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喵 - 第七十三章 隐忍不发,拜山头 盛世田园之夫凭妻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盛世田园之夫凭妻贵 作者:月亮喵

    第七十三章 隐忍不发,拜山头

    皇祖母一贯疼爱她和几个孩子,当然不可能希望晏清出事。这只怕是有人猜到太后的性子,知道她疼爱外曾孙,这才在护身符上做文章。

    若不是朝颜最近对佛教颇为警惕的缘故,只怕也不会想到说要将护身符细细地检查,更不会因此发现了上面的猫腻。

    褚晏清一贯聪明,见朝颜脸色大变,问道:“娘,这护身符有什么问题吗?”

    朝颜微微点头,说道:“这东西娘先收着。你别带着。”

    大不了等下弄一个外表一模一样的护身符给晏清戴上,皇祖母不会发现这些的。

    朝颜对于厌胜之术并不了解,在这方面只能问相关的专家了。她想到的便是早已成亲的李陆薇,李陆薇好歹跟在赵真人身边一段时间,还当过他的义孙女,在这方面也是懂一些皮毛的。尤其是后来赵真人见李陆薇在朝颜面前得宠,为了卖好,更是传授她不少的知识。

    李陆薇因为朝颜的缘故,出嫁以后日子过得还是挺不错的,婆家对她也十分看重。

    在收到朝颜的消息,李陆薇很快就过来了,“见过殿下。”

    她在朝颜面前一直都十分恭敬。

    朝颜将那护身符递给她,说道:“这是皇祖母给晏清的护身符,外面看上去是桃木,里面却是槐木。我记得槐木容易吸引孤魂野鬼?”

    李陆薇听了这些,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她将那护身符拿在手上看,然后拿出匕首,将那槐木劈开来,正好是两片合在一起的。

    里面刻着一个生辰八字,而且还是用血刻上的,字体带着一种诡秘的味道,令人毛骨悚然。

    朝颜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这并非晏清的八字。”

    说实话,像晏清这样的身份,他的八字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有点门路的人都能打听到。

    李陆薇点点头,语气带着一股的厌恶,“若是我猜的没错,这应该是要引来的小鬼的生辰八字。若是大公子将这护身符整日佩戴在身上,迟早会被小鬼给缠身。”

    朝颜虽然之前多少就猜测出这些,但从李陆薇口中听到了确定的答案后,身上依旧不可抑制地散发出几乎要化作实质的杀气。

    晏清还是小孩子呢,那些人便将手脚动到他身上来了。而且他们还利用了皇祖母一把,这用心真是歹毒。

    朝颜问道:“我并没有将这个让晏清佩戴上,应该不要紧吧?”

    李陆薇摇摇头,“不要紧,这种要生效也没有那么快。”

    “我想,对方为了能尽快成事,应该也有进行相关的作法。”

    朝颜问道:“能否让对方反噬?”

    像一般作法失败的话,就会遭遇反噬,这个道理朝颜还是知道的。

    李陆薇点点头,“可以,将这东西丢到狗血或是童子尿里就可以了。”

    朝颜冷冷道:“那就两个都上好了,到时候看谁受伤,就知道是动的手。”

    朝颜大概也能圈定嫌疑犯,能够在皇宫中走动,时常见到太后,有机会动手脚的,不外乎是宫里被供奉的那些和尚。他们那时候陪着明觉禅师一起进宫,只是光芒一直被明觉禅师所压着。

    明觉禅师圆寂了以后,太后才转而请那些人过来讲经。

    朝颜先下吩咐,让宫里的眼线盯着那些和尚,又让人准备了黑狗血和童子尿。

    等一切准备妥当以后,朝颜毫不犹豫将那木牌先丢到黑狗血里,又丢到童子尿中,然后就等待着后续的消息。

    这所谓的反噬来得比她想象中还要更快一些。

    不过一天后,宫里的眼线便传来了明广大师、明辉大师和了然大师吐血的消息。

    明广大师和明辉大师都为明觉禅师的师弟,了然大师则为明觉禅师的师侄。这三人中,了然大师佛法最为精通,平时皇祖母召见他的次数也是最多的。

    朝颜听到这些消息后,微微一笑,“那我们也该进宫看望他们一回,看在明觉禅师的份上。”

    正好看看到底是哪一个人出的手,还是三个人都有份……

    朝颜还将李陆薇也给一起带上,让她帮忙调查一把。

    在见那三人之前,她先去找穆武帝,将大致的事情同他说了一下。

    穆武帝眼睛危险地眯起,“可见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了。”

    或许是因为明觉禅师生前一直压着佛教,不让佛教势力壮大。这其实也是明觉禅师的聪明之处,他知道没有一个统治者会容忍下足以动摇统治地位的势力。

    这也算得上是他的一种保护措施。

    然而其他人显然没有他这一份高瞻远瞩,等他死后,便有一些不安分的势力蠢蠢欲动了起来。说不定在那些人心中,明觉禅师反而是蠢货呢。

    “你打算趁机将他们铲除吗?”

    朝颜摇摇头,嘴角噙着一抹无害温柔的笑意,“这样不妥。索性不如留着这一条线,到时候才好一网打尽。就算我们铲除了他们,弥勒教的人也会想法设法地渗透进来。”

    留着这一条,好歹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穆武帝明白了朝颜的意思,不得不承认女儿这想法不错。

    他拿出了一个令牌,递给朝颜。令牌本身是一块黑色的玉,雕琢成龙的形态,浑然天成。

    “拿着这令牌,你便可以指使暗部的人。等下我会让他们同你见面,这暗部迟早也是要交到你手中的。”

    朝颜心中不由一跳:这便是大穆皇室隐藏在地下的又一股势力。

    只有真正掌握了暗部,这皇位才算是坐得严实。

    朝颜点点头,“多谢父皇。”

    她心中清楚穆武帝是担心她势力不够,自保能力不足,所以才提前将暗部交给她。从另一种角度来说,这也算得上是穆武帝对她的信任。像前几届天子,基本都是登上皇位两年,过了考察期以后,才逐渐接管暗部的。

    朝颜和穆武帝两人决定按兵不动,面上装作关切的样子去看望吐血生病的三个人。

    三个人从脉象上来看,都像是中毒了的样子,奄奄一息的。

    穆武帝也装作勃然大怒的样子,表示要彻查此事,定会还他们一个公道。

    明辉大师撑着身子,向穆武帝谢恩。

    朝颜也亲自给他们三人把脉了一回,发现他们三个主要是使用的熏香出了问题,被掺杂了毒药。

    太医也给他们开了解毒和调养身子的方子。

    等看望完这三人后,朝颜对于幕后黑手已经心中有数了。

    她同穆武帝重新回到养心殿,开门见山说道:“是明辉大师。”

    穆武帝有些惊讶地扬眉,“怎么看出来的?”

    那三人中,明辉大师最会作人,总是笑眯眯的,八面玲珑。在明觉禅师圆寂以后,就属他在宫里的人气最高,谁见了都要说他一声好。

    明广大师性格有些迂腐,总是板着脸,若不是他是明觉禅师的师弟,哪里还能呆在宫里。

    朝颜语气带着淡淡的自信,“在毒一道上,就算是那些太医,也是比不过我的。”

    毕竟她可是少玄真人悉心教导出来的弟子。

    她解释了一下,“虽然三个人症状看上去都是中毒吐血,太医也没看出猫腻,但终究还是瞒不过我。他们三个人的中毒征兆有所不同。明辉的毒侵入了五脏内腑,因为他是在吐血在前,中毒在后,因此情况更严重,另外两人则是单纯地因为中毒而吐出黑血。”

    “向来是因为被反噬了以后,明广大师担心被人看出猫腻,索性给自己下毒好来遮掩,至于其他两人则是受了无妄之灾,被拉过来当挡箭牌的。”

    穆武帝说道:“若当真是他和外人勾结的话,那么我们还可以再给他们一些机会。”

    朝颜也是这个想法。先前刺杀她的便是弥勒教其中一个候选人,九个候选人,如今去了两个,还有七个呢。

    父女两都心照不宣地将这事给按下,没有要告诉太后的想法。一方面是不想让她老人家内疚,另一方面也是担心太后演技不过关,在人前漏了痕迹就不好了。

    嗯,还是让皇祖母继续当她整天乐呵呵的老婆子吧。

    ……

    因为穆武帝的刻意放水,最后三个大师的中毒事件,也只找了明面上一个和尚作为替罪羔羊。

    那和尚只说是因为被严厉的明广大师训斥,因此才会记恨在心,便在吃食中下药。

    这事后,明广大师也受到了不小的刺激,颇为心灰意冷,整日只是呆在他的屋里念经,大权都落在了明辉和尚手中,他能够动的手脚就更多了。

    明辉本人做事还是比较小心谨慎的,就算想要渗透自己的人,也是用万物润无声的形势。

    不知不觉中,宫里便多了几个陌生脸孔的和尚,都是他收的新弟子一类。明辉这些年来都没怎么收弟子,外人看了也只当他是想要有继承人,并没有怀疑。

    朝颜心中却十分清楚,他这是在帮弥勒教送人进来呢。不过她也是在其中动了些手脚,明辉收的新弟子,恰好有几个就是她的眼线。

    另一边,穆武帝所说的那位年轻道士在皇祖母寿宴之前,也抵达了京城。

    尽管太后更偏向佛教,对于这位叫做玄静的道长却也十分喜欢。原因无他,这位小道长容貌生得实在不俗。目如朗星,唇红齿白。

    太后一见他就喜欢上了,同他相谈时,更是发现他出口成章,颇有闲云野鹤的潇洒味道。而且他说起故事来也风趣,说话时如春风拂面。

    不需要穆武帝暗示亲娘做些什么,太后便十分主动地将玄静给留在宫里了。

    这可是以前那位赵真人都没有的待遇。

    于是这位玄静初入京城,便因为这缘由而闻名了一把。

    朝颜也跑去听玄静说道法,多少明白了太后喜欢他的原因,这可不仅仅是因为他长得好,还因为他很会说故事。就像是朝颜先前所说的那般,太后本质上是一个很淳朴的人,她所喜欢的和顾孙氏很像,喜欢热闹,喜欢大团圆,喜欢那种俗套的故事。

    玄静就很懂这些,就算是说道法,也是将理念揉进情节中,说成一个圆满俗气的故事,而且从不用那种华丽看上去玄之又玄的词,都是大白话。

    偏偏大白话从他口中说出,都透着一股的雅趣。

    朝颜听了两回后,便明白了太后将他留下来的原因。

    穆武帝在十月初的时候,也顺势封赏了玄静一个大德的称号。上一个被封大德的便是赵真人,那也是几十年以前的事情了。至于佛教,现在的大德便是明辉。至于明觉禅师,那可是国师,十个大德也比不上的。

    大德这个职位便意味着玄静拥有纲统道门事务的能力。

    京城中的道观也有好几座,名气不小的道士也是存在的。那些道士想法设法在穆武帝面前露脸都没法,如今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给抢了先,这如何不让那些人呕血。

    今年五十出头的常真人便坐不住了,像玄静下了帖子,说要一起探讨道法,而且还要在大庭广众之下。

    很显然,常真人是想要给玄静这个初入茅庐的人一个小小的教训。常真人心理也很不爽啊,他可是最正统的三清观观主,以前被明觉禅师和赵真人压,好不容易有点要出头的苗头了,又来了一个年纪轻轻的臭小子。若是不做点什么的话,他的脸面往哪里摆。

    朝颜听到这些消息后,都不由地摇头,“那些和尚都还没冒头呢,那些观主就坐不住了,忙着窝里斗,这可真是……”

    她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岳照琴一边嗑瓜子,一边和她八卦着,“这未尝没有那些秃驴的挑拨离间。”

    自打岳照琴知道了明辉做的事,对宫里那些和尚就没好感了,背地里直接喊他们秃驴。

    朝颜说道:“归根究底,还是他们自己沉不住气。”

    不然哪里会稍微一挑拨就上当了。

    岳照琴问道:“两边你更看好谁?常真人资历摆在那边,虽然平时喜欢攀附权贵,但本事还是有的。”

    那玄静就算再有天赋,终究太过年轻了。

    朝颜道:“我和那玄静接触过几次,他看着就鬼精鬼精的,应该不会吃亏。”

    ……

    朝颜没想到她和岳照琴才讨论这玄静没多久,玄静便主动递帖子。

    朝颜也想知道玄静的目的,很快就给了答复。

    三天后,玄静上门了,手中还带着一个用厚棉袄包裹的东西,动作还小心翼翼的。

    朝颜淡淡道:“说出你的来意。”

    玄静放下手中的东西,说道:“只是想给殿下看我最近捣鼓的东西罢了。”

    “哦?”

    朝颜有些惊讶,玄静和常真人的论道迫在眉睫,原本以为他上门是要来求帮忙的,谁知道他还有这个闲情逸致。

    玄静打开厚棉袄,里面用玻璃馆装着绿色的液体。

    玄静指着这东西,说道:“我原本想要弄些炸药,谁知道无意中弄出了这东西,险些伤了我的手。这东西的腐蚀能力很强,我想殿下应该会感兴趣。”

    朝颜有些惊讶地看着玄静,她还真没想到,玄静居然将硫酸给捣鼓出来了。

    玄静说道:“比起当大德,我更希望能有一个清静的地方,让我弄这些东西。”

    朝颜问道:“你在家乡时不也可以做这些事吗?”

    玄静脸上闪过一丝的尴尬,“嗯,我前后呆了三个道观,因为毁了屋子,所以被赶了出来。”

    朝颜无语了一下:听起来就像是个危险分子啊!

    不过对方在自己摸索的情况下,能弄出硫酸,还能发现其作用,化学天赋妥妥的。这样的人才,还当什么道士啊,化学家才是他的未来。

    她问道:“所以你需要我帮忙吗?”

    玄静摇摇头,“不,我只是单纯地过来拜山头罢了。”

    然后他放下这硫酸就走了,背影那叫一个潇洒。

    ------题外话------

    泪奔,等下得出门家族聚餐。今天没法有第二章了。文现在已经进入了收尾的阶段,这个月就会完结了。

    第七十三章 隐忍不发,拜山头

    言情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