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宣 - 「6」补习 我不知道你知道(兄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爸爸工作去了,白朝朝一个人在家有些无聊,可她在这边实在没什么朋友,只好祈求宋衍来的日子能够早点到来。

    她在书房看了一小时左右文学作品,又到房间里坐地毯上打游戏,打着打着睡着了。

    她躺在女人大腿上,玩弄着女人过长的头发,带着笑容,时不时抬眼与女人对视,说着什么开心的事。

    女人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满脸宠溺,唇线优美的嘴唇不知吐出了什么语句,惹得她哈哈大笑。

    她抱住女人的胳膊撒娇,稚嫩的声音倏忽清晰,“——妈妈。”

    妈妈。

    白朝朝对妈妈的印象半模糊半清晰。妈妈在她五岁时去世的,印象里的妈妈非常溺爱她,比爸爸更甚,只是妈妈身体不怎么好,多数时间都是在房里陪她。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梦见妈妈,可只是这一点点印象都让她心情低落起来。因为有事她和爸爸搬来q市生活,不出意外短时间是不会回去的,而妈妈的墓地还留在d市……

    原本混沌的大脑在各种思绪中也清醒过来,白朝朝爬起来给游戏存档,接着又跑到书房去翻找起有妈妈的相册。

    爸爸从不顾忌跟她提起妈妈,但家里妈妈的痕迹确实很少,最浓郁的地方也只有相册了。上初中前她很喜欢在相册里寻找妈妈的痕迹,之后忙碌的生活让她只有偶尔或者清明时才会想起妈妈。

    ——找到了。

    翻到的第一张是非常少见的妈妈在庭院里的照片。妈妈在秋千上坐着,她向妈妈跑去,这一幕被爸爸记录了下来。

    妈妈生得很美,是白朝朝迄今为止见过最美的人,就是电视上那些明星她都觉得比起妈妈少了几分味道。

    过于白皙的肌肤远看过去甚至有几分透明,眼眸清澈,眼尾潋滟,玉白的耳垂干干净净,比起妇人,妈妈更像少女,说是她姐姐也不为过。

    白朝朝又去翻余珧的朋友圈,找到那张全家福的,仔细打量起生母的面容。

    看得出她年轻时也是少有的美人,只是和白母比起来,更偏向浓艳丽人。

    “……”白朝朝在地毯上打滚,说句没良心的,她希望自己能在熏陶下长得像白母,可惜现在看过去她谁都不像。

    余珧睡到中午醒时已经好了不少,就是嗓子还有些疼,忍不住咳嗽,可身上确实没有那种热感了。

    下楼看见亲戚还没走也不意外,来都来了肯定得招待一下,只是他没想到他爹妈居然做了水煮鱼。

    嗓子疼得厉害的余珧:……

    到底是亲妈,回头见他出现在饭桌旁,立即递给他一大碗青菜粥,“拿着这个回屋去。”

    于是余珧拎着他的午饭回屋了——为了不影响其他人的食欲。为了表达自己的凄惨,他还特地发了条朋友圈配图。

    没想到刚发完白朝朝就发来消息。

    「你好点了吗?」

    “嘶——!”烫到舌头了,余珧边抹去眼角的泪水,边给她回复。

    「好多了,就是嗓子还不太行」紧接着发了一个“谢谢”的柴犬表情包。

    「多喝热水」

    「好,谢谢」加表情包。

    ……等等嗯?他发了什么,余珧连忙撤回表情包,没想到自己刚刚手癌选错了。可惜已经迟了,那一头的白朝朝已经看见了。

    「好,谢谢」

    兔子表情包“亲亲”。

    白朝朝差点没被嘴里的水给呛到。

    白朝朝:啊这,他已经按耐不住了吗?

    这时表情包被撤回了,很快发过来又一个“谢谢”加一句「抱歉手癌了……」

    白朝朝回复:「没事」才怪。

    她不清楚余珧是真的手癌还是在趁机表白还是试探,总之“余珧喜欢白朝朝”这条在她脑里已经根深蒂固。

    “唉……”

    假期的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就是余珧要来给白朝朝补习的日子。她一大早就起床护理皮肤,打扮得无比精致,比起学习更像是要出去逛街。

    送爸爸出门后半个小时,余珧穿着一件黑色夹克出现在她家门口。

    爸爸不允许她带异性进房间,于是两人只能在客厅学习。白朝朝问余珧想喝牛奶还是果汁,咖啡也有。

    余珧要了牛奶,于是她端了两杯热牛奶来。

    她看得出余珧有些紧张,感到有点新奇,她一直以为他是那种不会有显眼情绪波动的人。

    “从哪里讲起比较好呢?”

    “……开头行吗?”

    “嗯,那就从头开始吧。”

    定义讲解一向是白朝朝最听不下的部分,可不知怎么从余珧的嘴中念出来的字词有异样的魔力,都主动窜进她脑里了。一个一个分析下去,上午过去了,白朝朝已经差不多掌握了前两章内容,余珧特地准备的题目也能做得差不多。

    对完最后一题的答案,白朝朝松了口气,大脑异常兴奋。她转头看向余珧,看着他对她露出笑容,眼尾的泪痣无比瞩目,她不由自主抱住他,“你的泪痣好好看呀……”我会做这几道题了!

    “……”

    “……”

    等等,她是不是把心里话和说出来的弄反了?!

    大脑一瞬的空白迎来的是失控的反应。余珧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向后倒去一些,所幸有手肘止住,而另一只手下意识搂住白朝朝的腰。他听见她呼吸的气流扫过他的侧脸,说着清晰却又让他无法组装到一起的话。

    是夸奖吧?

    是称赞吧?

    是表扬吧?

    他嗓子干涩地回答,“……谢谢?”

    白朝朝此时此刻尴尬到恨不得从72楼跳下去砸出一个坑直通地心永不问世。她还抱着余珧呢,也能察觉到他搂住自己防止自己受伤。

    她又感动又愧疚,也不知道该怎么不伤感情地挣脱开,只好在一阵诡异的沉默后结结巴巴地问出致命问题,“……余珧,你、你喜欢我吗?”

    ……似乎哪里不太对。这种问法仿佛是她对他感兴趣,在打探消息呢。她更加窒息。

    被她抱着的人也不好受,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上此时都有不小的危机。他干巴巴回答,“喜、喜欢呀。”

    他也觉得哪里不对劲,这种回答像是他在向心仪女孩表白,可她是他妹妹呀?

    更加震撼的事情紧接着发生。白朝朝松开抱着他的手,他还以为她要起来了,刚松了口气将自己手移开,没想到她的手转移到他下巴上,稍稍一抬就亲了上来。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哪……

    余珧搞不清状况,却能感觉到女孩子柔软的嘴唇与自己相贴,发间的香气包裹着自己。他察觉到两人唇间突然冒出淡淡的湿意,轻柔的触感很快使他发觉是她的舌头在唇上打转,淡淡的奶香从彼此的唇间发散。

    连滚带爬坐上回家的车时,余珧回想起刚刚羞耻的画面还觉得一阵委屈。

    明明是她先抱过来!亲上来!怎么最后那话说得那么古怪!

    ——“别喜欢我。”

    整得跟是为了让他放弃她无奈之下的举措,类似于给你点甜头尝尝,其他的事就别干了,快放弃吧。

    余珧:到底是我误会了还是她误会了!

    他很少生气,可此时却满脑子不可言喻的怒火。怎么回事,明明他没什么想法,却莫名被甩了一样。

    连吃饭时都自带几分凶狠,爹妈看得一愣一愣的。问起又说没事,叁两下吃完洗碗回屋,怎么敲门都没人应答。

    余爸爸:“……不会是失恋了吧?”

    余妈妈:“就他?就他?失恋?哈哈哈……”

    夫妻俩:“……也不是不可能。”

    人在气头上,睡梦倒是很诚实地出现了半小时前“甩”他那人。

    白朝朝压在他身上,楚楚可怜地蹭着他的脸,像一只大猫一样。她语调清软,带着莫名的蛊惑,“哥哥……余珧……我好渴。”

    渴不会自己喝水吗?他还有些气,躲开她的蹭蹭回答,同时要命地感觉到她柔软的大腿蹭到自己的下身。

    “真的可以吗?”她惊喜地说,接着低下头占领了他的嘴唇。

    比那时候更紧密无间,唇齿相依,舌尖缠绕,分开时扯出一串银丝。她只是笑笑,没有犹豫再度覆上来,牛奶的香气充斥口鼻间。

    这算哪门子解渴?可他根本无法挣开,大脑昏昏沉沉,仿佛抗拒她的意识从未出现。只是沉醉又青涩地回应着她每个吻,下体跟随着她的摩擦起伏。

    醒来后,余珧麻木地躺了一会儿,认命地去洗裤子和床单。

    *只剩最后一篇存稿了,后天更新。如果期间没能写出新的就……大家随缘相会

    顺带一提评论能有效激励x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