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卷狂花 - 第十章 话剧社的女孩 有钱先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北方大学,这所有着近百年历史的着名高校,也是中国最具‘精’神魅力和学府气质的大学,虽曾历经战‘乱’与浩劫,却仍然一代代薪火相传着“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学术‘精’神和“爱国、进步、求实、创新”的校训,培养出了无数的优秀青年。。

    慕容风缓缓将车开进校园南‘门’那高耸的白‘玉’石柱‘门’,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回忆起大学时代慷慨‘激’昂,粪土万户侯的壮志豪情,感慨万千。将车停在了百年文化会堂前的停车场,慕容风漫步向艺术讲堂方向走去。

    前天,大学时曾一起在校话剧社厮‘混’的好友杜磊忽然给他打电话,问他是否有时间,来学校参加校话剧社的一个聚会。

    慕容风刚听杜磊说时吃惊问道:“石头,貌似咱们都毕业3年多了,现在还往学校里凑?谁出的主意啊!”

    “喂,慕容风,你小子是不是‘混’社会时间长了,忘了本了?我可告诉你啊,可是咱们的老社长王义之亲自出面组织的,咱老社员基本都参加,你说来不来吧!”

    “来,当然来!”慕容风马上没有二话,这么长时间没见,还真想这些家伙啊!不觉回想起当年大家一起熬夜排练话剧《雷雨》时的场景,十几个人半夜三点排练完,挤在艺术讲堂后台的小房间里煮泡面,那时是何等的满足与快乐啊!

    不知不觉间,慕容风下意识的就走到了艺术讲堂的后‘门’处,当年每次话剧社活动,他都是从这个后‘门’直接去后台。慕容风还记得那时后‘门’钥匙在他手里,每到周三晚上话剧社排练的时候,他总是带着念念,早早的就去饭堂打了饭,然后来到这里吃,排练前的这一点时光,两人可以偷偷在后台化妆间旁的小房间里亲热一会,那份旖旎,不足为外人道……

    此刻,后‘门’上的斑驳的印记和划痕依旧,却已物是人非。

    他推开后‘门’,走了进去,一条通道是直通后台的化妆间的,他隐约听到化妆间内人声鼎沸,吵闹笑骂‘乱’作一团,心头一热,便快步走去。

    刚走到化妆间‘门’前,化妆间的‘门’忽然打开,从里面笑着跑出个‘女’孩,关键是她还一边跑一边回头和后面的‘女’孩说着话,冷不丁的冲出,正撞在了慕容风的怀中。

    那‘女’孩跑的很快,那想到外面会有人,这一下撞了个正着,顿时有些眩晕,脚步一拌蒜,站立不稳,便向一边倒去。慕容风虽然也被撞了一下,他身体素质好,倒是没事,顺手就将那‘女’孩抱住。

    这一抱,慕容风心里只有两个字“好轻!”,那‘女’孩柔若无骨的娇躯被他大力一抱,不仅止跌,反而被他抱回了怀中,两人面对面抱了个满怀。那‘女’孩看着慕容风近在咫尺的脸庞,脑中还有些‘迷’糊,但脸上却已是布满红晕。

    打开‘门’喧哗声本来一下就大了起来,而此刻却是变得一片静谧,所有人都愕然看向‘门’口,慕容风还将那‘女’孩抱在怀中,两人面对面的发愣呢。

    “哇,慕容,你可来了,一出现就抱美‘女’,你小子也太夸张了吧。还不放手!”大嗓‘门’响起,正是老社长王义之的声音。

    慕容风这才反应过来,忙松手将怀中‘女’孩放开,退后一步,道歉道:“不好意思,我看你快摔倒,本想扶一把的。”那‘女’孩更是羞红了脸,脑袋都快垂到‘胸’前了,声音细弱的道:“没关系,是我没注意看人……”

    这时房内已经窜出一个人来,“好了,你们两个在这里腻歪什么呢,慕容,快进来!看把你小子美的。对了,叶梓,你不是要去取东西吗?快去快回阿,来了我再介绍这个帅哥给你认识!”正是杜磊,一句话却让叶梓更害臊了,忙一低头,绕过慕容风跑了出去。

    慕容风无奈的笑道:“你就别再欺负人家小姑娘了,人家已经够不好意思的了。”说着上前拥抱杜磊,狠狠的敲打他的背,“好小子,可想死我了!”杜磊惨叫:“轻点阿,……你小子报复我啊!”

    一进化妆间,一群老社员便都围了上来,嘻嘻哈哈搂搂抱抱,都是近三年没有见过面了,此时一见,才发现大家都有了很大的变化,一时都唏嘘不已。

    化妆间里还有一批年轻人,正是学校里的这届话剧社成员,此刻一一介绍,有几个大四的还是慕容风在校最后一年招进社的,也认识,说笑间不一会儿,叶梓也回来了,眼光瞥到慕容风,顿时娇颜又带着一层红晕。

    杜磊还真拉她过来介绍,让慕容风瞠目惊讶的是,叶梓竟然是杜磊的表妹,也是这届话剧社的副社长。表兄妹俩人居然都能考上北方大学,而且还都喜欢话剧,大家都颇为惊奇。

    对慕容风和叶梓两人的神奇一撞,众人又是一番调笑,把叶梓羞的脸红。慕容风只好翻出那些家伙的搞笑陈年老事,来对着这帮老伙计们一顿挤兑,说说闹闹半天,才缓和下来。这才说起这次的聚会来。

    这次聚会是王义之和叶梓一同发起的,或者说,是王义之和在校的当届话剧社共同发起的。

    王义之告诉大家,他前些日子从中国银行辞职了,他报考人艺,并被人艺录取,成为了正式的话剧演员。众人大惊。要知道,王义之当年毕业进银行后发展非常好,刚才提升成了副主任,仕途顺利,居然辞职了。当然,这个辞职的惊讶远比不上他被人艺录取的震撼!

    北京人艺!中国话剧的最高艺术殿堂!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简称:北京人艺,中国话剧团体。1950年初建时为歌剧、话剧、舞蹈等综合‘性’艺术团体,1952年6月其话剧团与中央戏剧学院话剧团合并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戏剧大师曹禺是这个剧院的首任院长。

    北京人艺的戏被誉为“中国话剧的典范”。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在中国话剧史上,创造了许许多多的辉煌,她无愧于国家级艺术殿堂的称号,她是“国宝”级的明珠,是中国话剧的希望所在。

    在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剧院以演出郭沫若、老舍、曹禺和田汉的剧作而闻名于世,其代表‘性’的剧目有《虎符》、《蔡文姬》、《武则天》、《龙须沟》、《骆驼祥子》、《茶馆》、《雷雨》、《日出》、《北京人》、《名优之死》、《关汉卿》以及外国剧目《悭吝人》、《伊索》、《带枪的人》、《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等。

    这些剧目,几乎是所有学习话剧的人奉为经典的剧目,对里面的经典台词更是倒背如流。

    王义之当年在话剧社时,就是以懂戏,钻戏着称,他曾多次邀请人艺的艺术家来话剧社讲座,指导。更扬言将来一定要进人艺。不过毕业时他还是抵抗不住家里的压力,顺从的进了银行。

    没想到,最后他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居然辞职去报考,还真的能被北京人艺录取!这帮老社员惊愕之余,都纷纷表示祝贺,的确,这帮喜爱话剧的人,大多还只是把话剧作为爱好,毕业后更多的是‘迷’失在都市的灯红酒绿之中,颠簸流离于金钱与生活之间,很多时候都没有机会再去接触自己的爱好了。

    也许只有像王义之这样真正‘迷’话剧的人,才会放弃一切的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吧。众人再看他的眼光中,更多了几分钦佩。

    王义之笑着道谢,并承诺一定请客,今天晚上就请客,这才把大家的‘激’动之情抑制了下来,说明了这次聚会的目的。

    说到这里,又不得不再次介绍叶梓同学了,她是这届话剧社的外联部长,最近北方大学的校艺术节快要到了,话剧社计划着在各大高校中扩大影响力,便游说学校在艺术节中能‘抽’出单独一天作为话剧节,为此,他们打算请北京人艺的艺术家能来现场为表演的话剧作点评和指导。

    叶梓无意中听表哥杜磊说起王义之进入了人艺,便将王义之请来,希望通过王义之邀请到更有名的话剧演员。

    王义之听了自然答应,却一方面又出来个主意,他认为北方大学话剧社本来就是高校圈非常有名的团体,每一届的话剧社社员在这方面都有着不错的艺术造诣,完全可以将近几届已经毕业的原话剧社成员们邀请回来,和现在学校的话剧社社员一起,共同排演几个大的剧目,这样,也可以使单独成为一天的话剧节剧目不显单调,毕竟现在这届的话剧社成员也不过20来人,撑起一台话剧专场晚会是比较困难,而且这个问题也不是请来人艺演员就能解决的。

    叶梓听了很感兴趣,与现在的话剧社成员商量后,大家都非常兴奋。他们很多都是当年刚入校后,在新生晚会时,就被话剧社的那些师哥师姐们‘精’彩的演出所吸引才加入话剧社的。听到能把老社员都邀请回来,想到要和那些当年关系非常好的前辈学长们一起演戏,都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慕容风等人这才恍然,王义之看看大家,继续道:“我知道大家现在工作了,都很忙,反正学校的同学们白天也要上课,我建议我们可以在晚上排练,现在离艺术节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大家觉得感不感兴趣?”

    慕容风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慕容风笑着道:“老社长都发话了,我们怎么会不同意!当然感兴趣了,好久没有排练话剧了,还真是怀念当年一起熬夜排戏的场景啊!”。“是啊!是啊!”老社员们都纷纷感慨。毕业这些年,现在回想,大学时的那些往事,都是最美好的回忆。

    接着,由叶梓向众人介绍这次学校艺术节的情况和话剧社自身的剧目安排,看着叶梓落落大方的站在众人面前,侃侃而谈。听她悦耳清亮的声音,看着她清秀阳光的脸庞,忽闪眨动的大眼睛。慕容风心中暗赞,这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就像一首青‘春’的诗,有着别样的动人美丽。

    慕容风不觉看看五大三粗的杜磊,心下纳闷,这小子怎么能有个这么漂亮的表妹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