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宣 - 「10」对弈 我不知道你知道(兄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他在吃醋?

    白朝朝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可又觉得无比合理。尽管要说起来这态度变得有些快,可她自己就是善变的人,她的双胞胎兄弟和她相似好像也没什么不对……何况他还喜欢她。

    她一言不发直直盯着余珧,直到他抬起头也看着她。不过眨眼间,身影落座在她左手旁,鼻尖似乎闻到了一点点洗衣液的香气。

    “我们开始讲题吧。”他语气平淡,嘴唇似乎飞快地抿了一下。

    “好。”她一本正经,脑中却在回味他说话时两齿间若隐若现的舌尖。

    “这一题没什么大的错误。”他拿着红笔圈出题号,从额头上垂下的一缕头发恰好盖在泪痣上,他的睫毛很长,在亮光下将阵阵阴影埋入眼中。

    白朝朝之前就有注意到,余珧不笑时看起来其实有些冷淡,还有点凶,只是她的发现并没能让她在情感上真的感到害怕。

    她察觉自己面对他偶尔产生的瑟缩……更像兴奋。咦,这么说好像她是个变态一样。自诩纯情美少女的白朝朝连忙将注意力集中到题目上。

    “——但步骤最好不要省略,不要给老师扣分的机会。”

    “嗯。”她点点头,看着他漂亮的手握着笔利落地在题号旁写上“步骤”两字。

    讲完最后一题已经是半小时后的事,余珧给她布置了课后作业,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白朝朝不能也不想把他丢下一个人回屋躺着,于是她强行静下心把几道作业题也写了。她边写边犹豫要不要邀请他留下来一起吃午饭。

    她是想的,爸爸估计也不会介意,反正他也不回来,而她的餐点一般都是爸爸给点的外卖。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特别是在他拒绝的可能性很高的情况下。

    不想余珧先开了口,“你午饭吃什么?叔叔给你带?”

    “不,不是,爸爸给我点。”白朝朝有些讶异,“他一般下午下班才回来。”

    “那要不要一起出去吃?”

    ……咦?他怎么突然这么主动?白朝朝狐疑地瞅了他一眼,他无比平静地回望她。不知怎么,她莫名觉得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自我升华了。

    她迟疑地摇摇头,“我不想出去……要不我们一起在家里吃?”

    余珧也没反对,只是有些犹豫,“那我自己点?让叔叔破费不太好。”

    “没事没事,我吃不完。”白朝朝忙说,“有你帮忙就不用浪费食物了。”

    问好他的喜好,目送人家上厕所,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救了。可此时的平和虽然诡异,她却不排斥。就这样吧,见招拆招就是。

    手机再次响起,这回的确是白爸爸了,白朝朝立马接起来,把她爸当成服务生下单。爸爸奇怪地问她今天怎么吃这么多?

    “小老师和我一起。”白朝朝一点隐瞒的意思也没有,反正以她爹的敏感最后也会察觉。

    “……”对面沉默两秒,“行,玩得开心,别太过火啊。”

    “……我们就吃个饭——”她话都没说完就被挂了。“……能玩出什么。”

    白朝朝注视着黑掉的屏幕上自己的脸。是错觉吗?总感觉她爸爸格外纵容她跟余珧玩,可要说是甘心乐意看着兄妹单纯玩耍吧……又觉得爸爸的态度有些暧昧。

    他到底什么意思?

    等待外卖的时间是煎熬的。白朝朝现在不敢搞什么骚操作,那就只能痛苦地写题,一大早上全是物理,她快吐了。可旁边的余珧没有半点想让她休息的意思,她一写完他就检查,一检查完就说还有时间再来几道吧,于是周而复始没完没了。

    白朝朝怀疑他是在恶意报复,她写下一个解字,终于不能忍受地放下笔,迎上余珧瞥过来的眼,空着的手顿了顿,伸过去用力捉住他搭在杯子上的手指。

    余珧意思意思地拉扯挣扎两下,眼神无辜地盯着她。她总觉得……他在勾引她。

    但不可能。

    这才不过几个小时,态度转得那么快肯定有鬼!连她自己都处于想要酱酱酿酿他但又不能彻底放开下手的阶段,看他昨晚震惊那程度就知道不可能比她还要快想开。

    话又说回来,他又不知道她是他妹,他干嘛这么抵触?要说对她不感兴趣又这么热情来帮她学习,难道是什么主人的任务(咦)?那他刚刚的举止什么意思?是暧昧里的“此处应有吃醋”的“吃醋”?

    白朝朝是一个容易想太多又经常跑偏的人。老朋友们都希望她能多吃饭少思考,多学逻辑少睡觉。可她感觉自己的逻辑挺好的,一般人能像她一样想得这么多,还都是有一定可能性的方向吗?

    白朝朝滞了五秒,心虚又警惕地松开了手。他到底要怎么作弄她,她得做好准备,免得一不小心就被吓得性情大变的小动物给制裁了。

    若无其事把手收回来,她略一思索提议,“我们看电视歇歇吧。”

    余珧答应了,两人便起身坐到沙发上。白朝朝找遥控器时,背后的余珧盯着自己的手,神经中枢过热的处理器大概已经烧到他脑子,他的行为完全没有经过大脑的审核就进行了。

    他为什么没有挣开?!昨天不是连推开都做得到吗?!那一点力气抽出来用不了两秒,为什么不?!是疯了?!是有病?!是变态?!

    ——任凭内心如何咆哮,“扑克脸”技能还在稳步发展的余珧面上依然保持礼貌笑容。他接过白朝朝顺手给他递过来的杯子,附议她选择的频道,两人中间隔着一个柴犬抱枕,开始尴尬地看起电视。

    他们看的是一套关于介绍国内外建筑的节目,白朝朝初中起就喜欢看着这个发呆,除此之外她也不知道有什么节目。她生活的年代网络发展迅速,有印象以来都是在电脑上看各种东西,就连这个电视机也只是买来和爸爸打游戏或者偶尔看电影的。

    但她下意识觉得不论是邀请余珧一起打游戏还是看电影都不是最佳选项……于是只能选择看她也不怎么看的电视节目。

    白朝朝喜欢看(准确说是听)这个节目发呆还是因为他们的旁白声音好听,不管是日期单号的男声还是双号的女声,声音都温柔细腻,非常适合催眠……冥想。

    她其实有好一阵子没靠这个发呆了,这阵子满脑都是余珧的事,不靠助攻她也能自己坐着想七想八,只不过节目能更快让她进入状态。

    余珧:……?她真的有在看吗?

    他十分怀疑。她的睫毛近一分钟才滑下眨眼,神情呆滞,姿势从坐好后就没再变过,脚穿袜踩沙发,抱着膝盖,倒也不见外。

    他还是很高兴她能这样对他放开的,但他又不得不多想,她是不是在暗示什么,他对她毫无预警的热情又怕又期……警惕。

    就在他挣扎地分析“论行为动作暗示可能of白朝朝”之时,外卖终于到了。

    白朝朝一个激灵捡起手机接过电话,直接跳到地上,第一时间没看见自己的拖鞋跑哪去了,干脆就没穿,啪嗒啪嗒跑了出去。

    于是所有心思在瞬间收敛,保持着老妈子心态生怕她着凉的好哥哥立即找起她的鞋,扫了一圈没发现,他直接跑出去,在玄关上撞见提着大包小包外卖的白朝朝。

    反应迅速地拿过外卖同时把鞋脱下来挪到她脚边,余珧面对她呆呆的眼神,说了句“我保证我没脚气”就走回客厅。

    白朝朝:……

    事物的相对性大抵也能用在这里。在余珧觉得白朝朝傻之时,白朝朝也觉得他傻乎乎的。

    不管怎么样,饭点到就不该再纠结其他,她也很快放下心思穿上跟了上去。

    两人决定在厨房吃,她家厨房需要经过客厅,路过的时候刚好把电视关了。白朝朝余光瞥到沙发下有什么,走进一看发现是自己的拖鞋,大概是被她随意的动作甩进去的。

    她换好后将余珧的拖鞋给拎进厨房,彼时他正在摆菜,瞥了她一眼,只是抬抬脚。白朝朝心情复杂地伺候他穿鞋,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是不是有点生气她打扰到他干活了?没想到他这么喜欢摆桌。

    免*费*首*发:po18.org | woo1 8 . v i 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