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子 - 番外之永安十六年和太子 穿书后我嫁给了美强惨反派【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太子现在很茫然。

    因为他没死。

    不仅没死,皇帝还打算放了他。

    皇帝似乎看出了他的疑问,道:“到底父子一场,我放了你也算是全了咱们的父子情义,从此你我两不相欠、两不相干、各自安好。”

    太子更茫然了。

    怎么可能会两不相欠,至少他还欠着养育之恩。

    太子看着皇帝,眼前浮现往事种种,他有很多话想说但他也知道今时今日他想说别人却不一定想听了,最终太子沉默许久,问了一个问题:

    “你那时,为什么要那样说?”

    皇帝瞬间明白他想问的是什么,他沉默了一会,道:“既如此,我就最后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太子的生母,也就是元后,是皇帝唯一真正爱过的女人。她出身高门,嫁着他十多年吃过苦受过罪,而他唯一能回报给她的就是登基后封她为后,且此生只她一个唯一的妻。

    可皇帝爱她,却更爱手中的权力,为此他纳了不少女人入宫,其中不乏比元后出身还要好的高门贵女。

    皇帝安抚元后,承诺她会是他唯一的妻子,只有他们的孩子能继承皇位。

    皇帝以为自己许下承诺就足够了,却忽落了人的情感并非叁言两语就能安抚的。当他宠信别的女人而她独守空闺时她会多想,当别的女人生下孩子时她会多想,当听他如何宠爱那些女人时……他的承诺并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她开始慌了,也开始不信任皇帝了。

    当他在变了的时候元后也在悄悄变了。

    就和绝大多数女人一样,元后并不恨自己的丈夫,她只恨丈夫的其他女人,包括她们的孩子。

    她很多时候都在想,若是没了她们,她和丈夫或许就能回到从前。

    心头疯长的嫉恨一点点吞噬了她心里的温顺善良,加上有心人的挑拨,元后决心要除去这些碍眼的女人和孩子。

    她等了很久,终于在永安十六年等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太后外出礼佛,皇帝带着太子和韩悯出宫巡游,皇宫里正好就她地位最高可以肆意安排。

    元后计划里先除去那些孩子和他们的母亲,再来就是没有孩子的女人,冷宫里的毒妇也不能放过。至于韩悯以及出嫁的公主,那就再等一个机会,总之一个她也不想放过。

    元后深知那些女人在防她,所以她要找一个她们不怎么防得住的人帮她。她寻来寻去,最终将主意打到自己的小儿子身上。

    那时小皇子正是调皮的年纪,喜欢满宫乱跑,但因备受皇帝和太后的宠爱无人敢管,也就渐渐成了个小霸王,比现在的韩忆有过之而无不及。

    于是这日元后没有拦着小皇子,将他放了出去,同时也让他佩戴上了一个装有药粉的香囊。

    这种药会过几日才发作,会让人如患瘟疫,和瘟疫一样会人传人,但比瘟疫要厉害得多,且只有解药可解。

    元后想,自己给小皇子已经喂过解药了,也安排好了后手不会叫此事牵扯到自己身上,她只要安心等消息便可。

    然而此刻她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没过几日,小皇子死了。

    ……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因为后来不用皇帝多说太子都知道。

    太子彻底懵了,还有些崩溃,他难以置信,在他的记忆里他的母亲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人,他一直知道永安十六年的祸事有猫腻,但他认为是父皇保护不利才会叫母亲在这场祸事里去世,他会选择造反未尝和此没有关系,可现在……现在却告诉他,一切都是错的,他母后错了,他从一开始就恨错了人。

    皇帝看出他的想法,倒是道:“你没有恨错人,我也有错。”

    元后会如此,一切的根源都在他身上,他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更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太子也确实没有恨错人。

    只是相比之下,他也不欠太子什么,此刻留他一命还是因为元后。

    皇帝想,若是黄泉之下能和她相见,他会向她认错,她要如何怨他恨他罚他都可以,只是……只是他没能做好丈夫和父亲却不能再做不好一个皇帝了。

    皇帝闭了闭眼,再睁开,眼里无一丝感情。

    “来人,送他离开。”

    **********

    皇城内,一个太子死了,皇帝手下留情给了他一个王位让他得以以王爷的身份下葬。

    而距离京城千里外的一个小城里,多了一对奇奇怪怪的小夫妻。

    男人是个毁了容的,但会点功夫,在当地镖局里找了个活计;女子生的娇美,是男人们很喜欢那种柔柔弱弱的女子。

    只没过两日,那女子被掳走了,据说是被首富看上了,所有人都觉得男人的妻子不会再回来了,男人也是这样觉得的,便窝在小城里勉强度日。

    不久后男人的妻子竟然回来了,据说是因为首富死了,被人毒死的,他的妻子这才逃了回来。只是她疯了,嘴里还会说些胡话,男人也没有嫌弃她,继续养着她,叫人又可怜又可笑。

    ……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减赋两成!”

    外间的吵嚷传入小院内,正在屋内用饭的男人手里的筷子一下断了,他喃喃了一句:“韩悯登基了?”

    他最看不上的韩悯成为皇帝了!

    坐在一旁的疯女人闻言突然大笑起来:“皇后!我是皇后了!我成为皇后了!”

    她的大喊大叫叫男人回过神来,他麻木地拿起桌上的软布堵住女人的嘴。

    良久,一声叹息于屋内响起。

    “就这样吧……”

    这辈子,就这样了。

    作者的话:元旦给自己放了个假,因为我叁次元没有被放假!( ̄^ ̄)

    大概明天会开新文,大家多多支持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