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喵 - 第七十四章 金屋藏娇 盛世田园之夫凭妻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盛世田园之夫凭妻贵 作者:月亮喵

    第七十四章 金屋藏娇

    小苹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感慨了一句,“这玄静也有点意思。”

    朝颜笑了笑,“他虽然被父皇册封为大德,但是在京城中的根基并不稳,又担心有人在比赛中动手脚,所以才特地上门求见。”

    而且他也是聪明人,知道朝颜不喜欢那些虚的东西,所以干脆利落地用硫酸来展示自己的价值。

    这法子的确挺有效果的,至少朝颜现在对他产生了一些兴趣。让他当大德,反而是埋没了他的才华,他就应该呆实验室中。

    朝颜想了想,吩咐道:“让他们坐几套的塑胶手套。”

    若是要搭建化学实验室的话,最基本的安全还是得保证的。硫酸这东西,腐蚀性挺强的,若是不戴上手套,受伤了反而就不好了。

    小苹问她,“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做?”

    朝颜淡淡道:“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那天我们出场表态一下就可以了。”

    朝颜来年就要登基成大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女皇,没有谁想得罪她。她只需要站出来,不需要说额外的话,其他人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正如同朝颜所想的那般,原本这次的论道请了好几个京城有名望的道士来当裁判。这些人在京城里多少同常真人相识,除非玄静本人的优势大到让人无法忽略,否则在打分的时候,他们或多或少都会偏向常真人。

    而这无疑也是玄静担心的地方。若是单纯地拼本事,他并不担心,他担心的就是因为其他人的偏袒而输了比赛。

    如今朝颜出面了,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她人一到,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视线聚焦点。

    有个道姑忍不住问道:“太子殿下怎么来了?”

    平时看昭瑞太子对佛教更感兴趣,对道教的态度只是平平。所以在场的这些道士,是真的没想到昭瑞太子会过来。

    朝颜瞥了一脸平静的玄静一眼,优美的唇线抿出了浅笑的弧度,“只是过来看看罢了。”

    她这一眼,也让在场的人知道她是因为玄静而来的。

    常真人的脸色微微一沉,看到了同自己相熟的几个好友偷偷投递了歉意的眼神过来。没有人想要得罪未来的天子。

    常真人只能安慰自己,若是凭借着真本事,他未必会输给一个出师茅庐的小毛头。

    朝颜坐了下来,淡定地看着比赛。

    让大家惊讶的是,玄静年纪轻轻,本事却是实打实的。两人一共比了三场,三场全都是实打实地赢下来。

    朝颜一路听下来,多少也明白其中的缘由。这一方面是因为玄静基本功扎实,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玄静的逻辑能力很好,每每都能抓住常真人言语之间的矛盾点,以己之矛攻己之盾。论理论的渊博程度,常真人未必会输给玄静,但是口才就逊色不少。

    三场论辩下来,常真人脸色灰败。

    他居然真的输给了一个毛头小子。他唯一庆幸的是,这比试并没有在京城所有人面前公开,也就是在道士这个圈子中罢了,这样还能保住一点的脸面。

    或许是因为朝颜在现场的缘故,常真人还能勉强挤出一点笑,说道:“果然是后浪推前浪啊。”

    玄静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配合那张脸蛋让人不由就心生好感,“是真人不愿同我们小辈计较,让着我的。不然我那点本事哪里能在您面前显摆。”

    不管他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这话一出,常真人的脸色都缓和了许多,眼底也多了几分的笑,“我们道教的未来便看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玄静脸上依旧是淡淡的微笑,奉承了常真人几句,又委婉地表示他们道教才是一家人,拜的都是三清。

    常真人也不是傻子,这时候也回转了过来,意识到自己被当枪给使唤了一回。

    最后这场的比试气氛反而比一开始要融洽得多。

    朝颜对此一点都不意外,玄静能让太后那么喜欢,他若是愿意的话,哄人的本事也是一流的。

    看完这场比试以后,她便回去了。

    礼部的人也将她明年登基的龙袍给送了过来。

    朝颜试穿了一下,这龙袍十分合身,上面的龙那叫一个活灵活现,仿佛随时才都要从衣服上张牙舞爪飞出来。

    朝颜穿戴好了后,觉得挺合适的,便让莲子将衣服给收好。她不忘用锁给锁上,像龙袍这东西,缝制一件十分花费功夫,三个月都算快了。

    朝颜对这时代的锁并不太放心,就算是再好的大锁,感觉一根铁丝就能搞定。所以她干脆利落地从商店中兑换了一个指纹锁。

    而且这指纹锁,还得先输入密码,第二层才是输入指纹的。很好!就算是最厉害的神偷,大概也无法打开这箱子了。

    为了避免衣服被动手脚,朝颜也是费劲了心思。

    礼部的官员除了送来龙袍,还同朝颜讨论了一下登基大典的仪式步骤。

    朝颜看着那写着密密麻麻字的好几张纸,就开始感到头皮发麻。真按照上头的仪式过来,她这把骨头只怕是要散了。

    朝颜深呼吸一口气,一脸的悲天悯人,“还是一切从简吧,不要太过铺张浪费。多出的银钱,到时候拿来买一些糖块,分发给京城老百姓,也算是与民同乐了。”

    礼部尚书不由在心中感慨朝颜果真心系黎明百姓,无时无刻都不为他们着想。有这么一个圣明的君主,是大穆之幸啊!

    他不知道的是,朝颜只是单纯地不想累到自己。不过仪式从简,意味着越不容易出纰漏,他们这些官员也能轻松一些。

    礼部尚书和朝颜讨论了一下,便准备回去继续同同僚们商讨出一个新方案来。

    在礼部的官员们加班加点地筹备登基大典的事情时,朝颜其实挺闲的,她本着现在不浪,以后就没时间浪的想法,将政事都交给了穆武帝。

    自己则是开始监督人建立一个实验室。

    没错,这实验室就是给玄静建立的。在论道过后,玄静在京城那些道士中人气都高了不少,还获得了不少清谈的邀请。

    不过玄静本人在同朝颜交流了以后,一心扑在实验上。

    朝颜提醒他,做实验的时候,可以采用对照组的方法,教导他所谓的变量,还教他做了实验表格的对比。这法子在前世只是最基本的实验法子,但是在这时代,无疑是震耳欲馈的手段。

    这也导致玄静将朝颜当做了所谓的知己,一心扑在朝颜给他设计的几个实验上。

    朝颜可不想让这样一个好好的化学家苗子英年早逝,因此没少同他强调过实验室的安全。玄静不至于要同自己的性命过不去,因此还是乖乖遵守了。

    因为实验室的缘故,两人不免走的近了一些。

    穆武帝还询问了朝颜这件事,朝颜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将玄静这些天提炼出的浓硫酸给穆武帝看一下。

    穆武帝看着那将花草都给腐蚀了的液体,不由嘴角抽了抽,不由感慨道:“看来让他当大德,反而是大材小用啊。”

    朝颜心有戚戚焉地点头,然后笑道:“不过这也是父皇慧眼识才。”

    朝颜想了想,其实可以多从道士中搜罗一些人才啊,像那些道士平时最喜欢炼丹什么的,没准就被他们捣鼓出好东西来。

    穆武帝含笑看了朝颜一眼,提醒她:“不过你也小心一点,省得有人说你和玄静关系不清不白。”

    一些小人不惮使用流言来中伤。

    朝颜嘴角抽了抽,没忍住吐槽了一句,“其实,等我登基后,想纳几个皇夫,也是有这个资格的。”

    穆武帝惊讶道:“你还真的要广纳后宫啊?”

    虽然觉得这样有些对不起褚经年,但是在女婿和女儿之间,作为偏心眼的人,穆武帝当然是站在女儿这边。

    朝颜黑线,“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我才不需要其他人呢,我有经年就够了!”

    纳后宫这种事,也就只能梦里偶尔想想而已。再说了,朝颜本身也有点小洁癖,受不了同没有感情的人发生关系。毋庸置疑,她的感情给了褚经年,就没法再给别人了。

    再说了,夫妻齐心,其利断金,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就算褚经年再爱她,一个男的也受不了要同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

    穆武帝掠过这个话题,转而说起另一件事,“齐翰他们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朝颜听了这话,脸色多了几分的严肃,“嗯,我知道。”

    齐翰是火药厂里的一个副官,也是朝颜先前安排进去的人。他昨天给朝颜送来了消息,说最近有人在收买火药厂的人,试图偷几个炸弹出去。

    不用猜,朝颜也知道背后人是谁,毕竟其中也有明辉法师影影绰绰的手笔。

    齐翰同她说,他看火药厂中有几个人都被收买了,只怕最近会动手脚。

    穆武帝说道:“防的了一时,防不了一世。”

    朝颜对此早有腹案,“那就让他们偷一些出去好了,也免得他们总惦记着这事。”

    “我们可以让他们中一些人装作被收买的样子,将哑弹运送出去。”

    所谓的哑弹,自然是不会爆炸的炮弹。

    朝颜的眼神微微转冷,“顺便也可以趁机将他们的大本营一网打尽。”

    这本身是一个很好打入大本营的机会。嗯,顺便在他们的大本营上埋几颗地雷好了。

    穆武帝点点头,颇为赞同朝颜这个方案。

    朝颜很快便下令了下去,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

    等到十一月的时候,京城天气颇为寒冷。

    礼部的人过来公主府的次数越发多了,最后同朝颜确定了最少十次后,才安心地回去。

    朝颜都忍不住和吴归远吐槽了一句,“我总觉得礼部尚书最近的发量减少了不少啊。”

    吴归远噗嗤一笑,说道:“嗯,我听说他就连做梦,都是登基大典。”

    朝颜汗颜,他也真是够拼的了。她又不是什么性格严厉的人,真出了差错的话,也不会怪罪他们啊。

    与此同时,明辉也登门拜访,同朝颜说登基大典的事情。

    明辉说道:“按照卦象,登基大典应该选在明阳山上。”

    明阳山,其实是皇宫里的一座后山。

    朝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般情况下,登基大典不是应该在天台那边举行吗?”

    明辉说道:“这是老衲和其他人共同占卜出来的结果,明阳山的峰顶是龙气最集中的地方,尤其是在正月初一那时。若是在那边进行登基大典,想来能够让大穆风调雨顺,保佑大穆绵延百世。”

    他说话时那叫一个认真虔诚,仿佛真心实意为大穆好。

    朝颜脸上笑眯眯,心中只想呵呵哒。

    用膝盖想也知道,弥勒教应该是打算将那些地雷埋在明阳山那边,好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朝颜故意做出苦恼的表情,“可是其他几位真人却说天台才是最好的地点。”

    这一年来,朝颜和穆武帝故意将更多的权利下放给明辉手中,他自认为自己十分已经十分得昭瑞太子的信任了,便以为这事是十拿九稳,没想到兴冲冲过来,就被淋了一头的冷水。

    朝颜叹了口气,说道:“我在考虑一下吧。”

    然后挥挥手,让明辉退下。

    明辉并不想得罪朝颜,因此也只能乖乖地退下了。

    等他回到自己的屋里,他便让人去打听这件事。

    等打听出来了后,脸色不由一沉,“你的意思是,是那玄静同昭瑞太子进的言?”

    那小沙弥点点头,脸色有些不忿:在明觉禅师还在的时候,昭瑞太子看在明觉禅师的份上,对他们这些和尚颇为不错。如今明觉禅师去了,他们佛教的地位似乎也随之旁落了。偏偏这时候陛下和昭瑞太子忽的重视起了道教,甚至还册封那年轻道士为大德,两相对比之下,小沙弥便有些心气不顺了。

    明辉眼睛微微眯了眯,看上去忠厚的脸也显出了几分的厉色,“昭瑞太子还真是宠幸这玄静啊。”

    小沙弥说道:“毕竟玄静道长相貌生得好,谁见了会不喜欢呢?”

    就连太后这样虔诚的佛教徒都对他和颜悦色。

    明辉说道:“我听说昭瑞太子还将特地为玄静修建了一个庄子,也不知道那庄子是如何的美轮美奂。”

    明辉原本投靠弥勒教,对大穆皇室还有点小小的愧疚,如今想到玄静的存在,那点愧疚也就烟消云散了。幸亏他为自己找了一条后路,不然迟早要被道教给压了一头。

    明辉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的露出了一抹笑。

    ……

    十一月底,褚经年等人总算从通州回来了。只是他刚回到京城,便感觉气氛有些古怪。

    茶楼的闲言碎语飘了过来。

    “你们可听说了?昭瑞太子同那玄静道长的事情。”

    “是啊,听说她为了他特地修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庄子,这算不算是金屋藏娇?那褚将军怎么办?”

    “褚将军自然是皇夫!不过等昭瑞太子登基后,作为皇帝,她就算养三千面首,我也支持她,只要她依旧同过去一样,对我们老百姓好。”

    “你说的没错。再说那玄静道长模样的确俊俏,也算配得上当昭瑞太子的面首了。”

    “嗯,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成为她的面首的。”

    在朝颜和玄静的绯闻传达来后,或许是因为朝颜在他们之中的名声太好,群众们纷纷表示别说一个面首了,就算一百个面首,他们也依旧支持她。

    对老百姓来说,他们才不管所谓的私生活,能让他们吃饱穿暖的就是好皇帝。

    褚经年的耳力太好,将这些话给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的眉毛危险地挑起——金屋藏娇吗?

    褚经年同朝颜这些年来风风雨雨走过来,自然不认为朝颜真会背叛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这其中应该是有误解。但就算如此,听到朝颜的名字同别的男人放在一起,便让他感到尤其的不快。

    ------题外话------

    捂脸……准备收尾,过几天酝酿一个长长的完结章。

    第七十四章 金屋藏娇

    言情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