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卷狂花 - 第二百零五章 吹皱一池春水 有钱先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色’奔驰SLK55MG敝篷跑车丝毫没有减速的冲进大‘门’,:L外院的车位内才嘎然刹车停下!

    唐清打开车‘门’走下车,脸‘色’‘阴’沉的快步匆匆向里院走去。

    ‘门’口站岗的两名武警战士相互对视一眼,心里都暗自庆幸刚才远远看到了唐清的车时,便连忙升起了栏杆。否则看唐清情绪不佳的样子,谁知道她会不会直接冲过来撞在栏杆上……。

    唐清哪里有心思理会‘门’口警卫怎么想,她快步绕过影壁墙,穿过前廊、中院、游廊,拐过一道圆月亮‘门’后,来到了里院。

    院中,南墙的四盆石榴树侧,一名老者正在悠闲自在的观赏着鱼缸内的金鱼,一袭白‘色’唐装,俨然有出尘之风。

    听到唐清的脚声,他回头淡淡的看了一眼,道:“清儿,你来了?”

    “爸爸!”

    唐清看到老爷子轻松从的脸‘色’,想起自己一路上心神慌‘乱’的着急,心里不觉有气:“您那么急叫我回家来,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看您这么悠闲的样子!!……”

    唐鹤年呵一笑,安步走向院中凉棚下的软椅坐下,拍拍旁边的另一把椅子扶手,对唐清道:“当然有事情了,清儿,来,坐下说。”

    唐清本来满心忐忑的赶回家中,此刻到唐鹤年这副神态,心里不觉间安定了不少,当下撅嘴坐进另一张椅子,嗔道:“好吧,爸,现在肯说了吧?那么急让我回来有什么事啊?”

    虽然唐鹤年脸‘色’和缓清却知道是老爷子一贯地气度。并不代表真地没事。她心里隐约间感到不安。这才故意耍点小‘性’子。让老爷子心软一下。

    唐鹤果然看到她撅嘴地样子。溺爱地笑了笑。随后地问话语气也显得和蔼了很多:“清儿。你和慕容风最近怎么样?”

    唐清心头一跳。不道老爷子这样问是什么意思中急转。嘴里却毫不犹豫地答道:“很好啊!”

    “很好?那么好怎么还不打算结婚呢?那个臭小子不会还想着那个叫叶子地‘女’人吧?”

    “爸!是我们还年轻。这件事不着急地不是也说过由我们自己决定吗?”唐清嗔笑道。

    这件事老爷子终于忍不住发问原在她地意料之中。她便还是用一直以来地回答来搪塞。

    唐鹤年眼神中闪过奇特的光芒,忽然语气平淡的问道:“清儿,你是不是很喜欢慕容风?”

    唐清脸上微晕,嗔道:“您怎么这么问……,我当然很喜欢他啊!”

    她答的轻松自如,心里却愈发感觉到不对劲爷子很少问她这样的话啊……。

    “清儿,如果你发现慕容风有什么事情隐瞒了你,你还会继续喜欢他吗?”唐老爷子继续问道。

    唐清诧异的坐起身来,看向老爷子,讶然问道:“爸?你这话什么意思?慕容什么事隐瞒我了?”

    旋即她温柔一笑,接着道:“爸爸,你不是以前也经常教我,男人的事情人不需要都知道,‘女’人只需要确定两点,一是这个男人是否值得爱,二是自己是否真的爱这个男人,有这两点就好是吗?”

    唐鹤年摇头笑道:“你啊,都被我从小灌输的这些思想给教坏了……。”

    笑容微敛继续问道:“清儿,你知道慕容风在认识你之前是什么样的人吗?”

    “知道啊是个自由撰稿人,毕业于北方大学中文系一直给若若的杂志社写文章。”唐清回答道。她不知道老爷子知道了些什么特别的事,所以回答起这些貌似无聊的话题丝毫也不敢随意。

    “那你知道他是怎么忽然之间从一个自由撰稿人变成有钱人的吗?”唐鹤年这样淡淡的一句话,却令唐清忽然语气一滞,无言以对。

    不错,这一直是她心中最深的一个心病。

    从她认识慕容风开始,慕容风低调,却优雅,从容淡雅中,又显出三分贵气、七分文气,那种特殊的气度与韵味,令她印象深刻。

    后来两人熟了之后,她曾听欧阳兰若说起之前的慕容风似乎生活颇为窘迫,不知为何忽然间就变得生活富裕了很多,买了车,买了房,甚至还能随便拿出几千万来投资。

    她也曾问过慕容风,但慕容风总是微笑摇头,避而不谈。

    她暗自猜测过,或许慕容风背后的身份隐秘,或者,他另有机缘也说不定。北京城内藏龙卧虎,很多人物都不显于世,她当时又没有和慕容走到一起,脑海中想一下后,便抛到一旁,不再细思了。

    后来她与慕容风在一起后,慕容风的事业已经初成气候,声名渐起,两人聊天时也会有一两次问起,慕容风依然不愿吐‘露’,她便也不再追问了。可心底,却因此而隐藏下了对于这一点的疑‘惑’。

    看到唐清忽显踌躇的神情,唐鹤年淡淡的递给她一张纸。

    唐清心头突突直跳,迟了一下,接过纸,低头看去。

    这是一张中国福彩中心的中奖人员登记表。中奖人一栏,赫然填着慕容风三个字。

    慕容风的字体她很熟悉,虽然与如今慕容风字相比,笔力之间飘逸有余,气势不足,却正是他当年的字迹。

    原来如此!

    多年的疑‘惑’,如今一朝得解,唐清却发现自己心里并没有什么欣喜轻松的感觉,反而沉甸甸的,说不出为什么的有些失落和难受。

    中了彩票啊……。

    静了静神,唐清压下了心中的莫名情绪,问道:“爸爸,你不是说之前曾调查过慕容的背景,却因为他的档案被中央办公厅加密了,所以拿不到资料吗?怎么今天忽然又查到了这张……中奖登记表的?”

    唐鹤年默然半响,这才缓缓道:“钟毅昨天调任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副局长有部分解密档案的权限。”

    唐清心中惊涛骇‘浪’,她定定的看向唐鹤年,听着他缓缓说出的一番话来。

    “其实慕容风的档案被加密的并不多,就是他中奖的那一段时期。呵呵,你想不到他那所谓的神秘的背景和资产是来自中了彩票吧?……这个小子运气倒不错。

    哼,你还有一件事想不到的。

    就在慕容风中奖的前一周,在什刹海曾发生了一起男青年见义勇为起落水少‘女’的故事。

    根据从什刹海游船的工作人员,当时的目

    以及什刹海到慕容风租住的小屋沿路的商贩辨认为的男青年,就是慕容风。”

    “而那个被救的少‘女’,名叫江静宜!”

    “江静宜?”唐清茫然的重复了一遍,忽然眼睛一亮,惊讶万分的望向唐鹤年。

    唐鹤年点了点头,难得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不错,就是那个人的孙‘女’。”

    唐清轻吁了一口气这才点了点头道:“难怪慕容的档案会被中央办公厅加密。”

    这些年来,唐清已隐约间发现,慕容风在商界政界发展的那么顺利,除了唐家之外,似乎另外还有势力对他暗地里非常关照,比如政协的孙老,比如发改委、工信部、商贸部等部委与唐家并不相熟的领导等,此刻终于真相大白。

    原来慕容风曾救过“他”的‘女’!

    唐鹤年轻了口气,伸手握起唐清的手:“清儿,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所以这么多年来,你想干什么都由着你。你想出国,我送你去国外最好的学校读书想自己工作,自己住在外面我也都由着你,你喜欢慕容风也由着你……”

    唐清长大以后,很少和唐鹤年有这样近的时刻,随着他的话,心里也涌起柔情,眼前的父亲的确这些年对自己一直宠爱有加。

    “爸爸!……”

    “清儿,如果你和慕容风一切都好,早的结婚生子,我也不会说什么。只要我‘女’儿喜欢就好。

    可是,今他却对与你结婚一直犹豫不决,又对别的‘女’人余情未了。而且,又被我们发现他还隐瞒了这样的事!我不得不对他的人品有所怀疑……。”

    “清儿,如果我让你开他,你愿意听我的话吗?!”唐鹤年神情一肃的问道。

    唐清本来还被他感动的一塌糊涂,此刻听唐鹤年忽然这么说,忙一惊,缩手急道:“那怎么行?!……,爸爸,你不能因为当年和他有恩怨,现在就迁怒到慕容身上啊!慕容不过是被他暗中庇护了一段时间而已,他又不认识他……。”

    唐鹤年摇头苦笑,轻拍她的手背,说道:“傻丫头,你爸爸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虽然他当年安排我退下来,我心里有一些怨气,但对他我还是佩服的。”

    “不过……,清儿,慕容风和你之间这么多年了,却迟迟不能决断,我对他已经有些失望了,现在又出现这种隐瞒的劣迹,他不过是一个运气好一点的暴发户小子,我怎么能安心把你‘交’给他呢?!”

    “清儿,这件事,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爸爸都是为了你好。”

    唐鹤年眉头微皱,看着听了他的话后,宝贝‘女’儿唐清脸上闪过的落寞神‘色’,不禁心疼。

    他一生戎马,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波’,此刻却为‘女’儿的感情煞费苦心,不觉大是烦闷,恨不能将那慕容风拉到眼前,一枪毙了省心。

    ………………

    既然晚上没有约到唐清吃晚饭,慕容风干脆留在办公室内看文件。

    风动传媒在经历了公司业务整体重组,以及大股东更换,公司更名等一系列变故后,这短短半年间,业务不仅没有下滑,反而借助慕容风在商界和公众中如日中天的名气,以及欧阳兰若等管理层的‘精’心管理,发展非常迅速。

    公司旗下的报刊、杂志、户外媒体群在内容选题方面的具体工作,都有专‘门’的运营团队负责。慕容风只不过定期听管理层的汇报而已。

    他主抓的是公司的战略和并购。

    现在他在看的文件,则是副总裁林彭所做的一份关于当前国内电影市场的分析报告。

    近年来,在实体经济受到金融危机的重创,全球经济衰退的时候,电影业却异常火爆,有学者将此与“口红效应”联系起来。

    “口红效应”是一种有趣的经济现象,在美国每当经济不景气时,口红的销量反而会直线上升。经济学认为,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人们依然有强烈的消费**,转而购买比较廉价的商品。

    不管是否是口红效应的影响,国内的电影市场持续火爆却是不争的事实,近年来,电影票房的平均增速超过30%,实现井喷式增长。

    可尽管如此,国内电影市场规模相较成熟的好莱坞来说,差距仍十分巨大,这也意味着国内电影行业将保持很长一段时间的增长。

    这也说明,现阶段投资电影业,一旦电影成功上映并发行海外,收益十分可观!

    当然,风动传媒影视娱乐事业部旗下拥有欢乐影城、欢乐影视娱乐文化公司,本就属于电影产业链中的环节,自然也从中分了一杯羹。不过慕容风的眼光并没有那么短浅,他的目光看向了外面更多的机会。

    现在我国共有38家国有电影制片单位,其中已有20多家完成转企改制,民营制片公司更是接近300家。慕容风的眼光,便注视到了这些转企改制的电影制片单位中实力较强的几家,以及相对出‘色’的民营制片公司!

    新‘浪’并购完成之后,下一步,可以考虑对电影业进行一些投资了……。

    慕容风刚想到这里,桌上的电话响起。

    “慕容,我是王若云。是这样的,我今天得到一个消息,说你的第一桶金是中彩票的奖金,……,据说有的媒体已经收到了匿名信,里面是你当年领奖金时的登记表……对,你做好心理准备,可能明天很多媒体都会报道这件事。”

    慕容风放下电话,眉头紧锁。

    虽然他从很久以前就已有心理准备,自己中奖发家的事迟早会被曝光,可这么多年来,却奇迹般的从未有人发现过这件事,以至于他自己都已经快淡忘了。怎么现在突然又冒了出来呢?

    虽然以慕容风如今的声名地位,这种新闻已经无法动摇他的根基,但对他如今被媒体塑造出的“中国商界新传奇”的社会形象必然还是会有所影响的。

    慕容风想了想,拨通了欧阳兰若的电话,这个时候,危机公关就非常重要的,如何将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到最小,甚至变坏事为好事,就要看欧阳兰若这个深谙媒体游戏规则的‘女’人了!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