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卷狂花 - 第四章 兄弟 有钱先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驾车驶出时尚大厦,这次来面谈,对《时尚周刊》杂志社编辑部的整体的感觉还不错,虽然那个魔鬼身材的许薇一张戒备坏人的小脸让他有些无奈。。

    顺着车流进入二环路,慕容风刚在想下面去干什么,手机响起。“风子,在干嘛?”,居然是发小刘昕。

    一个人总有几个关系会特别铁的朋友,男人更愿意称这种朋友为兄弟,刘昕就是慕容风的兄弟,一个从开裆‘裤’就‘混’在一起‘摸’爬滚打的发小、兄弟,两人家住上下楼,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班,小学中学同校,大学也一起考来了北京,可以说是最死的死党。

    “小昕阿,好久没打电话了,最近怎么样?”慕容风很兴奋,刘昕大学毕业后,去了深圳打拼,彼此都是电话联络,他最近生活忙‘乱’,倒是和刘昕很久没有联系了。

    “我刚下飞机,呵呵,现在在首都机场!”,刘昕电话里爽朗的笑声,让慕容风心中温暖的同时,话中意思更是惊喜,

    “什么!你怎么悄无声响的跑回来了?‘混’不下去了?我早就说吗,跑那么远去深圳干嘛,空气又‘潮’湿……”慕容风惊喜下有些语无伦次。

    “好了好了,你也不盼我点好!出差!好吗?快说你现在住哪,我过去找你!”刘昕笑骂道。

    “别别,你就在机场待着,我过去接你啊,几号航站楼?……好,见面再聊,说来话长了!”慕容风挂了电话,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有车有房,见了刘昕怎么解释呢?

    直接说中了1亿的彩票大奖?好像不太妥当,固然亲若骨‘肉’,但这份意外之财会否会因此影响彼此之间的关系呢?这种感觉是比较怪异的啊。

    或许可以这样,慕容风一路疾驰,脑海中却在思量怎么样向死党介绍自己的现状。最后觉得还是有所保留的说会更好一些,彼此也不会有尴尬感觉。

    到了航站楼,将车停进停车场,慕容风一路小跑进到达大厅,见到了刘昕,两人大笑着一个拥抱,彼此拳头一阵‘乱’磓,才控制住兴奋之情,慕容风接过刘昕的拉杆箱,就要往外走,却被刘昕拉住:“小子,急什么,我这还有同事呢!”

    慕容风这才发现,刘昕旁边不远还站着个秀气的‘女’孩,正对着他们俩抿嘴在笑,显然是对他们两的见面方式感觉很有意思。

    慕容风忙爽朗的对她笑笑,责备刘昕:“你小子不厚道阿,有美‘女’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一下?!”,说着笑着伸手对那‘女’孩道:“见笑阿,我们这样习惯了,不知道他还有同事在,我叫慕容风,你好。”

    ‘女’孩温婉一笑,伸手轻握,笑语如‘春’风:“你好,我叫江雁,大雁南飞的雁。很高兴见到你。”接着又笑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刘昕这个样子呢!”。

    刘昕马上接话:“我也就见了风子才这样!”江雁微笑不语。

    慕容风回头和刘昕眨了眨眼,刘昕点点头,彼此了然,这‘女’孩必然是刘昕的目标,两人关系不一般。慕容风便也接过江雁的行李箱,三人向外走去。

    看到慕容风的奥迪,刘昕有些愕然:“你小子什么时候发了?奥迪都开上了?不会是借别人的吧!”慕容风笑道:“有的坐不就好了,管它是谁的。”江雁在旁边,慕容风也不好解释,便随口糊‘弄’过去。

    这次刘昕和江雁来北京出差,是参加一个移动通信产业的研讨会,刘昕家庭是邮电系统的,大学又上的北京邮电大学,绝对根红苗正的通信领域的子弟,现在却在深圳一家做移动通信增值服务的公司做产品经理,慕容风经常说刘昕这小子自己作的,老老实实的找个运营商工作多好,非要进市场里去折腾。

    刘昕却是和慕容风一样自由散漫的‘性’格,最不喜欢运营商那种典型的国企官僚作风,也不顾家里毕业安排好的移动公司工作,执意自己找,虽然辛苦一些,但现在看起来,他倒是乐于其中。

    本来还想着见面就好好聊聊的慕容风,现在见多了个江雁,也只要作罢,先把两人送到下榻的国际酒店,等他们简单梳洗收拾了一下,然后又请两人去沸腾渔乡吃水煮鱼。

    知道江雁会开车,慕容风和刘昕两人顿时大喜,一人先上瓶小二小瓶二锅头,痛快的对干一口,刘昕感慨道:“在深圳就一点不好,这小二没有你,喝起来感觉怎么总少点味道,哈哈!”看着他意态飞扬的神情,江雁自在一边喝着酸梅汁,浅浅的笑。

    慕容风也是大笑:“那我们今天就喝个痛快!来,走一个!”,两人碰瓶,扬脖喝下。

    放下酒瓶,刘昕忽然望着慕容风,声音低沉的道:“风子,江雁也不是外人,咱们就痛快说话,从见到你就没听你说起赵念,你们怎么了?”江雁听到这话,顿时脸上一红。慕容风愕然,瞥了江雁一眼,看她神情,原来两人关系已经这么好了。

    听到赵念的名字,慕容风心头一震,悲伤和痛苦忽然涌上,竟是自那日分手后,从未有过的强烈和无法控制。眼圈顿时红了,慕容风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心底的伤口还是那么深,并没有愈合,只是自己一直在强行控制,这段时间又有彩票事件,让自己忙碌起来,才没有那么难过,现在在自己兄弟面前,顿时有种抑制不住的悲伤。

    “我们……分手了!”仰头将瓶中酒干掉,“服务员,再上2个小二!”刘昕闻言,看着慕容风的神情,不再追问,对着服务员径直让上酒。

    之后两人似乎忘了还有那么一大盆水煮鱼似的,杯到酒干,刘昕也不管江雁了,径直陪着慕容风喝起酒来。江雁一直是那样淡淡的看着两人,一点也没有被忽视的不悦,与刘昕认识也快2年了,对刘昕还算了解的她,此刻似乎能体会两兄弟的心情。

    吃完饭,两人也已半醉,还好勉强能走路,不然江雁一个‘女’孩还真没法把两人‘弄’回去。不过慕容风是没有办法自己开车回家了,两人便都歇在了刘昕的房间。

    半夜,慕容风因口渴醒来,‘床’边放着水杯,大喝了一口水,他看到另张‘床’上躺着刘昕,心下赞叹江雁的细心。已无睡意,慕容风点着烟,站在窗边,26层的窗户向外望去,长安街已经寂静了下来,一辆洒水车正缓缓在路边开过,为路灯下的寂寥无人的长街添了些许动感。

    “醒了?”身后沉着的声音响起。

    “你也醒了?”慕容风没有回头。“我的酒量一向比你好一些的。”火光一闪,刘昕也点了根烟,把椅子搬到窗边,坐下伸脚搭在窗户边,同样望着窗外。“那还有一把。”

    慕容风笑了,他也转身将一把椅子搬过来,学着刘昕坐下,叹道:“又想喝了,哈。”

    刘昕也笑了,“这么大的事,你也没给兄弟来个电话!”这时才是兄弟之间谈话的时间。

    “我不是那种痛苦了就要找人倾诉的人。”慕容风此刻的笑多了分淡然。“也是!”刘昕点头。“是她?……”慕容风点点头,刘昕叹了口气:“上次见她,我就感觉她似乎更注重那些表面的东西了!……”

    忽然间,他想起什么似的:“对了,那辆奥迪是你的吧,最近又有什么事了?”

    “嗯,分手之后很痛苦,就买了注彩票,结果中了奖。”慕容风淡然道。

    “靠,不是吧,你小子这么好运气!”刘昕一下跳了起来,惊讶至极。“咱俩可是从小到大没有赌运的阿!”

    慕容风淡淡一笑:“也许是老天看我太惨了,在赵念因为钱离开我之后,送给我金钱,让我以后能找个好‘女’孩,不再受经济方面的折磨吧……”

    刘昕听了,颇为感触,叹息了一声。

    想了想,刘昕接着道:“风子,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有了钱,自己创业?”慕容风摇头:“没有想法,我还是‘挺’喜欢前段时间的自由职业者生活,不过今天刚答应了时尚周刊的欧阳兰若,去她的杂志干一阵,我就当消磨时间了。”

    刘昕继续想着道:“那不好,虽然中奖是有了些钱,但今后日子还长着呢,坐吃山空哪行,你还是应该投资或者创业比较好。对了,这次我来北京参加这个移动通信的研讨会,说不定会有些好项目。不如,我们兄弟合作,一起创业!”

    慕容风看着他的神情,倒有了一些兴趣,问道:“合作创业?”刘昕思路成熟了,兴奋的笑道:“是啊,这些日子我在深圳,算是看到了很多的年纪和咱们差不多大的人,自己创业非常成功,尤其是在移动通信这个领域,现在中国正在飞速发展,我那个公司的老板也不过是做移动增值服务里短信的一小块业务,年收入也要到几千万!现在创业正是时机阿,你出资金,我出技术。我们兄弟联手,所向无敌阿!”

    慕容风笑道:“你这么有信心阿!”“当然,创业没有绝对成功的,但,有机会我们为什么不去试试?你要知道,现在中国正要上3G业务,有非常多的新应用,我之前想了很多技术实现的应用,很有发展,可惜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者,不如,你来投资阿!对了,还忘了问,你中了多少钱的奖啊?500万?”

    慕容风摇头笑着问道:“你先说咱们这个创业需要多少资金合适?”

    “不用太多,起步阶段,注册资金100万就可以了,我要想想我们做什么业务更好!……”刘昕一边思考,一边兴奋的道。

    慕容风马上投降:“好了好了,小昕,这样吧,我们先拿1000万出来,你想想做什么好,咱们就合伙创业吧。”

    刘昕惊叫道:“一千万!你小子可算有钱了!”

    接着又瞪了他一眼,恨声道:“你也别想光拿钱不做事,来,跟我一起想!……”

    一夜,两人就这样吵吵闹闹,兴奋的开始筹备两兄弟的联手创业大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