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卷狂花 - 第二百零一章 金陵会 有钱先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京顶级会所“金陵会”,后园“金陵芥子园”。

    亭台楼阁、小桥鱼池、名贵‘花’木,依旧小中见大,曲中见幽,古中见雅,却已非昔年的名园旧貌,而是前些年重新修缮恢复的“今景”了……。

    芥子园本是历史上著名的明末清初戏剧家李渔的‘私’家园林,因为地仅3亩,形状微小,如同“芥子”,所以取名芥子园。

    “地止一丘,故名芥子,状其微也,往来诸公,见其稍具丘壑,谓取芥子纳须弥之义”

    据记载,“芥子园依山傍水,房在山中,石在房下,一泓秋水环山而过,集山水、屋室、树林‘花’草于一园,结构严谨,各得其所。

    园中还有来山阁、栖云谷等景点,既具天然之美,又有人工之巧。园内石笋林立,家前屋后,山边石旁,种满了各种‘花’草,一年四季,万紫千红,香气沁人。令人领略到林中禽鸟啼鸣,秦淮河上歌声袅袅的无穷韵味。

    逢上雨天。洪水奔腾而下,琼飞‘玉’舞,诗意更浓。室内陈设从墙壁、‘门’窗、几案到匾额对联,无不自出机杼。风格独具。”

    相传,李渔的芥子园正好紧挨着“蒋百万”的房子。“蒋百万”当时财大气粗,一口气买下了芥子园,当作自家的后‘花’园。但令人遗憾的是,这座名园几易其主,后遂湮没,至民国初期已是一片菜园。

    后来,南京市规划局在做江苏省级文保单位“蒋寿山旧居”地块保护与复兴项目方案时,同时重建再现芥子园。历史上著名的金陵名园,终于有机会重新恢复旧貌。

    重建后的金陵芥子园,便是如今南京最高档的‘私’人会所“金陵会”的后‘花’园!

    …………

    唐清和叶子对面坐在亭中。桌上清茶一壶。

    亭外千万条细如发丝地雨漫漫洒落。便如缠绵哀怨地雨帘低垂。远处不知是会所地哪个角落传来阵阵音‘色’悠远深沉地古琴曲。更为两人所处地环境营造出了一种古意昂然地清雅气氛。

    “Janneyy。你找我有事吗?”叶梓静坐良久。淡淡地开口问道。

    “叶子。对不起!”唐清默默地站起身来。绕开石桌。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叶梓本来看到唐清心中极恨。能够忍住情绪到现在。跟着唐清来到这里。就是想问唐清一句。为什么?

    却没想,还没有等她发作,唐清忽然来了这么一出!

    “Janneyy,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叶梓从小到大,哪里见过这种情形?顿时脑中一‘乱’,连忙便想起身,去扶唐清起来。

    唐清却没有等她相扶,认真的一跪后,便自己站了起来,还举手虚按,阻止了叶资起身。看着叶梓惊讶之余,百味皆生的眼神,她淡淡的苦笑了一下,道:“叶子,我这一跪,是郑重的向你道歉,当初我不该瞒着你一切。”

    叶梓听她这么说,微怔了一下,她还以为唐清是为了与慕容风在一起的事道歉,却不想,她只是为隐瞒了这件事而道歉!

    脸‘色’顿时一冷,刚刚有些松动的心又充满了难以形容地愤怒,叶梓冷声道:“哦?Janneyy,你觉得隐瞒我一切很对不起我?那你和慕容在一起呢?又算什么?你是我最尊敬和喜爱的好姐姐啊?好姐姐?!”

    唐清微微一笑,转身回到石凳上坐下来,姿态优雅依旧,拿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清茶,然后才答道:“叶子,你先别生气。

    我今天来就是想和你谈与慕容在一起的事。不过,对这件事,我是不会道歉的,因为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叶梓听了这话,气极反笑道:“你的幸福?你地幸福就是去抢别人的幸福吗?……无耻!”

    虽说君子断‘交’、不出恶言,叶梓却是个小‘女’人,骂一句倒也没有什么。

    唐清不以为意,脸上依然挂着微笑:“叶子,你知道幸福是什么吗?”

    “幸福,就是你最梦想得到的东西。你要为了它用尽全身的心力、所有的眼泪、所有的笑容、甚至所有地血和汗水,最后才能够实现梦想,最终得到的东西!”

    “就算最终得到了梦想的东西,你还要继续用尽全身的心力、眼泪、笑容、血和汗水去保护的东西,那才是幸福!”

    “可是,叶子,你有努力去争取过幸福吗?你又有拼命地去保护过自己的幸福吗?既然没有,你又说什么,我抢了你地幸福呢?”

    “属于你的幸福,别人抢不走……”唐清淡淡地说出这番话来,却让叶梓愣住了。

    她很想反驳,很想骂她,很想喊出自己的理由和坚持。

    可唐清地这番话中,蕴含着的那种浓烈的痛苦、煎熬、顽强、积极的追求幸福的信念,却令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可是,爱情不应该就是彼此情投,水到渠成的感情吗?那样拼命追求来的感情,还是爱情吗?”叶梓忽然有些‘迷’‘惑’了,不觉间,她脑中想的话,嘴里轻轻的念了出来。

    唐清微微一笑,点头道:“当然是啊……如果没有浓烈到不顾一切的爱情,又怎么会去拼命追求?”

    叶梓呆然片刻,点了点头。

    “Janneyy,你和慕容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的话语依然冰冷,唐清却从中间听出了一丝暖意。

    “我也不知道我们应该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奔驰和时尚周刊杂志合作的新车发布会上,他那时候还是杂志社的编辑……”

    “也许

    港的太平山顶遇到黑帮匪徒,他突然抱着我滚下山我就对他感觉不同了……。”

    “他被绑架的那两天,我跟没有了魂一样,根本什么也不想,心里沉甸甸的,全是他的影子。每天晚上等你睡着了地时候,我才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哭个痛快……,你知道我看到他回来的身影时有多么开心吗?你扑进了他的怀里,我却只能转身回家。可是,那天晚上回家的车里,我开心地笑,又痛快的哭……”

    “我终于明白我爱他,我从来没有对人有过这样的感觉,他已经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你别怪慕容,他一直在抵抗着我的‘诱’‘惑’。你也知道,以我的条件,很少有男人能抵挡住我吧?

    慕容抵挡了我整整三年!”

    …………

    亭外雨潺潺。

    叶梓的心却随着唐清的话,忽而怒,忽而悲,听着她的隐忍与默默地爱恋,身为‘女’人的叶子也不禁心有所触。虽然心中恨意难平,却也不自觉的对比自己,感受到了那时自己的幸福。

    难道真的是我不懂得经营和保护自己的幸福?叶梓隐约感觉自己这样转身就走地放弃,似乎让唐清赢的太轻松了一些……。

    “叶子,慕容不是个普通男人,他如今已经站在了这个社会的顶峰,他的未来还会更加辉煌夺目,但同时,也可能随时都有从四面八方‘射’来的明枪暗箭。做他的‘女’人,没有办法太自‘私’,只顾自己地感受的……。

    如果你还爱他,希望你能回来!如果你依然坚持你的单纯爱情理论,叶子,我请求你忘记他吧,如果继续爱他,你会很痛苦,而他也不会真正快乐!”

    唐清将心中的话都说出来,也觉的有种宣泄地痛快。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已经微凉地茶。凝目望向叶梓,等待她的反应。

    叶梓出乎她意料地平静,眼神正正的看过来:“Janney,你都说完了?”

    唐清点头微笑:“不错,我想说地话都说完了。”

    叶梓平静的道:“好,你说完了,我说!”

    “Janneyy,不错,听了你讲述和慕容‘交’往的过程,我也很感触。你的确很不容易。可是,Janneyy,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的家庭出身,或者国外留学的背景,对感情能够这么容忍,这么大度,可是我做不到!”

    “我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喜欢简单,单纯的生活。

    ”

    “慕容是我的师兄,也是我的初恋。我一进大学就开始暗恋他了!那时候他还和赵念在一起,我一直默默的在一旁关注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和赵念抢他!你说是我不会追求幸福也好,那就是我的人生道德和感情准则!”

    “慕容毕业了,我一直没有再见过他,他逐渐在我的心里成为了一个影子,作为青‘春’和初恋的纪念,没想到大四那年,他突然回学校来帮我们排话剧!我再次见到了他!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英俊,只是时常会不开心,原来赵念离开了他,他们分手了。你知道我那时多开心,我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可以爱他了!……”

    唐清静静的听着,谁没有青‘春’的大学时光呢?可惜,那时自己的国外的大学中,那里太自由了,反而感受不到国内大学的这种懵懂的爱情。

    “他经常约我一起出去,我能感觉到他喜欢我,这样多好,我们就和任何一对普通的男‘女’一样恋爱!我们可以一起去听话剧,吃街边小摊的烤‘肉’串,一起去动物园,生活的快乐而开心。”

    “直到他遇到了你……。你带给了他另外的一个世界……。”

    叶梓的眼神中终于不再平静,充满了哀伤。

    “上一次慕容来成都找我,我们在一间叫‘‘花’间’的茶馆小院中聊了很多,慕容说他变了,不再是以前大学里那个意气飞扬的慕容风了,而是个商人、企业家、富豪……,我不知道他变了到底是因为赵念的离开,还是你的到来,但是,我只知道,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大了,大到对爱情和对价值的看法也不一样了!”

    “我怎么能想通呢?我放弃了,对,也许是我亲手放弃了自己的幸福,可我不能不怀,即使我拼命抓住,它还是我最初想要的幸福吗?”

    “Janneyy,也许我的幸福,根本就和你的幸福不同。”

    叶梓也同样以这样一句令人深思的话结束了她的话。

    “Janneyy,我是来南京出差的,还有工作要做,我先回去了。”叶梓说完,不待唐清回答,便起身顺着亭廊向前院走去。

    唐清怔怔的思索着她的话,良久才醒然起身,回头高声问道:“叶子,你有什么话对慕容说吗?”

    叶梓脚步微顿,旋即没有说话,继续向前走去。

    唐清叹了口气,目光望向亭外假山下的一湾溪水,溪面被雨水打出了千万个小小的水窝气泡,气泡迸裂,又马上生出无数新的气泡来,似乎永无穷尽。

    雨,似乎更大了。

    ************************

    PS

    1、这章写的很满意,小得意一下,嘿嘿。

    2、金陵会,既是指两‘女’会面的场所,也是特指两‘女’在金陵会面。嘿嘿,忽然感觉不错,金陵是个好地方,以前可是出过“十二钗”的。嘿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首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