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宣 - 「4」缓和 我不知道你知道(兄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家长会结束后白朝朝跟着爸爸去吃了午饭,好巧不巧在同一家餐厅里又遇见了余珧……和他爸。

    两位家长刚刚也都见过……至少他们是装作刚刚在家长会上认识的,白朝朝也当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决定拼桌的时候,她和余珧都只在一旁点头。

    白朝朝很紧张,原因无它,就是这位余叔叔自坐下就不断盯着她看,看得她冷汗都出来了。害怕地抓住爸爸的手时才发觉自己手也凉得厉害,爸爸让她喝点热水。

    她喝了两口就借口去洗手间溜了。

    白柏桥随口问起目前在场唯一的孩子的情况,余承善立即谦虚接话说孩子成绩凑合。

    余珧对他们的交流没有半点兴趣,即使他是话题中心。他只是挂着温和礼貌的笑容捧着杯子,脑中是白朝朝转身离开时头上晃荡的红色发绳。

    红色,红色。她左手上的手表也是红色的,脚上的白鞋也是红鞋底,那天的打扮也有红色……她很喜欢红色吗?

    余珧从来没在她的朋友圈里看出来她对什么颜色偏爱过。她今天发海蓝色的漂亮杯子,明天可能就会发黄色的发带,后头就会变成白色的为主题颜色的脚链。她似乎对所有颜色一视同仁。

    但这一阵子的观察让他感到好奇,究竟是他之前没发觉还是红色是她最近喜欢上的颜色?

    也许是白爸爸也意识到自家老父亲明显不对劲的举止,正式吃饭时只要他爸看向白朝朝,白爸爸总会叁言两语把话题移到他身上。

    余珧一边笑着应付,一边用余光观察送了口气的白朝朝,他莫名也有点开心。

    散场前发生了一点点意外,走出餐厅外头有叁层小台阶,白朝朝不知怎么没踩稳又要摔倒了,他在一旁急忙将她往自己这边扯,结果她一撞上来两人一起摔了。

    所幸都摔在平台上,没滚下台阶。余珧再次怀疑自己与白朝朝之间的缘分关键词是“摔跤”。哦,是亲缘的缘。

    ““朝朝?!没事吧?””

    两道声音迭在一起,双方皆是一愣。

    余珧艰难地先撑起白朝朝再自己爬起来,他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

    白朝朝倒是很紧张他,也没平时那么高冷了,一站起来就拉着他胳膊问没事吧,甚至还想让他转过去按按。

    余珧非常感动,心想不愧是自己妹妹,边止住她不安分的手,露出艰难的笑容,“我没事,你没磕着吧?”

    白朝朝这下真觉得他暗恋自己了,明明都当了人肉垫子,居然还先关心她有没有事。又发觉这是个好机会,她可以趁机平缓和余珧的关系,刺激他“人性本贱”的一面,让他对她失去兴趣。

    挠挠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可根据之前想法的逻辑看十分完美,白朝朝决定无视那股微妙感。

    “我没事……你后背是不是很疼?”她柔了声调。

    “还行,很快就没事了。”他一如既往地笑。

    两名被无视的家长没发现这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故事新章的开始,只觉得“好一副兄妹贴贴画面”,要夸夸。

    家长会后他们还需要上一周的课才放假,半走读半住宿的白朝朝干脆这周都不回家了,于是吃完饭后爸爸送她回学校。车上爸爸好似开玩笑地说她对余珧很在意呀,白朝朝坚定的摇头说一般同学。

    “这样啊……”爸爸目不斜视开着车,嘴上八卦却停不下来,“你们同学好像不是这么以为的。”

    白朝朝惊恐,“我不是我没有,他们就爱瞎叨叨,我就没关注过他!”

    白柏桥嗯嗯地敷衍,显然没在意,只是车停在校门口之际,“你觉得‘欲盖弥彰’这词怎么样?”

    白朝朝:“……”不怎么样!

    她回去睡了个午觉,下午起床去图书馆自习,到六点多的时候明显学不下了就去食堂吃饭。

    坐在角落边吃饭边玩手机的白朝朝无意中点开一个一年多以前就搜索过的概念——遗传性性吸引。

    在于余珧初次见面的那个晚上,她就激动得睡不着,这当然不奇怪,毕竟她没想过世界这么小又这么友好。可在她累到昏沉沉睡过去时,她做了一个梦。

    余珧是梦中的男主角,两人亲吻甚至更暧昧地继续亲密无间。那该死的梦不禁让她在睡的时候羞耻得说不出话,醒来后竟然也清晰无比。白朝朝当场就吓得拿起手机搜索起来,生怕得出一个自己是变态的结论。

    结果她看见了一个科学的说法。尽管她没能冷静当时,却接受了心中这时不时的冲动。

    想接近余珧,想抱住他,想坐在他腿上亲吻他的嘴唇,想舔舐他无辜漂亮的眼尾包括泪痣,想紧贴他每一寸肌肤,想……呸,她什么都不想!

    余珧这个狐狸精!

    白朝朝觉得自己这辈子从第一句到最后一句的脏话都献给了余珧。在遇见他前她从不说“呸”的。

    嘴里的饭顿时就不香了,草草咽了两口就收拾走人。

    宿舍里其余五人似乎原本在聊天,围成一圈坐着,一见她进来纷纷闭上嘴,让出过道。

    白朝朝原本郁闷的心情更加烦躁,她换了两本课本,又离开了。她到操场上喂蚊子,决心在十点前不回宿舍,而现在刚到七点。

    原本是想吃完饭直接回去睡觉的,可见她们这副模样她也不想在里头呆。她同样不想学习,换书只是掩饰自己原本的计划,自然也不想去影响图书馆的学习氛围,那么几乎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她坐在旗杆最底下的台阶上问候余珧。余珧很快就回话,「没青,不疼啦,别介意」

    「好,抱歉」

    ……似乎没有继续交流的必要了。白朝朝想,自己面对余珧简直就是被僵尸吃掉脑子的傻蛋。

    「别别,你这么客气我可难受了哈」

    「?为什么」

    为什么?

    余珧瞥了一眼左手边平板上的桃宝页面,一顶顶红色的贝雷帽多方位展示。

    兄妹之间哪用这么客气?可他又不能说实话,只能叹口气,无力地输入标准回答。

    「朋友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朋友?」

    「好嘛,同学总行了吧(流泪猫猫头.jpg)」

    「我不是这个意思……」

    「嗯嗯?」

    「朋友。谢谢你。」

    恭喜你。余珧自言自语。

    你终于和你妹妹从陌生人发展到同学到朋友了。

    另一头的白朝朝也很激动,没想到余珧这么好说话,上午他们还冷言冷语(主要是她),晚上就能做朋友了,就因为一个还是她导致的摔伤,他是圣父再世?果然是喜欢她……

    完全冷静不下来,她干脆戴上耳机绕着操场跑道记起单词来。

    十点回宿舍洗漱睡觉,她度过一个无比平和美好的夜晚。

    这一周白朝朝和余珧的相处简直让吃瓜群众们大跌眼镜,过于温和平静的氛围除了让部分人站这对cp更死以外,不少人都开始寻找下一对可怜的消遣了。不难发现高二c班的同学主要喜欢相爱相杀这种类型。

    白朝朝对此很满意,承认之前针对余珧的自己就是个傻逼。唯一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余珧对她的态度,没什么变化。

    他依然对她温柔包容,白朝朝时常怀疑他要么是知道她是他妹妹,要么就是真心喜欢她每一面。可他怎么会知道呢?那么只能是后者……

    偏偏又不能是后者。

    也许是时间太短还没来得及发觉异常?白朝朝又找到了可以安慰自己的理由,决心再观察一段时间看看。

    今天是本学期的最后一天,今天之后不出意外下次见就在明年了。

    白朝朝在座位上改正错误。期末成绩在这几天陆续公布,卷子也发回学生手里,她物理错得太多,单是记答案都记得手酸。

    她从初中起就不擅长物理,可以说除了中考的时候超常发挥就没及格过。高中就更不用说了,基本上不敢看物理老师眼睛。

    她偶尔也会怀疑自己选理科是不是个错误的选择,但想起克星一样的政治地理,她又觉得自己还能在物理上苟一下。

    56分,再努力一把还是有望及格的。

    除去物理,白朝朝其余的科目成绩都不错,除了语文良好之外,剩下的基本上都可以称为优秀。她自己也不愿意让物理一直绊住自己的脚,于是考虑着回去跟爸爸商量再一次找补习班的事。

    余珧在她身边晃的时候问起,她也简单地说了一下,没想到他两眼一弯,“这不简单,找我呀。”

    ……的确,余珧物理很不错,就没下过90,常年处于物理老师偏爱的小孩,上课打瞌睡都会被无视的那种。

    白朝朝之前没想过找余珧教她是因为先前针对他自然不想搭理,而关系缓和之后也因为没有交流印象,下意识没问。

    可她此时又有几分犹豫不决,“可能会占用你很多时间……”她对自己的物理理解能力不抱有一丝自信。

    “没事啊,我闲着也是闲着。”

    *想要评论交流吐槽_(:3」∠)_不投珠也无所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