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宣 - 「7」猜测 我不知道你知道(兄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在这之前,余珧从未想过自己与妹妹的关系会以如此……诡异的方向发展。

    自与白朝朝相处以来,他两次梦见她都是奇诡又暧昧的场景。若说是青春期的问题,可对象偏偏是她……就很不对劲。

    脑里倏然又蹦出白朝朝那句“别喜欢我”,余珧边恼火地搓洗底裤边奇怪她为什么会这样说,是自己做了什么让她误会的?

    他自认一切举止都合乎情理不逾越,都在同学相处的范围内,无非是自己主动了点,热心了些,可她是新生,自己热情一些又有什么问题?余珧选择性失忆自己的热脸贴冷屁股行为。

    而且就算在她看来他真的对她有意思那又怎么了?她明明也不知道他是她亲哥,就这样拒绝了是不是其实对他意见很大……?

    余珧警惕起来,两人看似关系好转,其实也不过是和普通同学一般,亲近也是他时刻注意着她,该不会她其实还是觉得他……很烦人?

    又因为关系确实不像之前那么僵硬,她在相处中怀疑他喜欢她,不忍心直接戳破,所以在拒绝之前亲了他一下……

    余珧直觉自己应该去求一套吸氧装备。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这才补习第一天,他明天还要不要去,他该怎么去,怎么开口?

    这个臭丫头!

    白朝朝吃完午饭去漱口,看着镜子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嘴唇,仿佛还有当时的触感。

    ……她都做了什么?

    尽管为自己找到了借口,她也无法无视内心真正的想法。不是为了拒绝他,而是真的想要靠近。大脑在那时仿佛被魔鬼低语蛊惑,手不受控制地抬起他的下巴。

    白朝朝不知道是那所谓的“遗传性性吸引”真有那么强势还是自己完完全全被余珧所吸引。自缓和关系后,脑中仿佛撤去什么枷锁,她难以抗拒想要亲近他的想法,还偏偏自找苦吃找了他来辅导功课。

    这还是第一天,明天该怎么办她什么想法也没有,硬要说的话她希望他吓得放弃了。她更担心若是明天余珧还是来了,之后自己能否真的控制住不再对他动手动脚……

    若是她得逞一次,大脑会不会继续操控她更进一步——

    住手啊不准再想了!刷牙刷牙!

    度过一个混乱的上午,白朝朝午觉直接睡到下午五点半,下楼时刚好与下班回家的爸爸撞上。

    “肚子饿了吗?”爸爸边脱手套边问,随手将外套挂起。

    “还好……”

    “嗯?今天学得怎么样,还顺利吗?”换鞋的同时爸爸抬眼看她。

    “……还好。”白朝朝撇开眼神。

    “那——”

    “爸爸!我想吃炸鸡!”生怕这问答继续下去,白朝朝急忙打断他,两叁步跳下楼梯,扑抱住她爹手腕,“我两个月没吃了,就今天好不好嘛……”

    白柏桥没有答应,只是走进客厅,完全没被她影响到,反而拖着她走。两人双双坐上沙发,老父亲扭头看她,“你先给我说说今天学习的状况。”

    知女莫若父,她种种表现在她多年监护者眼中不是一般的不对劲,不用说今天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尽管因为对象有几分微妙,他暂时还猜不出是什么情况。

    “好吧……”

    白朝朝省略了最后那个事故,将今天的相处说了一遍,若不是她爸及时打住,她还想把那些物理知识也说一通。

    爸爸若有所思看着她,并没有被她糊弄过去,“那你们呢?”

    “……什么?”

    “除了上课,你们还做了什么吗?”

    “当然没有啦,我们能做什么!”

    赌他也不敢往暧昧的方向猜,白朝朝逐渐理直气壮,甚至反问,“你觉得我们做了什么?”

    爸爸微笑,“我能有什么想法,你们这个年纪无非是牵牵手,抱一抱,还有……亲一亲?”

    我的亲爹啊您可真敢说……

    白朝朝强行保持笑容,“没有,绝对没有,我喜欢比我小比我矮比我漂亮的。”

    “…………哦。”无言地注视着她,僵持了半天,爸爸摸摸她的头,“别让我到时候去局子里捞你就行。”

    白·开明父亲·柏桥。

    白朝朝又感动又惭愧地想,那自己也不能保证呢……请问想对亲兄弟下手违法吗?

    白家闺女最后还是心满意足地吃上了炸鸡,白家老爹一边说这东西吃多不好,一边下手比她还快,两人在争抢中解决了晚饭。

    饭后爸爸去洗澡,白朝朝提着外卖盒子丢垃圾顺便散步。

    在小区静水湖的亭子里和老大爷等人一同坐下,白朝朝看着空白的对话框半晌,还是决定给余珧发消息。

    可要说些什么、怎么说,她还没想好。

    「对不起」。刚打出这叁字又立马删掉,严肃地用「抱歉」替换。

    「对于今日的唐突行为」……嗯?唐突合适吗?换成冒犯会不会更恰当?

    「抱歉。对于今日的冒犯行为,在此对你表示深深的歉意。」

    ……嗯?这是什么致歉信吗?

    白朝朝死死瞪着打出来的两行字,呼出一口气,干脆全删了,死猪不怕开水烫地直接问——

    「能出来一下吗?」

    好家伙。

    余珧刚平复好心情,正坐在客厅里喝牛奶呢,一摸手机就看见白朝朝发来的消息,面色又沉下来。出来?出哪里来?他看起来这么好脾气不计较?

    「……哪里?」

    「茕杉公园方便吗?」

    「好」

    「谢谢!」

    ……他就是这么好脾气。但余珧还是倔强地表示自己只是绅士风度,不好一直计较,何况对方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妹妹,更得宽容一些。

    距离约好的晚上七点还有半小时,而他们家距离茕杉公园只需要骑十分钟自行车。于是脸色青黑了一天的余珧在这二十分钟内拿着好几件衣服在全身镜前比划。

    偷看的爹妈:哟,这是失恋又复合了还是打算去蹦迪消愁呢?

    结果出门时穿的还是上午那件外套,那件内衫,那条裤子……全身上下换的也只有里头的内裤。仅仅是因为他在试衣服时突然意识到自己这番举动古怪又微妙,他原本这身没什么不可见人的,也不难看,干嘛要特意换一身?

    至于其他想法,在他意识到之前就已经被倒入思考的海洋,这辈子估计都捞不上来——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他到的时候白朝朝已经在了。余珧手插入外套口袋,竭力保持冷淡的模样向她走去。右边口袋里还装着自行车的钥匙,冰凉的触感与他的手指差不多一个温度,这是他特地为自己准备的“清醒一下”。

    他站到她面前,轻咳了一声,刚想说话就被她突然抬手堵住嘴,踉跄后退两步,有些懵。白朝朝的手捂在他唇上,冰冰的温度传递过来,一时间他竟觉得比口袋里的钥匙还冻。

    回过神时余珧已经把她的手扒下来裹在自己手里。她的手比他小一圈,包住还是不成问题……问题在于他注意到她愣住的神情才发觉自己的行为过了——

    “……我没什么意思!”

    “我、我知道!”

    白朝朝被他这样一打岔也忘了自己想说什么来着,还是两人在诡异的沉默中,余珧忍不住开口问她有何贵干才记起来,彼时她的手还在他手掌中握着。

    “我找你……是想道歉。”

    “……”

    “今天是我不对……”白朝朝干巴巴地说,“你想打我骂我都可以,或者要求其他我可以办到但不违法的事。”

    余珧沉默地听完,问了一个她意料之外的问题,“你为什么亲我?”

    白朝朝无比尴尬,她总不能说自己馋他美色很久了,不说他们是双胞胎,这还和她之前人设不符,就是变也不能变得这么快。她决定把责任推到他头上,让自己成为无辜的犯人。

    “……你的嘴巴。”

    “……嘴巴?”

    “太好看了……”

    “……”

    下意识撇开眼的她听见余珧长呼出一口气,声音听不出情绪,只是握着她的手紧了一些,“也就是说……你觉得我好看?”

    ?

    白朝朝不能否认这一点,只是根据她前面的说法,他这个结论是否跳跃太大?从嘴巴到脸,她疑心余珧的逻辑没有她想象中好。最重要的是,他的关注点……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是了,她怎么忘了,余珧喜欢她!恋爱脑的关注点自然与众不同。白朝朝一想通立即放下,转而纠结起别的。

    ——她要怎么回答才好?肯定的话会不会让他以为还有机会?那就否定?可这不是昧着良心吗?就算她对他不感兴趣也说不出这种话。

    余珧长得好看,是那种温和但又不失韵味的好看。五官不似多数明星那样棱角分明却给人一种亲和感,他的唇线鲜明优美,人又习惯性微笑,盯久了还真让人(主要是她)想一亲芳泽。加上那勾人的泪痣……

    白朝朝坚定地点点头,“你很好看。”

    余珧僵硬了。事实上他不是没被夸过好看,甚至从初中起除了同级生还经常有不认识的学姐学妹包括校外的女生找他要过联系方式,只不过被他一一以“妈妈要我好好学习”的理由给拒绝了。这个理由用多了还在暗地给他留下“妈宝”的外号,他没在意就是。

    而上了高中,学校里认识他的其实也不少,只不过更多人因为成熟许多,意识到“妈宝”会带来的问题,找他要联系的人少了一点点而已。可惜高一时他的铜墙铁壁就阻碍了不少人,直到今天有他联系方式的除了家人亲戚也只有现在参与校园活动认识的人——毕竟社交还是很重要的。

    但这不是问题。此时的余珧注意的是白朝朝这句“你很好看”背后的深意。

    她其实……喜欢他?

    *日常求唠嗑x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