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卷狂花 - 第七章 理财专家 有钱先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日子似水流逝,一晃又过去了一个多月,慕容风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每周的编辑组稿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工作难度,选择一部正上档的广受关注地影片和文化现象,写几篇文章就顺利‘交’差。

    刘昕和他通了几次电话,新公司的筹备一切都在顺利进行中,公司开发的项目方向,刘昕也已确定,就做基于3G基础的手机游戏和无线互联网。慕容风当然同意,专业人士的意见他从来都是尊重的。

    就这样,他心情好时会去公司,请欧阳兰若或者许薇吃个饭,和美‘女’编辑们调笑几句。心情懒散则在家中,玩游戏,看书,看碟。

    晚上他流连于各个酒吧中,他不再去带给他痛苦记忆的什刹海,但学院路、星吧路、元大都、蓝‘色’港湾等酒吧街,慕容风都会四处转转,找个看着顺眼的酒吧进去坐坐,感受着灯光璀璨,烟树‘迷’离,仿若都市里的桃源梦境。

    夜‘色’撩人,而驾驭着黑‘色’奔驰G55,英‘挺’俊朗的慕容风,在那些忙碌一天,晚上去这些声‘色’**的场所转换心情、寻求刺‘激’的‘女’“白骨‘精’”们心中,却更加‘迷’人。

    不久,很多常泡吧的‘潮’人们,都知道有这么个神秘的年轻有钱人,开豪车,穿戴奢侈品牌,他无论去哪间酒吧,不是坐在临窗的位置淡然喝酒,就是坐在吧台和老板聊天,或者玩玩飞镖、沙狐球。有江湖传言,星吧路和元大都里几间最好的酒吧里,都存有他自己的红酒,据说都是88年、90年或95年法国五大酒庄AOC等级的好酒。他从来都是一个人来,没有朋友,也不带‘女’人离开,偏偏又很英俊,逐渐被评为泡吧‘女’们最难泡到的钻石小开之一。

    慕容风不知道自己在寻找着什么,也许只是一种群居的感觉,身边都是人,狂欢、喝酒、笑闹,仿若自己寂寥伤痛的心情,也能被这种喧嚣冲散。但那些过来若有若无眉目传情的‘女’人,慕容风却是绅士的微笑,淡然的拒绝。一夜情?没兴趣。

    北京的夏天总是炙热而躁动,夕阳西下时分,慕容风更喜欢到星吧路的梧桐酒吧,在静谧柔美的镜湖边临湖小坐,微风习来,潋滟的水‘波’印着夕阳,别有一份清凉意境。

    不过今天,慕容风却无法去感受这份意境了,夕阳已经落山,烛光闪烁,他刚刚在湖边的一张桌坐下没多久,对面就坐下了个笑容满面的中年男子。

    “不好意思,先生,我好像不认识你。”慕容风淡然的看着他道。

    “慕容先生,您好,我姓周,周海涛。你可以叫我Joe。听阿钧聊起过你,很抱歉,冒昧打扰了。”那男子坐在那里歉意的笑道,手指了指酒吧。阿钧是梧桐酒吧的老板。慕容风曾和他聊过天,关系还不错。此刻顺着周海涛的手指看去,阿钧正站在吧台处,对他笑着举手示意。

    慕容风笑笑,点头道:“周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是瑞士银行‘私’人银行部‘门’中国区的金融理财师。您知道,‘私’人银行是属于比较高端的一种管家式服务,主要为高端客户提供专业的投资理财和财富管理服务。我刚刚从香港调到北京这边的。听阿钧说过慕容先生的事,我觉得慕容先生也许会有机会需要到我们的服务,所以才冒昧过来与您聊一聊。”周海涛微笑着道。

    慕容风略感意外,‘私’人银行的金融理财师?

    他之前在中国银行里刚办理完转帐后,中国银行的工作人员就曾非常客气的问过他是否需要个人理财的服务,他当时不太了解就拒绝了。

    后来才知道,在一些国际大银行中,都会有针对资产上千万的高端客户提供‘私’人银行服务,国外的很多富人也愿意手中部分的流动‘性’财产委托给理财师代为理财。

    慕容风这才仔细打量这位瑞士银行的理财专家,他大约40岁左右,身上的西服质地优良,身材略微有些发发福,眉宇间有着银行家的‘精’明与凌厉,但得体的微笑又给人整体的感觉很诚恳,很舒服。

    慕容风有了些兴趣,“那就烦请周先生介绍一下你们都能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呢?”挥手让酒吧招待过来,给周海涛上了杯酒。

    周海涛笑了,显然眼前这位年轻人感兴趣,点头微笑道:“其实‘私’人银行业务在国外有着很多年的历史了,是专‘门’面向富有阶层提供财富管理、维护的服务,并提供投资服务与商品,以满足客户的需求。客户‘门’槛为个人金融资产至少在100万美元以上者。”

    他说到这里看了看慕容风的表情,看他一脸淡然不置可否,心下明白,这个‘门’槛慕容风并不放在眼里,当下心中确定慕容风的确是他们的目标客户!

    他接着道:“‘私’人银行最早起源于十字军东征时代,当时的欧洲贵族们亲自带兵出征,将家中财产‘交’付给留守的贵族代为管理,由此出现了最早的‘私’人银行。‘私’人银行最重要的特点是根据客户需求提供量身定做的金融服务。服务涵盖资产管理、投资、信托、税务及遗产安排、收藏、拍卖等广泛领域,专职财富管理顾问提供一对一服务,产品组合个‘性’化。”

    慕容风听的很认真,他也到了这个阶层,对这种服务还是很好奇的,听周海涛继续讲到这里,慕容风颇为感兴趣的‘插’话道:“哦?连收藏和拍卖这些都算你们的服务内容?”

    周海涛笑着点头:“是的!我们提供更为多元化的产品服务:从单一的股票和债券,到结构‘性’产品和另类投资,还包括子‘女’教育基金与馈赠、遗产和继承规划、税务规划、保险、信托与基金会、艺术品投资等。不是传统意义上人们认为的仅仅股票方面的投资。实际上,我们会对每一个客户,后面配备最少六人的团队来进行财富和投资的管理,从各种投资计划制定,到专人来帮助你了解您财富的近况,并帮助您实现更多的需求。”

    周海涛说到这里,忽然一笑,道:“其实在我们业内流传着一个说法,一个非常成功的金融理财师曾说,他这么多年做‘私’人银行业务最成功的的案例,是帮他的一个客户找到他们家族流失多年的一套中世纪的盔甲!”

    慕容风默默点头,从周海涛讲的这个案例,他已经明白了‘私’人银行的特点所在。

    周海涛看他的神情,知道他已经有些心动,便加了把劲,笑道:“包括消费方面的一些引导,比如服饰、红酒、高尔夫、古董收藏等等,我们都会经常请专家和其他的客户一起‘交’流,聚会。把富人培养成贵族也是我们服务项目之一。”

    慕容风看着面前这个风度翩翩,侃侃而谈的香港人,心下倒也有些感慨,这种人物,原来的自己,可能见了根本连话都说不上吧,现在却是他带着最谦和的笑容来游说自己,在这一刻,慕容风深深的感觉到了金钱给人带来的巨大变化,这不仅是你想买什么就可以买到了,而是社会地位的巨大改变。

    看慕容风有些出神,周海涛并没有说话,静静的等他思索。从坐下开始,周海涛就保持着非常优雅的风度,此刻拿起酒杯,轻轻的晃动着杯子,观赏着挂杯的美妙‘色’泽,然后轻轻喝了一口,品味着慕容风这款珍藏的88年红酒入口那分细腻丝滑的口感。

    慕容风回过神来,笑笑:“JOE,非常感谢你的介绍,我想,我对这个业务的确很感兴趣。”周海涛大喜,举杯笑道:“谢谢慕容先生对我的认可!”

    两人约定了第二天上去,去金融街的英蓝大厦顶层瑞银‘私’人银行办公室去办理相关手续,之后,两人便愉快的聊起天来,慕容风这才了解到周海涛令人乍舌的专业背景,他是香港人,在英国剑桥大学读的金融学的学士,然后到美国常青藤联盟中金融系最牛的宾夕法尼亚大学UyofPennsylvania的harton商学院读投资管理的硕士,在华尔街摩根大通银行作了几年的投资银行,然后到了瑞银香港作‘私’人银行。近年来国内对外资银行的限制降低,他又来北京,筹备组建了国内的‘私’人银行办公室。

    看着周海涛的名片,瑞银香港‘私’人银行部董事总经理,慕容风不觉讶然,自己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居然随便在个酒吧里都能遇到这样一个人物。

    两人晚上聊了很多,慕容风也感觉到了周海涛那专业的金融知识和丰富的见闻,周海涛给他讲解投资领域里的各个产品和优劣点,还随手拈来各种案例,就连对金融之前没什么了解的慕容风也感觉听他谈完后,知道了很多。

    周海涛却也感觉慕容风是一个非常特别,甚至有些神秘的年轻人,他对很多东西都有自己的看法,而且他身上淡淡的优雅气质,让见多识广的周海涛也啧啧称奇,这样的一个人物怎么会不是那些家族的子弟?尤

    后来当慕容风称可以拿5000万出来委托给他们管理后,对于在大街上也能捡到个亿万富豪,周海涛也是笑着连称侥幸。

    这一晚两人谈的很是尽兴,慕容风感觉,这个周海涛是个可以结‘交’的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