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子 - 番外之登基后的二三事(上) 穿书后我嫁给了美强惨反派【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朝堂上下原以为太上皇还要再把持朝政一段时日,谁曾想太上皇人家是真的一点也不恋权,痛痛快快地放了权不说还带着老娘、幼子和美妾去京郊行宫潇洒度日。

    几个老臣阴谋论,觉得太上皇是被新皇逼迫的,但去拜访了一次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只能夹着尾巴在新皇手底下做事。

    除了糟心一朝天子一朝臣外,他们还糟心一件事——新皇似乎只想守着皇后一人。

    用似乎来形容其实是不准确的,更准确的说法是确定、肯定以及一定。

    朝臣们看了看家里如花似玉但年岁日渐增长的女孩们,又瞧着皇帝一日比一日恩爱黏糊,只得赶紧通知家里的女主人相看夫婿。

    倒也不是没有人谏书新皇,但下场往往比较……嗯,倒霉吧。新皇也不是什么恶魔,他还是很讲道理的,顶多就是翻人老底看看之前有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如果有那就明正典刑,如果就是一点小错误那就顶多将人外放或者弄得他后宅不安宁。

    嗯,相比起来,新皇是真的很讲道理的了。

    朝臣们眼看拗不过皇帝,只得安静下来,等着过段时日再劝说。

    结果这一等,没等到皇帝和皇后感情平淡下来,却等来了皇后有孕。

    朝臣们:……

    就,高兴之中还有点难受。

    **********

    几个御医轮流给顾明珠把脉,等所有人都确定是喜脉后忙不迭地贺喜,但不管是韩悯还是顾明珠都没有理会他们,只顾着看顾明珠那尚处于平坦状态的小腹。

    ——好神奇哦,这个地方还有一个小生命呢。

    夫妻俩不约而同想到一块去。

    不仅如此,小夫妻俩还有小心翼翼的,言行举止都轻轻的,生怕动作大点儿声音大点儿就会惊吓到这个小生命。

    这也难怪,毕竟这对小夫妻,一个是上辈子有心脏病注定没办法如常人那样结婚生子,一个是自己没怎么体会过亲情一朝有了孩子又慌又乱不知怎么做人父亲。

    如此,面对这个小生命,怎能不小心翼翼。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一定会学着怎么做好父母的。

    小夫妻默契地交握双手,暗自下定决心。

    这一幕看上去可温馨了,就是让几位年过半百的老御医们有点尴尬,他们很想离开但是还有好多事情还没有交代,一时间是进退两难。唯有见惯了风风雨雨的张御医很淡定,掏出笔墨纸砚分给几位同事,大家一起将注意事项写下,写完了悄悄摸摸退下就是了。

    于是等韩悯想起御医们时,就只看见他们留下的一堆写满了的纸张。

    韩悯:“……”

    他默默拿起纸张,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

    顾明珠凑过去把脑袋搁在他肩上也跟着一起认真看,但很快她就眯起了眼睛,再过一会竟然就这样睡着了,随着呼吸的起伏一点一点从男人的肩上往下滑,得亏了韩悯及时察觉,不然等下她的脑袋就要被磕到。

    韩悯担忧地揽着顾明珠的肩,正巧看见纸上写着“嗜睡”二字,他稍稍放下心来,他先将顾明珠好生安顿在床上,而他自己就靠在一旁继续认真地看着纸上内容,看样子该是要将这些内容都背下来才安心。

    安静下来的屋子里一派温馨。

    ……

    皇后有孕的消息传开后,太皇太后第一时间赶回宫中。

    同时赶回来的还有陈太妃,也就是原陈贤妃,韩忆的母亲。

    太皇太后回来是怕小两口第一次做父母没经验,有她这个过来人在,多少能帮点忙。而且这可是她头一个曾孙儿,怎么也得照看着出生才行。

    陈太妃回来就是单纯地跟着太皇太后,替太上皇尽孝之余还能帮把手,毕竟太皇太后可比太上皇好伺候多了。

    她们这一回,不得不说韩悯着实松了口气儿,赶忙将宫务交给两位长辈,自个儿回去陪顾明珠去了。

    太皇太后原觉得小两口过于黏糊不行,怕年轻人冲动伤了胎儿,但仔细一看却发现事实和她想象的不一样——

    小两口确实黏黏糊糊的,但却不是顾明珠黏着韩悯而是韩悯离不得顾明珠。也不知怎么回事儿,只要韩悯离开一会就会心慌意乱得不行,哪怕正在上朝也会赶回来看一眼顾明珠,见她好好的才再回去继续上朝。下了朝后就更不用说了,一步也离不得,还干脆就在她身边处理朝政。

    至于会不会伤了胎儿,这个就更加不用担心了,韩悯完全遵照医嘱行事,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的那种。

    太皇太后过来人的经验完全没有帮的上忙,唯一能帮忙的就是处理宫务。

    太皇太后:“……”

    闲暇时,她忍不住和陈太妃吐槽:“也不知韩家怎么就出了这样一个情种。”

    太皇太后是厌恶情种的,可看韩悯和顾明珠时却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他们的感情真的很好而且还能帮对方成为更好的人,这样的情种着实叫人厌恶不起来。

    陈太妃亦是如此感受,她掩唇一笑,道:“帝后和睦方是国之大福。”

    所谓上行下效,太皇太后想着时下的风气,也跟着笑道:“这倒也是。”

    陈太妃又夸了几句,随后不着痕迹地提起近日京中有几位老太君欲求见太皇太后,其中还有太后母家那位。

    这几位老太君来时还带着家里年纪正合适的漂亮女孩,目的不言而喻。

    太皇太后轻轻皱眉,道:“哀家年纪大了,不欲管年轻人之间的事情,下次她们再来你直接打发了便是。”

    陈太妃笑着应是,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儿,很快她又提起另一个话题和太皇太后继续笑谈。

    ……

    太皇太后和陈太妃坐镇后宫,原本就很闲的皇后这下就更闲了,睡觉吃饭之余就是在御花园里走动几步当锻炼了。

    这人一闲啊,就难免会想些有的没的。

    这一日便是如此,她突然就想起来——

    剧情好像打从一开始就有点不对啊,到如今更是面目全非,那么很多事情就肯定不能再是剧情里描写的那样,就比如说韩悯不爱女主也没有为女主守身如玉这件事……咦,难道以后他会叁妻四妾、叁心二意……

    没等顾明珠继续胡思乱想下去,一张俊脸突然凑过来占据了她所有的视线。

    韩悯摸了摸她的小脸,微凉的指尖叫她回过神来,他问道:“明珠儿,你方才在想什么?”

    ——总感觉刚刚她的表情有点不对劲。

    顾明珠眨眨眼,心里不知怎么地就委屈了起来,一开口更是带着哭腔:“你以后会不会想要别的女人?”

    韩悯大惊,赶忙将人搂进怀里拿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嘴里一边哄着让她别哭,一边小心翼翼地组织措辞:“怎么会,除了你不会再有别人了。”

    他捧着她的小脸,亲昵地和她鼻尖蹭鼻尖:“明珠儿,我是你的,身心全都只属于你的。”

    怀着孕的顾明珠心思敏感容易胡思乱想但也很好哄,很快就放下这事儿,摸了摸肚子道:“我饿了。”

    说着,顾明珠点了一大堆吃的。

    韩悯自然是不会说不,赶紧让人去张罗,没过多久小小的凉亭里就摆满了吃的。

    顾明珠欢快地挥舞筷子,这个也吃那个也尝,显然胃口很好。

    韩悯也拿着筷子陪她吃,但没她吃得没那么专心,他的注意力更多放在顾明珠身上,眼瞧着她吃的越来越多要超出了赶忙端来一小碗汤喂给她,并且不着痕迹地拿走她的筷子。

    喝碗汤,韩悯给她擦了擦嘴,低声说道:“我有点累了,明珠儿陪我去休息一会好不好?”

    现在的顾明珠也好骗,更准确点说是很容易被韩悯骗,只要他完全占据她的视线,看着他那张越来越好看的脸顾明珠就不大容易想得起其他,自然就很容易被他牵着走。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韩悯揽着顾明珠温温柔柔地回屋子里休息,只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沉下脸色示意下人去查是谁背后有谁捣鬼。

    至于那人后果如何,这就不用多说了。

    ……

    韩悯抽了个空将御医召来。

    韩悯自登基后时不时就要召见一下御医,旁人只以为他是为了旧疾,现如今顾明珠有了身孕便有多了个召见御医的理由。

    然而,真相却是——

    “朕近日肤色暗沉了许多,究竟是何缘故?”

    没错,韩悯问完顾明珠的情况后就轮到了他自己……的脸。

    御医们:“……”

    恕老臣们老眼昏花,他们实在是没看出来皇上哪里肤色暗沉了!

    但不管怎么样,一把年纪的御医只能小心翼翼地给皇帝陛下望闻问切,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是由睡眠不足引起的肤色暗沉。

    尽管并没有怎么暗沉。

    韩悯举着镜子摸了把自己的脸,道:“不过是比平日晚了半时辰罢了……算了,日后还是不能再如此了。”

    御医们:“……”

    说着,韩悯又问御医们近日有没有研究出什么美容良方。

    御医们:……头秃。

    其中一位小心道:“男女到底不同,这些方子还是需要再研究一下。”

    接触了几次,御医们也晓得了皇帝陛下看重自己这张脸,言语间便夸了几句,他们肯定是比不过朝中那些文人会说话的,但还是夸得韩悯挺高兴的。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心里得意于自己的得天独厚,但与此同时又难免有几分惶恐,怕自己有朝一日颜色不再,色衰爱弛。

    这样想着,心里就有点着急,不过韩悯还是讲道理的,只道了句尽快,又让人不拘收集宫中的方子,民间的也可以拿来研究一下,左右有用就可以了。

    御医们只能答应下来。

    这事儿后面还是传了出去,叫民间也知晓了皇帝爱重自己的颜色,正所谓上行下效,一时间之间又再度卷起男子爱美的风潮。

    然而却没人知道,这一切的源头不过是一个男人想要以色侍人罢了。

    作者的话:新文开了啊,开了啊,还是小甜文的呀~《真千金她又乖又甜》走过路过收藏一个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