都会到来。

    ……

    柳盈袖见过她哥哥柳城奚后,似乎放下了一桩的心事,很快就同朝颜辞别。

    她这次回京城,还给朝颜带了一箱子的孤本。

    毕竟她娘苏语以前是苏家的嫡长女,苏家又是书香世家,最不缺的便是各类书籍。

    朝颜自然是分外感谢,将这份礼物给收了下来,送进宫里。

    她没忘记将这笔功劳都记在柳盈袖的名下。

    柳盈袖离开京城时,朝颜还特地派了一队的护卫,走的是官道。一般到年底,都会有打劫的盗匪出现。就算是小偷盗匪也是要过年的。

    因此每一年十一月和十二月,各地的衙门就会格外的忙碌。一般情况下,就算胆大包天的强盗,也不太会冲官员下手,免得遭遇官府的大力通缉。

    朝颜并不担心柳盈袖也是这个原因,毕竟她走的是官道,还有几个身手不凡的护卫。

    只是她没料到的是,柳盈袖还真出事了。

    柳盈袖是在十二月十六号深夜被送到朝颜这边的。

    她被送来的时候,浑身是血,气息微弱,仿佛她生命之火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朝颜大半夜被吵醒,等看到柳盈袖这模样时,不由呆了。

    朝颜当机立断,知道柳盈袖的情况十分不好,立刻兑换了一颗回血丹,先吊住她的性命。按照这血流的程度,柳盈袖随时都会失血而亡。

    一颗回血丹下去,柳盈袖的情况也只是稍微好了点,嘴唇泛着渗人的色,显得失血过多的脸苍白得如同一张纸。

    朝颜一把脉,就知道她不仅是失血过多,还中毒了。

    她继续给她喂了一颗解毒丹,缓解她体内的毒素。

    单单柳盈袖这些年帮她做的,价值就不止两千功德值。

    等处理好了以后,她依旧有些不放心,让少玄真人帮忙诊断了一下。

    少玄真人安慰她,“你那些丹药挺不错的,她身体应该不会有大碍。”

    朝颜皱眉,“盈袖虽然性格有些小问题,却没有坏心,怎么会招惹来这样的杀身之祸。”

    说真的,柳盈袖没死于失血过多,都是祖宗保佑了。就算没失血过多而亡,她所中的毒,也让她活不过两天。若不是遇到了朝颜……

    只是那些护卫或多或少都受了伤,有的伤势还挺严重的,所以朝颜才会先让府里的太医给他们包扎好再说。

    等护卫们伤口都处理好了,朝颜才问他们具体是什么个情况。

    护卫说道:“我们原本要送柳姑娘回去,只是在驿站的时候,柳姑娘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殿下,便让我们连夜赶回京城。”

    “然后我们在快抵达京城的时候,便遇到了袭击。若不是后来惊动了皇城的守卫过来,只怕我们没法将柳姑娘顺利地带回来。”

    朝颜眉头狠狠地皱起,“那些人是冲着盈袖来的吗?”

    她只是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护卫点点头,“他们下手十分狠厉,而且武功也有其不俗之处,我们的刀剑砍在他们身上,竟是纹丝不入。”

    朝颜听到这话,第一个闪过的想法就是金刚罩。

    她陷入思索,若真的是金刚罩的话,那么她有五成可以确定是弥勒教弄得鬼。最喜欢搞事的和尚她也就只知道一个弥勒教了。

    只是柳盈袖又如何招惹到这群疯子了?

    朝颜回想起柳盈袖是因为突然想起重要的事情才重新返回京城的。会不会她所想起的事情便是同那些人有关?

    就算心中有再多的谜团,一切只能等到柳盈袖醒来了。

    ……

    虽然朝颜即使给柳盈袖喂药,但她这次受伤很严重,等到天亮了,都没有醒来的迹象。唯一让朝颜欣慰的是,天亮的时候,柳盈袖不再像刚送过来那边奄奄一息,按照少玄真人的说法,若是没意外的话,应该不会有事。

    今天正好是上早朝的时间,朝颜更是早早出发。

    穆武帝大概见不惯朝颜如此闲,将一个工作交给了她——安排各国来使。

    大穆早就将帖子给送到各国去,以大穆现在的国力,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都会派遣来使道贺。也有的国家是国君亲自过来,比如北绍国、天炎国、西燕国等……

    其他的就算天子没亲自过来,最少也会派皇子或是王爷过来,来表示自己的重视。

    不过来的人多了,矛盾自然也会变多。

    作为东道主,如何拿捏和每个国家之间的关系,也是一门很大的学问。

    朝颜根据每个国家之间的关系,花了几天时间总算安排好了此事。

    在柳盈袖昏迷不醒的这几天内,柳城奚也一脸担忧地上门了。

    “我妹妹一贯与世无争,怎么会得罪人了?”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柳城奚补充了一句,“正好有个守卫通知我,我妹妹受伤的事情,我这才知道。”

    朝颜心中一动,脸上却也露出了担忧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这几天也吩咐人调查这件事,只是没找到什么线索。盈袖同你见面的时候,可有什么异常?”

    柳城奚摇头否认了这事,“她也只问我这几年过得如何,然后要我好好照顾自己。”

    他停顿了一下,问道:“盈袖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朝颜幽幽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也只是拿一些珍贵的药材吊住她的性命罢了,能不能醒过来,太医说了,得看运气。她这次不仅手上,那些贼人还在剑上涂抹了毒药。”

    “虽然我用了不少的法子,但依旧没法清除掉她体内的毒素。”

    柳城奚想了想,说道:“我有个朋友手中有可能解毒的丹药,我这就找她问问。”

    柳城奚看起来真的很担心自己的妹妹,根本就坐不住,很快就离开了。

    等他走后,莲子不解问道:“姑娘,盈袖小姐的情况不是已经好很多了吗?少玄真人也说了,她这两天应该就会醒过来的。”

    朝颜眯了眯眼,然后手微微弯曲,轻轻敲了敲莲子的脑袋,“你个呆瓜!”

    “你说,我根本就没让外人知道盈袖的事情,柳城奚又怎么知道盈袖受伤了的事情?”

    朝颜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便听出不对劲了,只是不动声色地同他周旋罢了。至于所谓的守卫通知的,朝颜才不信。柳盈袖那时候伤的那么严重,脸上都是血,又是黑漆漆的晚上,皇城守卫能看得清她长相就怪了。

    就算她现在去询问守卫,以柳城奚的心计,应该会串通好台词。

    在柳城奚上门后,她便已经隐隐猜测出盈袖被刺杀的原因了。

    莲子惊愕地瞪大眼睛,“您的意思是,刺杀盈袖小姐的是他?他们两个可是亲生兄妹啊!”

    朝颜淡淡道:“柳城奚性子更像他娘苏语,不择手段。为了自己的利益,想来牺牲掉妹妹也无妨。”

    吴归远正好回来,听到他们谈到此事。她本是冰雪聪明之人,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嗯,你的意思是,柳城奚很有可能就是那神秘的第七个候选人?”

    她略一思索,也觉得这可能性很大。

    “难怪他那时候要来提醒你,毕竟他们七个人中本来就是互相竞争的关系,若是真让别人得手的话,那他也讨不了好。而且他这一举动,还能够向你卖个好。”

    “他妹妹应该就是无意间察觉到这事,在反应过来后,就想着第一时间回来通知你。”

    于是就有了这一场的刺杀。

    朝颜说道:“一切还是得等盈袖醒过来再说。”

    虽然她觉得情况应该同她猜测的没有太大的出入。

    ……

    柳盈袖在昏迷了三天后,终于醒了过来。

    她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哥有问题”。

    朝颜怔了怔,没想到柳盈袖才刚醒来呢,就惦记着这件事。她心中又是好笑,又是感动,“嗯,我知道了。你哥是不是成了弥勒教的了?”

    柳盈袖微微睁大眼,“你都知道了?”

    朝颜道:“也是因为你受伤,他迫不及待上门询问你情况,我才猜到的。”她停顿了一下,说道;“前天他也命人送来了药材,说是对解毒很有效果。我看了看情况,若是寻常的中毒,的确能缓解一些。但若是同你先前的毒混合在一起,只会成为更厉害的一种毒。”

    在发现了这点后,朝颜便能够百分百肯定柳城奚的问题了。

    柳盈袖没有想到其中还有这么一个内情,叹了口气,“我原本以为哥哥已经悔改了。”

    朝颜见她神色失落,索性转移话题,“对了,你怎么知道他有问题的?”

    柳盈袖抿了抿唇,说道:“我当时无意中察觉到他头发没了,戴的是假发,便问了他这事。”

    朝颜嘴角抽了抽——柳盈袖的性子真是一点都没变,单纯不造作。

    “他只说是前段时间看书的时候,因为太入神,所以被烛火给烧了。”

    “我当时没在意,等离开京城后,恰好听到有人在说弥勒教的事情,知道了弥勒教的图纹,想起曾经在他书房中的一本书上看到过……”

    朝颜说道:“他应该是找人盯着你,若是你有异常的举动,就斩草除根。”

    所以柳盈袖刚回到京城,就遭遇到这一劫。

    朝颜说道:“距离登基大典还有好几天,在这期间内,他肯定会想方设法打听你的消息。”

    幸亏她这公主府被她管得严严实实的,苍蝇都飞不进来,所以不需要担心柳盈袖醒来的消息会被发现。

    朝颜看了她一眼,说道:“看来为了让他安心,只能让你死一回了。”

    ……

    于是第二天,朝颜便给柳城奚送了消息,告诉他柳盈袖终究还是伤重不治死亡的事情。

    柳城奚看着自己的妹妹静静躺在棺材中,没有气息。他眼眶发红,眼泪不断地往下掉。

    朝颜同样红着眼眶,忍耐着肚子里翻天覆地的恶心感,安慰他,“至少她去得很平静。”

    柳城奚一脸痛恨地说道:“若是让我找到仇人,我定要亲手手刃他!”

    他因为太过悲伤的缘故,甚至还晕厥过了一次,最后亲眼看着柳盈袖的棺材被埋进了土里。

    朝颜陪着他演了一场戏,回来后都觉得有点累。

    等到下土的第三天,她就让人将柳盈袖给挖了出来。她给柳盈袖服用的假死药能够让她假死七天。

    时间就这样滑到了十二月二十九,朝颜的登基大典即将举行。

    ------题外话------

    原本以为可以写更长,但是发现朝颜治国的一些事情,实在不拿手,只能在番外里写了,明天上传大结局。

    想写的番外很多,所以估计要写很长……

    第七十六章 都在演戏

    言情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