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卷狂花 - 第二百零三 静宜 有钱先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京,初秋的阳光温和而内敛,透过道路两旁高大茂叶,在路中洒落下斑驳的影。

    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慢慢在路边驶过,任斑驳的光影在车身间流动。

    虽然在这样一个令人慵懒的午后时光,这条北方大学南‘门’外有些偏僻的街道上并没有太多的车辆和行人,这辆玛莎拉蒂却似乎并不着急,依然不到60KMM的速度,缓缓行驶着。

    没多久,它干脆亮起了右转向灯,停在路边的车位上。

    汽车停稳后,从驾驶座走下一个帅气潇洒的年轻男人,他锁好车后,信步向路旁的茶舍走去。

    旁边街道上正;过的几名‘女’大学生看到他顿时眼前一亮,这男人好帅!

    他的面容虽然很英俊,这些大学的‘女’生却也不是那么肤浅。

    令这几还算眼光颇高的‘女’孩印象深刻的,是他身上那种特别气质。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帅气、从容、儒雅、淡泊,他虽然只是穿着简单的T恤和长‘裤’,却给人一种非常有品位的感觉,更隐隐让人感到他的地位高贵,身份不凡。

    “欣欣,你看那个男的,好有型啊!”

    “小悦!拜托,不要一见到帅哥就这副口水的样子好不好?”

    “喂。你们两个小声点。别人家听见。”

    “静宜。不如我们也去喝杯茶吧?”第一话地‘女’生眼巴巴地看着站在一旁那个唯一没有说话地文静‘女’孩。

    静宜微微皱眉。

    她站地位置正好没有树荫遮。阳光尽情地洒在她秀气白皙地面容。青‘春’娇嫩如白‘玉’般地肌肤透出珊瑚之‘色’。娇若‘春’‘花’。那两弯黛眉微地形状。令人不自觉地也心中生怜有种动人心神地美丽。

    一瞬间。其他三个‘女’孩都在心底感慨:“原来静宜长得其实很美啊!”

    静宜平日里生活一向朴素。即不喜打扮从不化妆。在如今这个校园中美‘女’横行地年代。并不是那种出类拔萃地有名美‘女’。

    最多只是被某些好事之徒誉为才‘女’而已。她们两人与静宜同宿舍相处这么长时间,今天才忽然发现,静宜其实也是个大美‘女’呢!

    静宜今天被三人拉出来逛街,走了这么长时间其实也有些累了,此刻又看小悦这样一副可怜样子虽然不太想因为一个男人便跟进茶舍显得那么‘花’痴,却也不想拂了小悦的心情,思量了一下,无奈的点点头。

    小悦显然很听静宜的话,看到她点头,顿时一声欢呼着三人便向里走。

    “小悦,好好喝茶,别那么‘花’痴哦!”欣欣看到静宜娥眉微微皱在一起,便知道她的心思,替她叮嘱小悦道。“知道啦小悦只是喜欢欣赏帅哥而已,哪有那么‘花’痴?安啦。”

    说话间,已经拉着三‘女’走进了茶舍。

    古琴悠悠水青石,扑面而来的清雅古韵时令静宜心中一喜,学校附近居然有这么好的茶舍?怎么入学这一年多来自己竟从来没发现过?

    本来心中对跟进茶舍还有三分的不情愿的烦情杂念,此刻顿时洗涤殆尽。琴声入耳,茶香盈鼻,心头一片清静自然之意。

    “欢迎光临云卷云舒,三位‘女’士是饮茶吗?”一个穿着蓝布碎‘花’裙的茶‘女’走过来,柔声微笑问道。

    那小悦伸长脖子,眼光一转,已经看到了慕容风坐在最里面靠窗的一张桌子,忙道:“喝茶,……我们去那边坐吧!”便拉着三人往里面走去,在慕容风身后的另一章靠窗座位上坐了下来。三‘女’彼此看了一眼,都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小悦活泼大方,青‘春’靓丽,即使在北方大学中也算个小美‘女’,就是这一点让人受不了,超级好“‘色’”,还好北方大学内能让她大小姐看上的男生不多,总算没有引起太多的‘骚’‘乱’麻烦。

    小悦好奇的盯着看了眼那帅哥对面坐的‘女’人,倒是‘挺’漂亮的。她本也没什么其他意思,就是活泼好动,一方面是想跟进来看看帅哥,另一方面,也是借这种方式拉大家进来休息,于是在把一分心思放到观察邻桌的帅哥美‘女’上,其他大部分便‘精’神开始和其他几个‘女’孩一起商量**茶好了。

    小悦等‘女’孩眼中的帅哥,正是慕容风。

    他今天是应约而来的,约他的人,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程珊珊,现为陈学彬教授的在读博士生,北方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经济与传统文化研究院研究员,著名青‘春’偶像派‘女’作家,慕容风的正牌师妹。

    “珊珊,你怎么想起约我喝茶了?老师身体还好吧?”慕容风坐下后,笑呵呵的和程珊珊道。

    一晃六年过去了,当年还曾在这间茶舍里勤工俭学的美丽小茶‘女’,已经由一个稚嫩的大学生,成为了文学界近年来小有名气的美‘女’作家。

    这两年慕容风时常也会回学校看望陈教授,程珊珊本就与他有些渊源,又是陈老近年来的爱徒,自然和他关系不错。

    只是她主动约慕容风喝茶,却还真是第一次。

    温婉一笑,程珊珊点头道:“老师身体很好,他昨天给我讲解课题的时候,还说起你了,因为你不愿意继续连读博士,他觉得很可惜。”

    慕容风大感汗颜,摇头笑道:“我是很喜欢文学,可是要真下功夫去研究,我可不行……。对了,珊珊,你现在在帮老师研究什么课题呢?”

    “就是之前你曾经做过的课题啊,‘国学在现代经济社会和国际竞争中的应用、推广与价值’。不过,慕容师哥,……其实我对这个课题不是很感兴趣,我最喜欢的是古代文学研究……。”

    慕容风摇头苦笑,这个师妹‘性’情温润雅致的灵秀山水、文气斐然在她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让她写篇文笔温婉细腻,文风典雅清幽、‘精’美隽永的文字很容易她去研究传统文化与现代经济社会这样现实的课题,的确有些难为她了。

    “慕容师哥天我约你来,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程珊珊脸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最近一段时间,老师经常在感慨些年来他一直致力于传统文化在现实社会中的传承,希望能在中国经济崛起之际,重新树立起国家和民族魂魄的文化基础,可是这个社会中,一个学者的力量却很有限……。”

    慕容风本以为程珊珊难得找他帮忙,会是她自己的一些难事没想她说出了这么一段话来,不禁有些惊讶。

    “慕容师哥,我知道你现在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富豪,你一定有能力

    老师吧?”程珊珊一脸期待的望着慕容风道。

    慕容风当然明白程珊珊的意思,有时他去看望陈老时曾说起过这一方面的事。

    虽然陈学彬对这个课题研究已经推动了很多年,国家领导人也很重视,多次邀请他给各级政fǔ的领导、中央党校的学员们讲课批资金集合了很多专家共同成立传统文化研究院来专‘门’推动这个课题的意义。

    这个研究院成立后,也积极的开展了很多扩大影响力和社会实践活动比如陈老就同时担任了长江商学院、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等在商界影响力较大的商学院的客座教授,将传统文化对商业的价值贯彻给中国商界最出‘色’的一群人望带动他们一起来推动传统文化中对商道‘精’神的传播。

    陈老和研究院的诸多学者专家还参加了央视的各种文化类节目,比如《百家讲坛》、《我们》等以弘扬传统文化和人文关怀为主旨的节目,希望借此能唤起社会中更多人对传统文化的思索。

    正如他曾在一节目中说过的话:“我们正在全球的经济萧条中增长,没有人不希望拥有强大的经济力量,但在经济的‘潮’起‘潮’落中,我们不要丧失不可或缺的文化力量!随着财富的增长,人们需要找到安顿自己心灵的地方;随着见识的增长,更不应在生命的意义上彷徨……”

    即使这样,以陈老这样的国大师为代表的文人群体,在这个充斥着金钱与功利的经济社会中的影响力依然微薄。

    现实是,方文化和价值观更多的被中国新生代的年轻人熟识与信奉,即使那些社会中核心的中坚阶层白领们,也大多‘操’着流利的外语,吃着西餐,欣赏着国外最新的流行音乐和电影,却很少有人能背出一首完整的诗词,更不用说中国传统文化中“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的修身准则了……。

    …………

    陈老忧心忡忡,他的学生程珊珊看眼里,却也无能为力,这种事,又岂是她能帮的上忙的呢?忽然想到近年来在国内名声如日中天的慕容风。她便鼓起勇气,约他见面了。

    慕容风听了她的话,心颇为感慨。

    他想了想,无奈的道:“我明白你的意,可是,这件事我又能帮上什么忙呢?毕竟我也只是个商人而已,或者……,我可以建立一个提倡国学的奖金?”

    程珊珊摇头笑道:“其实你能做事情很多,慕容师哥,你不是风动传媒的董事长吗?你可以利用媒体的力量,呼吁和宣传传统文化啊。你名气那么大,本事那么强,一定有办法的!”

    慕容风听了苦笑摇摇头,哪有那么轻易的?

    不过这种事,他倒的确有些兴趣,毕竟在他的心底深处,还存有年少时的文学梦想。于是笑道:“这样吧,珊珊,你说的这个忙,我帮了。不过我要想想,怎么做才能更有意义,影响更广……。”

    程珊珊大喜,欢快的拿起桌上的茶壶,动作优雅娴熟的为他斟茶,笑逐颜开的道:“谢谢你了,慕容师哥!小妹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慕容风看她这副小儿‘女’状,不禁哈哈一笑,举起茶杯轻啜一口,清香满颊。

    邻桌的那四个‘女’孩也在低语聊天。

    “什么师哥师妹的?现在还有人玩这种复古调调?真够无聊的……”小悦侧耳偷听了几句,无趣的撇嘴道。

    静宜坐在窗边,随手翻看着从窗台上摞着的几本书中‘抽’出的一本《浣‘花’词》,口中轻念,在古琴清澈亮丽又不乏深邃低沉的韵律乐曲背景中,感觉很是惬意悠然。

    她没有掺和到几个‘女’孩的窃窃‘私’语中,她们倒也习惯了,本来静宜就是这么个清淡‘性’情。

    慕容风和程珊珊又聊了些文学和研究上的话题后,就有些无以为继了。程珊珊非常聪明,马上便笑称回学校还有点事,两人便起身准备离开。

    慕容风起身转向‘门’口走去,路过身后几个‘女’孩的那桌时,随意的扫了一眼。

    却正巧那个叫静宜的‘女’孩眼光从书本上随意抬起,正和他的眼神相对。慕容风自然不会盯着她看,目光一触,他便收回眼神,与程珊珊说着话走出‘门’去。

    他心里却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刚才那个‘女’孩,看着有点面熟呢。不过他正在思索其他的事,这个念头转瞬即逝。

    静宜却觉得心头好像大石猛的一撞!

    这个人……,刚才进‘门’前只是看到他的侧脸,没有看清,此时看到了他的眼睛,竟然那么的熟悉!!!

    难道他是……。

    …………

    慕容风今天和程珊珊有约,不是正式的商务应酬,又是回学校附近,他便没有让袁朗开宾利送他,那样显得有些太招摇。

    而是自己驾了玛莎拉蒂,开这款比较低调内敛的车,更轻松自在一些。

    系里给程珊珊分配了一套住房,就在学校的宿舍区内,慕容风便开车送程珊珊回去。两人分开后,慕容风觉得难得回学校一次,便将车停到停车场,自己下来随便走走逛逛。

    偷生半日闲。

    现在正是下午上课时间,校园里往来的人不多。

    北京的初秋,校园中的银杏树上依然挂满了杏黄的树叶,在阳光的照‘射’下,愈发显得黄灿灿的光亮夺目,微风吹过,树叶哗哗做响,那种独特的校园韵味,令慕容风的心底不自觉的映起了青‘春’岁月的记忆。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银杏依旧,他却不再是那个和三两好友抱着篮球或踢着足球,奔跑于树下的少年了。

    那个喜欢捡起完整的银杏落叶,夹在日记本中珍藏标本的‘女’孩,如今也已经远在上海,快要嫁人了吧。

    是是非非,已不再纠缠于心,但记忆中美好的时光,却总是令人喟叹。

    慕容风忽然想,如果,那一天自己没有去后海见赵念,没有下水救人,没有买那张彩票的话,十年一晃而过,现在的自己,又是什么样的呢?

    也许,依然是个连房子都买不起的穷编辑吧……。

    自嘲的笑着摇摇头,慕容风将这种念头抛到一旁。

    如今早已成为中国顶级富豪的他,已经越来越少的去回忆往昔了。男儿心肠,百炼成钢,也许只有校园中这熟悉的小路和风景,才能勾起他心底柔软的回忆。

    还是想想,怎么才能真正帮到老师吧,中国的传统文化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