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卷狂花 - 第一章 自杀还是救人? 有钱先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北京,后海。。

    正是初夏,湖岸杨柳依依,阳光熙暖,游人如织。

    慕容风茫然的沿着什刹海的岸边走着,却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他几乎是脑中一片空白的冲出了那家让他无法再多呆一秒钟的酒吧,将她,与他的心都留在了那里。

    是的,虽然现代男‘女’分分合合已是常事,慕容风却从来没有设想过,当心爱若生命的人面对他从容说出“分手”两个字时,他将如何面对。晴天霹雳?不,是生命的末日!

    前面是一个游船码头,慕容风无意识的走过去买了张票,租了一条小船。小船慢慢的在湖中飘‘荡’,湖水微‘荡’涟漪,暖风拂面。

    真是个好天气阿,如此良辰美景,慕容风却觉得,这一切离他遥远的像另一个世界。

    无意识的摇着船桨,小船穿过银淀桥下,从前海进入后海,水面豁然开朗。慕容风的眼光不自觉的向湖岸边,那间他刚刚冲出来的酒吧。

    正步出酒吧的她,似乎没有一丝的惋惜不舍,娇笑的面容依旧,面对的却不再是自己,而是那个衣着‘精’致的中年男子。原来那人就在外面等着她谈判?看着两人走上一辆宝马车扬长而去,慕容风的心却已仿若撕裂成数块,碎裂的心随着暖暖的风,落着碧‘波’‘荡’漾中,慢慢沉入冰凉水底。

    是啊,大学毕业3年,一事无成的自己,又如何能给她更好的生活,现在的选择,对她更好吧!可是,为什么还觉得心口这么疼?慕容风宽慰着自己,却无法制止此刻身体的颤抖。

    湖水清澈,但仍能看到一些游人随手丢弃的废物,在水中载浮载沉,飘‘荡’无定,正如人在世中。自己在她的眼中,是否也如这废物一般,随手丢弃了?

    慕容风忽然觉得有些无趣,她的人,她的心都已远去,这个世界上自己唯一的眷恋没有了,他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他站起身来,任小船漂浮,闭上眼睛,感受着午后的阳光笼在身上,微‘潮’的水气味道和着淡淡草木香气的微风,从此后,‘花’更好,与谁同?

    黯然又填满身心,他不由心想:如果这么纵身一跳,是不是就可以解脱了?随即摇头苦笑,自己这从小‘浪’里打滚的水‘性’,跳河不是个好主意。

    “喂!你们别晃啊!”忽然旁边传来了一声惊呼。他睁眼看去,旁边一个小船了,几个年轻的男孩‘女’孩挤坐一团,正在笑闹。两个男孩正分坐在小船两侧,恶作剧似的左右的摇晃着小船,哈哈大笑。

    他瞥了一眼,便收回目光,虽然年龄比那些一看就是中学生的孩子大不了多少,他的心境却已经苍老了很多。被这些孩子一闹,他也便顺势坐下,摇起船桨想要离开。

    忽然“扑通”一声,一片尖叫声顿时响起。慕容风回头看去,却发现那艘小船上年轻人们已经‘乱’成一团,小船边一片水‘花’翻腾,有人落水了!

    “她不会游泳!……救命啊!”能听见船上其他‘女’生的大叫声,甚至能清晰看见几个男生们脸上的恐惧和怯懦,慕容风什么也来不及想,站起来一个猛子就扎下了湖中。

    这时,就连两侧湖边岸上的人都发现了这里的情况,顿时聚集了一堆人。那小船上的几个孩子还在大叫着救命,慕容风已经游到了落水人的身边。

    此刻那落水‘女’孩已经呛了好多口水,正拼命的挣扎着,慕容风知道过水中救生的知识,不敢从前面接近,怕被她挣扎中抱住,那就连自己也危险了。

    看准那落水‘女’孩的身形,慕容风从背后接近,侧身一手从‘女’孩腋下伸到‘胸’部外侧,并用手扶住她的躯体,嘴里说着:“别怕,也别‘乱’动,我救你上岸!”,却被那‘女’孩猛然挣扎着转身抓住了他的手,还好慕容风有心理准备,一番忙‘乱’,累的半死的慕容风还是将已经折腾的昏‘迷’过去的‘女’孩救上了岸。

    “倒水”、人工呼吸,一番施救,那‘女’孩终于能自己呼吸了,救护车也在热心人拨打了120后来到,慕容风此刻心情低沉,根本没兴趣理会那些岸上围观的人们和那‘女’孩朋友们的赞扬围观,挤开人群,他不想见到警察,还要作笔录,太麻烦。匆匆离开后海,连租船的押金都忘了取回。

    一路上,身上依然湿透的慕容风自己回想,还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就像个不真实的梦。本来还心灰若死的想要不要跳进湖中自杀,转眼却救了个落水人,成了见义勇为的好人。

    不过,这样一番熙攘,他的心情虽然依然低落,却没有之前那种万念俱灭,了无生趣的死志。辨别方向,他向自己在平安大街北侧胡同里租的房子走去。现在,她应该不会再回到那里了……。

    慕容风毕业于北方大学的中文系,这所传承百年的著名学府骨子里的那份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可以说深深的刻在了慕容风的‘性’格中,四年中,如鱼得水的他,组织了文学社,参加了话剧团,棋社、篮球社,还找到了他最爱的‘女’友-与他同届的经管学院的院‘花’赵念。

    天意‘弄’人,一向是天之骄子的慕容风,却在毕业前夕,得知了父母车祸身亡的噩耗。悲痛‘欲’绝的他还好有‘女’友的悉心陪伴,总算是昏‘乱’的渡过了最后的大学时光。但却也无心考研,更因此错过了毕业前最重要的国家机关的选拔录用。

    毕业后好容易找到了一家报社,却又发现他天马行空的思想和自由的‘性’格远远无法适应那种国有大报社中按部就班的生活,便奋然辞职。

    之后他做过销售,做过市场,卖过家具,卖过广告。在社会中碰的几次头破血流,才发现那所谓的才华横溢,不过是美丽象牙塔生活中的景‘色’,却不能在社会万‘花’筒中绽放光芒,这里,需要的是油滑和狡诈、面厚而心黑。

    反倒是无意中写的一些小文章却在报社发表,给他带来了不少稿费。于是慕容风干脆就在家中做起了自由职业者,为几本杂志写影评、书评,为一些思想较灵活的报纸写一些文章,稿费够自己的生活,闲暇时玩玩游戏、看,倒也悠闲。

    ‘女’友赵念却很快的适应了社会生活,北方大学经管系毕业的她,很容易就找到了一家国际知名化妆品公司,做市场营销。身处时尚圈内的她,经常会出席一些时尚界和企业界的宴会,很快成为了所谓的“白骨‘精’”一族。美‘艳’动人的她,也从不乏成功人士的追求。

    近年来,两人之间已逐渐有了隔阂。慕容风本以为找机会好好‘交’流一下就没有问题了,这么多年的感情应该说还是彼此心知的,却不想今天还是得到了分手的结局。

    此刻漫步在街头,走在两人曾无数次牵手的街道上,慕容风心中的疼痛,似淡实深,一点点的侵蚀着他的灵魂。他几乎不敢回到那曾无比温馨的小屋,怕那里是一片寂静。

    路边拐弯胡同口处,他停下脚步,准备在小店里买包烟,无意中看到小店里新添了一台彩票机,他随口问店主道:“您这儿也开始卖彩票了?”店主笑呵呵的:“是啊,现在彩票兴旺阿,前些日子附近有个彩票点还出了个五百万的主儿呢,我这也是自己买彩票,顺便也做这个生意了,怎么样,您要不要买一注,试试运气?”

    慕容风一向看不上那些总梦想靠买彩票发财的人,他觉得靠自己的能力赚取属于自己的财富才是最‘精’彩的,但这些年下来,却没有了之前的那份豪气,这个社会,才华和机会同样重要。甚至,机会更重要,毕竟,有才华的人在这座城市里,实在是太多了。

    本来想张嘴推辞,却鬼使神差的开口道:“也好,给我机选一注吧。”

    随手将彩票装进口袋,慕容风打开烟盒取出一支烟,点着后狠狠的吸了一口,终于叹了口气,举步向家中走去。

    快到家时,看到路边靠墙坐着的瞎眼乞丐老人,慕容风不觉又走上前,在老人面前摆放的破碗里放了一块钱,想到每次路过给钱时都会被念念埋怨,可今后却再也听不到她的埋怨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