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宣 - 「11」同学 我不知道你知道(兄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余珧自然不知道她神奇的大脑又跑到了哪个星天外,他摆好饭菜后就给她拉椅子坐下,自己坐在她右手边。

    两人都十分正经规矩地开始用餐。一开始余珧还有些纠结他们能聊些什么,吃饭时说话是不是不太好,但沉默会不会让氛围僵硬……结果两人都吃得很好很默契,没有交流也不影响吃饭的融洽氛围。

    也许这就是双胞胎吧。他想。大家都爱吃饭挺好的。

    他刚以诡异的角度挖掘出一丝亲情的味道,余光就看见白朝朝随手把手机放在一旁,打开了某人传过来的文件。

    他的反应比想象中还要快地意识到那是什么。

    余珧:……我这火怎么又冒出来了。

    白朝朝注意到余珧吃饭吃得很专注。她不知道他是一直都这么认真吃饭还是单纯不想理她,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用餐。她有些纠结要不要开口聊两句,又担心让他“摆桌被打扰”的坏心情坏上加坏,于是只能憋住。

    常言道,碎片时间得好好利用。她吃饭无聊得要命,终于想起宋衍刚刚说的“安排计划”,反正余珧也不理她,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看!

    “咳咳……”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关心道,“我给你倒杯水?”

    余珧摇摇头,非常客气,“不用,谢谢。”

    白朝朝便继续研究那份安排。

    “咳咳!”

    “……真的不用喝水?”

    “那麻烦你了。”

    她没嫌他事多,起身跑到橱柜那边给他倒水。余珧在她背后疯狂掐自己的腿,提醒自己要冷静,要有道德。接着下一秒他死命伸着脖子甚至微微起身,飞快地扫了一眼在另一端亮着的手机屏幕。

    大致地点他都认识,匆匆一眼也能记下不少。他若无其事地回到座位上给自己迭袖子,后抬头露出淡淡的笑容感激地接过白朝朝递过来的水。

    “谢谢。”

    “没事。”

    白朝朝受宠若惊,感觉他的笑容终于没有之前那种礼貌的冷淡而是有些真情实感了。

    事实证明,余珧还是对她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她再次坐下,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多少精力分给宋衍发的计划,她满脑都是余珧那没什么精神的面容上乖乖的笑容。

    她鼓起勇气跟他搭话,“你不爱吃青椒?”

    “……也不是。”他含糊地回答,把青椒夹到一边的动作一顿,“就是想先吃别的。”

    白朝朝不挑食,她自告奋勇,“你要不吃的话,我帮你吃了吧。”至于余珧的话,她压根就没听进去。

    余珧拒绝了她,又怕她会毫不客气地上来抢,狠着心把那块青椒放入自己嘴里。他还是有些感动的,虽然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心思,可至少是在关心他。

    “哦……”

    被拒绝的人明显有些失落,余珧咀嚼的动作顿了一下,青椒的口感更加清晰地卡在舌上。他难受地再嚼一下,囫囵咽了下去。

    他试图转移话题,带着私心问,“刚刚给你的打电话的人是?”

    ——这好像有些逾越,毕竟是谁都和他没关系。可白朝朝都不止对他越线一两次了,他稍微讨要一些回来也没什么……吧?

    “电话?啊……是我朋友。”白朝朝相当老实,“年后他要来这边玩。”

    “这样啊。”

    白朝朝狐疑地瞅着他,犹豫地问,“你想认识他?”

    “……?”

    也许是余珧脸上的问号过于明显,她慌道,“我只是有点奇怪……你不要误会!”

    余珧眼皮一跳,“我没误会,我就随便问问。”

    之后两人在异常别扭的氛围下僵硬地解决掉午餐。余珧帮忙把垃圾收拾好后,终于决定回家以睡午觉的方式填补一下身心上的疲惫。

    他原本是考虑出门顺便把垃圾丢了,白朝朝过意不去便和他一起出去。

    一小段路上两人默默无言地走着,若是在把垃圾丢掉后没遇上隔壁的老爷爷,估计两人会这样沉默到第二天上课。

    “你是旁边那户的孩子对不对?”似乎是散步回来的爷爷在一旁搭起话,满脸和蔼笑容,“是叫朝朝还是耀耀来着?要和男朋友出去玩呀。”

    白朝朝忙回复,“爷爷好,我叫朝朝。”她看了一眼余珧,“这是我同学。”

    “哎呀,同学啊,同学好啊,爷爷当年……”

    口罩在出门前就拉上了,于是除了余珧自己,没人知道他口罩下咬牙切齿的模样。对面的老爷爷开始谈起自己的青葱岁月,他在这头无声闹脾气。

    同!学!

    好一个同学,他还找不出能反驳的地方。不过是可以亲亲的同学嘛!不能说是兄妹,也不是男女朋友,而她居然连个朋友的名号都不愿意给。

    余珧只觉得自己的心拔凉拔凉的,连同他整个人要一起冻僵。如果此时有谁给他一锤,他肯定会当场破碎成无数份,同时碎片拼出一份批评信。

    肇事者还在一脸无辜地应答老爷爷的谈话,时不时露出趣味盎然的笑脸。他算是发现了,她营业时是真的很乖。

    白朝朝“哈哈”两声,察觉到身旁的怨念结界在扩散,终于想起身旁还有个人,彼时她已经听爷爷从十六岁扯到叁十六岁。

    “爷爷,时间也差不多了,回去睡午觉吧。”

    爷爷意犹未尽地看看天空,点点头,回头吩咐一句,“下次好好给你讲讲。”

    “嗯嗯!谢谢爷爷。”

    目送老人离开,白朝朝回头看他,有些拘谨地挠挠脸,“不好意思,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你骑车来的还是要去车站?”

    “……车站。”

    也许是因为内疚,她坚持把他送到车站,还等到亲眼看他坐上车才转身回去。余珧透过模糊的窗门看着她越来越小的身影,从脚趾到头发丝都诉说着心累。

    司机调侃他,“好啦小哥,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开手机继续和你女朋友聊呗。”

    “……是同学。”

    在满车乘客揶揄的眼神以及司机的哈哈一笑下,他强忍着炸毛,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坐到站下车。

    家里没人,他记起父母说的今日很忙,下午才回去。

    余珧直接回屋爆睡到晚上七点,人跟踩云上一样从楼上飘下来,发现一室漆黑。他直觉哪里不对,连忙折回去拿手机,看见叁小时前爹妈发来的消息——

    「今晚我和你妈去吃海鲜,你自己找点吃的吧。」

    “……”他真的是亲生的吗?

    不过再怎么抱怨都不可能让这对夫妻突然找回良心,余珧叹口气,干脆找出几个朋友约着出去吃烧烤。

    “这件怎么样?”白柏桥拎起一件毛衣在白朝朝身前比划。

    “有点厚。”小女儿摇摇头,“再穿外套会看起来很胖。”

    “小姑娘要风度不要温度啊。”老父亲不是很高兴。

    白朝朝理直气壮,“南方用不着穿这么厚!”

    今天爸爸提早下班,便提出带她出来吃饭顺便再买几件新衣服。放假前虽然已经买了几套,可爸爸老是觉得她衣服不够,她自然也不会傻乎乎地拒绝拥有新衣服的机会。

    只是老父亲更看重实用性,和青春期臭美的女儿的审美截然不同。白柏桥结账时忍不住叹息一声,“你妈妈当年可更喜欢厚的衣服。”

    “因为是你选的吧。”白朝朝拎过打包好的袋子,随口回他。

    “……也许吧。”

    出了服装店,两人上楼,走入商业中心早已预约好的一家餐馆。

    白朝朝抱着袋子跟爸爸一起等前一名客人的服务结束,突然肩膀被拍了拍。她回头看去,是隔壁班的一名男生。

    她在学校因为人设原因,没认识几个人,更别说是隔壁班的,会记得他还是因为两人在运动会那时有过小小的接触。

    他是在她跑完接力后给她递水的人。

    她礼貌地打招呼,聊了几句,知道了人家是刚打工下班,不由想起自己咸鱼的败家(点外卖)日常,心中一阵愧疚。

    “不过这个点就下班了吗?”白朝朝看了看手表,才七点半,一般来说才是要开门的时候。

    那名男生——她刚知道他叫赵弥年,耐心给她解释,“我们今天下班就开始休假了,店里的材料用完就关。”

    “这样啊,辛苦了,吃饭了没?”白朝朝客套。

    “要是不介意的话,和我们一起吧?”白柏桥回头提议。

    *下章遥遥无期ry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