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宣 - 「9」电话 我不知道你知道(兄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余珧这一夜失眠个彻底,直到凌晨五点才撑不下迷迷糊糊睡过去,接着早上八点被多个连续的闹钟震醒。他头昏脑胀地爬下床,眼睛几乎没睁开,毫不意外脚尖磕到椅子上才烦躁地睁眼看过去。

    疼,还冷。脚趾蜷在一起,他面无表情盯了好一会儿,本就酸胀的双眼更加难受。站到洗漱台前,镜子里头的他不仅黑眼圈严重,气色也可见的糟糕。

    他想罢工。

    九点钟,门铃准时响起,白朝朝紧张地过去给小老师开门,全程低着头。递完拖鞋也只敢盯着他换鞋时露出的小截腿看……不对!人不能至少不应该!她连忙开口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我、我已经泡好牛奶了。”

    “嗯,谢谢。”

    还是发觉他的声音比起平日有些闷才小心翼翼地抬头看过去,白朝朝看着他脸上的口罩有些茫然。怎么,怕她馋他美色干脆搞个物理屏障吗?

    她这一抬头就再毫无顾忌,像是昨天真正的模样已经暴露,继续遮掩也没有意义。她打量着他的脸,即便有口罩的遮掩也无法阻碍那火热的目光。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余珧的拳头捏了捏,他想敲敲她脑袋。

    “嗯?你眼睛怎么了?没睡好?”

    “没事。”余珧避开她肆无忌惮的眼神,先一步往客厅走去,“我们快点开始吧。”

    “好吧……”

    白朝朝跟在他身后,正欲像昨天一样在他旁边坐下,没想到余珧咳了两声,“我觉得,学习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感。”

    “嗯……?对,你说的对!”总之先附和。

    “我们还是面对面坐吧,免得打扰到你。”客厅的桌子呈矩形,他挪到短边的一侧,暗示她坐到另一个短边前去。

    白朝朝:……行吧。

    她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昨晚把他吓坏了,得让孩子有几分喘气的空间,就算他喜欢她也经不起这种惊吓。事实上,她自己也很惊讶。昨晚回来躺在床上捋了一遍这天发生的事,她注意到自己的人设已经崩到西伯利亚那边了。

    简单来说就是她在一天内强吻自己明面上的同班同学两次,而对方还是不久前她的绯闻对象,一起被cp消遣的小伙伴……同时还是她真正的双胞胎兄弟。

    虽然他不知道,可她这样仗着他一无所知的单纯也不好。白朝朝心中有那么一点点愧疚,只是最多也是这么一点,里头还包括道义上的愧疚。

    毕竟她认识他和知道他是她兄弟也不过是这两叁年的事。她给自己强调的“不可以”其实也没有多少是发自内心认为的。

    她乖乖地坐好,努力静下心听他讲解,全然没发现余珧看着她“乖巧”的模样,语调有那么一瞬停顿。

    余珧想,自己就是信了她这副模样的邪。要不怎么会在一学期的相处下来,一点都没察觉到她的真正性情。这下好了,原本是她躲着他走,现在到他想躲着了。

    可他不能。也有那么一点点……不想。

    虽然方向有些诡异,可他也确实如愿以偿和她关系有了不少进展——如果和亲妹妹接吻也算正常拉进关系的一环的话。

    话又说回来,嘴唇贴在一起也不算接吻吧?人工呼吸也只是单纯救命呢。他想方设法把两人之间的错误给掩盖。

    白朝朝在另一端开始写他划出来的几道题,余珧在这端看着已经空的杯子发呆。

    他曾经问过父母他为什么是哥哥。那时他挺羡慕小区里一家兄弟的弟弟,因为他和那个弟弟每次吵架的结局都是那户人家的哥哥出来护着他弟。

    余珧曾经也想要能够护着他的哥哥或姐姐。

    爸爸说了什么来着,“责任感得从小培养”,“你是弟弟也没人护你啊”,“总之你就是哥哥”……现在回想起,可以肯定他的父母属于“虽然我也不知道但这样不错就这么定了”的人。

    他对照片里的小女孩有几分嫉妒与厌恶也是那时候开始的吧……

    初为父母的家长是那样不靠谱,完全不懂如何调解小孩的委屈与疑惑。幸亏他自己够聪明心眼多,尽管有点磕绊,他还是长成了一个正直的人,于是正直的他不会放任妹妹一错再错,即便她一无所知。

    “我写完了。”

    “……好,我看看。”

    白朝朝小心地将习题纸移过去,注意到杯子,“我再给你倒一杯吧?”

    “嗯,谢谢。”

    她拿起杯子,轻快地向厨房走去,余珧心情微妙地拾起习题打算检查——桌上莫名的震动声打断了他,他奇怪地看过去,发现是白朝朝的手机。

    为了好好学习,在开始前两人的电话全都调成了静音模式,只有来电保证了震动模式以防错过什么。

    余珧下意识想叫白朝朝,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卡住,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若是前几天,他肯定会装作无比自然的样子叫着她的名字,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潜移默化两人的亲密,可现在……

    他干脆放弃称呼,“有电话——”

    “帮我接一下——谢谢!”白朝朝的声音从墙后传来,“可能是我爸爸问我午饭。”

    ……这就更难接了吧。

    余珧深呼吸两下之后才扯下口罩拿起手机,因担心时间太久会挂断,他没注意看联系人就接通了,刚想叫句“叔叔好”,发现对面传来一道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声音——

    “朝?怎么这么慢,别告诉我你刚醒,我不会愧疚的!”不论是称呼还是语气都透露出对方和白朝朝的熟稔,他笑了两声,“安排我写得差不多了,就看你那边想怎么调,待会儿给你——”

    “朝朝现在在忙,能等一会儿吗?”

    “——咦?啊,好。”

    顿时只剩下尴尬的呼吸声在电话两头。

    余珧面无表情地将口罩拉回去,想直接给他挂了。他的心情刚缓和一些,此时又忍不住烦躁起来。

    这人是谁?和朝朝什么关系?关系很好?什么安排?他们要一起出去?约会??她昨天还在亲他呢!

    他这厢因不明原因怒火中烧,对面也好不到哪里去。只听一阵微弱紧张的呼吸,那头小心翼翼地问,“……请问,你是?”

    余珧:“……”无解,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

    哥哥说不出来,同学又有点不甘心,说朋友嘛……对面这个明显比他要更适合这个身份,出于不知名原因,他现在不是很想和他人共用一个身份,尤其他还比不过人家熟识。

    听听那个“朝”,现在他连叫“朝朝”都没那个勇气了,那人居然还叫单字!俗不俗!老套不老套!余珧越想越气,直接把手机放回桌上,装作听不见对面的“喂?”、“请问有人吗?”。

    白朝朝就是在这时回来的,她与余珧四目相对,警觉哪里不太对,氛围好像怪怪的。她把牛奶放到桌上,随手拿起手机。

    “喂?”

    “喂?朝朝?是朝朝吧?”

    “宋衍?”白朝朝下意识看了余珧一眼,他却已经低下头专心看起她写的题。“对,是我,怎么了?”

    “哈啊,没什么,就是那个安排我大概整理好了。”宋衍听起来像松了口气,“现在发给你,哪里需要调整再告诉我。”

    “嗯嗯,等等就看。”

    “……对了。”他压低声音,“刚刚那个人是谁呀?就一个男的。”

    在场的男的只有一人,毫无疑问就是帮她接电话的余珧。白朝朝顿了顿,若无其事地后退几步拐到厨房里,也低下声音,“家教啦。”

    “家教?这么年轻?”宋衍显然不信,“家教你这么小声干嘛?”

    “在背后议论他人当然要小心!”白朝朝理所当然,“行了行了,有事晚上再说,别打扰我学习。”

    “行吧。”

    挂了电话,再次回到客厅坐下,余珧正在给她改正步骤,还拉下了口罩,露出他看起来不太精神的脸。

    白朝朝顿时无比怜爱,内疚感也随之而来。她注意到他的嘴角沾了一点奶渍,立即抽张纸递过去,迎上他疑惑的眼神,自然地开口,“嘴巴。”

    他恍然大悟一般,点点头,“谢谢。”却没有接过来。

    白朝朝愣了两秒,头脑风暴串起一切线索却又因为主观原因迟迟得不出结果。她与他对视着,发觉他的眸色更接近茶棕色,此时那双眼中倒映着她呆愣的身影。她终于撑起身伏过去,颤颤巍巍抬手帮他擦去。

    收起的瞬间他低下头,继续专注地给她订正,独留她一人将纸团捏进掌心,坐回原地看着丢在桌面上的笔帽发呆。

    她没想通,他来时明明还一副抗拒的模样誓死不从,怎么突然就那么主动了?莫非……

    余珧将最后一题改好递给她,终于整理好勇气面对白朝朝从刚刚开始就没从他身上移开的眼神。他没再将口罩拉上去,而是保持着自己这副凄惨的模样回视她。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但实际上他还是不太了解自己在做什么。他明知自己的行为简直在推翻之前的一切决心,可他无法控制自己。

    妹妹。

    妹妹。

    他在心中默念,像是想要提醒自己。脑子里却又冒出了刚刚那道声音亲密又自然地叫着“朝?”,他抓着笔的手一紧,恼火的情绪再度涌上心头。

    明明喜欢他还和其他男生那么亲近!臭丫头!

    *兄妹同款口嫌体正直x哥哥其实老正经了

    免*费*首*发:po18yu.v ip | woo1 8 . v i 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