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宣 - 「3」在意 我不知道你知道(兄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期末过后学校举办了家长会。据说之前都是在期中考后召开,不过今年因和学校60周年校庆撞上,便推延到期末。

    白朝朝有点紧张。她不知道今天会见到的是余珧的父亲还是母亲,而不管是哪位,对她来说都是与生父母的初次会面。

    爸爸走在她身边,有些好笑,“怎么?难道你有在学校惹事?这么拘谨。”

    “才没有……”白朝朝撇撇嘴,却有些心虚,不知道被传绯闻算不算惹事……

    家长会进行时学生基本上都不会在教室内,而是在走廊上排排坐,或者干脆就走了,反正之后也没课,家长也能自己回家。

    将爸爸领到自己的座位上后,白朝朝也到走廊上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呆着。她们教室在叁楼,刚好能将前方的新林一览无际,她望着那浓郁的绿发呆,身旁什么时候有了人也不知道。

    还是觉得脸有些痒,伸手去抓时才发现有人捏着一把她的头发在她脸上扫着。她侧头看去,心跳慢了半拍。

    余珧一只手在栏杆上绕了一圈撑住脸,另一只手捏着她的头发,眼眸弯弯,睫毛浓密。朝她露齿一笑时恰有一阵风拂过,头顶的发丝也跟着换个方向飘,风停后刚好落在他眼角处,半遮不遮那颗泪痣。

    ……他想干嘛?还嫌他们的绯闻不够多吗?白朝朝又紧张又有那么一点点她宁愿不存在的开心,故作不耐烦地拍下他的手,口吻不善,“有事吗?”

    “嘿嘿。”他只是笑,随手松开她的头发,又似下意识的习惯一般替她顺了顺。

    两人的手无意中相撞在一起,皆在一愣之后匆忙撤回。

    白朝朝猛然从另一边离开,前往洗手间。余珧看着她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怪异奇妙的感觉又升了起来。

    余承善在出门前就反复嘱咐他在他们开会期间,他要想尽办法把白朝朝给约过来,能一起吃顿饭是最好,全然没考虑到安排儿子去约同班女生是件多么尴尬的事。

    余珧也当然不可能会开口,甚至刚刚他玩她的头发就是一件僭越的事,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冲动。所幸他们在的地方旁边有柱子遮住大半又过于死角,没人注意到,否则明天白朝朝见到他估计会直接给他一巴掌。

    他在把他爸带进教室前就让他老人家自己和她爸爸交流,还特别好奇地问了句你们不是世交?自己不会聊?

    他爸立即噤声。

    余珧忍不住怀疑这期间有多少隐情。

    清水拍在脸上分散开,只留下凉意与水珠。白朝朝总怀疑自己不清醒,又用力地把脸拍了两下才走出去。

    见鬼了。余珧这人到底怎么长的,眼睛会勾引人,泪痣会勾引人,鼻子会勾引人,嘴巴会勾引人,甚至连发丝都会勾引人!

    她根本就分不清勾人的到底是余珧本人还是血缘作用的美颜滤镜,只知道再看他两眼自己就要扑过去了。

    看着镜中脸蛋发红的人影,白朝朝疑心余珧说不定又名叫余春药。

    可不管怎样她都不能是对他这方面感兴趣的人。他也许是她哥哥,也许是她弟弟,总之血液上亲缘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脑海中泪痣的存在一闪而过,她曲线救国,决心将来的男朋友一定得找个有泪痣的。

    两分钟后白朝朝占了一个厕所空位,思考起余珧对她的态度。她一面冷静分析自己不过是多想,另一面又觉得余珧对她确实有些不一样,比起其他同学似乎要更热情。热情也就算了,说不定因为她是新来的,他热心肠想帮她早日融入班级,可玩头发这种说起来暧昧不暧昧的事会不会有些过火……?

    若是说余珧真的对她有那么两分想法……等等,他不知道她是他姐妹,要是真有什么好感也确实没必要去顾及。

    白朝朝觉得自己发现了盲点,她知道余珧是她兄弟,可他不知道啊!她也不可能坦白,难道就这样让他陷下去?!她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强行将自己对他感兴趣这点替换成他好像喜欢自己,再进一步直接肯定了这点。

    此时她的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如何拯救准失足少年?

    这可真是个难题。

    且不论那天那个的意外造成的影响。白朝朝自认对余珧挺冷淡的,可他还是跟个抖m一样会凑上来和她聊天……嗯?如果对他热情一些的话,他会不会感觉无趣就放弃了呢?

    她也听说“人性本贱”的言论,这厢没有犹豫直接把这个标签贴到余珧身上。

    不过都这么久了,若是她突然改变人设岂不是很奇怪?白朝朝纠结起来。而且就他们现在的相处已经被好多人嗑上了,要是突然放软了态度会不会更过分?

    白朝朝是绝对不想爸爸因为自己的破事被叫到学校的。

    她挠头抓耳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又担心被人怀疑便秘,终于决定走出厕所。出来时余珧已经不在刚刚那里了,她假装不在意地飞快扫了几圈,发现他在另一端和几个关系尤其亲密的同学打起了游戏。

    哦,今天光明正大拿出手机老师也不怎么管。

    她突然有点生气。

    白朝朝一开始还很在意余珧的家长,现在已经没兴趣了。一对眼睛一张嘴,一个鼻子一张脸,反正不出意外这辈子她也不会认他们,认不认识又有什么差别呢?就连余珧她都没怎么关注!

    尽管午饭回来路上被爸爸毫不留情点出她的欲盖弥彰,可那都是半天之后的事情了,此时的她只是自以为冷漠无情地转身下楼。

    尽管自己一点也不渴,但她打算找点事打发时间,于是去学校商店买水。南方冬季这个时候温度变化还是很大,昨天她还穿带绒内衣,今天就是里t恤加外套了,可下楼步入自然时一阵风吹过,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穿少了。

    商店里有免费提供的热水,白朝朝买了冲泡奶茶,于是站在附近等奶茶温度降到握着不烫手的温度又用去了不少时间。

    爸爸悄悄给她发消息说感觉她们班氛围还不错。他向来喜欢观察人物品的摆放来分析个人性格,此时教室桌子上学生各按所需所喜的方式摆着课本资料还有杂七杂八,正对他喜好。

    白朝朝悟了,她爹闲得没事做,这家长会比想象中要无聊得多。

    「我泡了奶茶,等一下回去给你递」

    爸爸回了一个文字“嗯嗯!”的熊猫表情。

    抬手又试了试温度,发现差不多了,白朝朝捧着奶茶小心翼翼地喝了口。

    ……啧,还是有些烫。给舌头扇扇风。

    白朝朝回到教室前时,家长会环节正到家长代表发表演讲的环节,她不认识,扫了一眼便轻手轻脚走进去给她爹送温暖。

    幸好这两周她轮到的是后两排的位置,走进去也没有很突兀影响到其他人,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台上讲话的家长顿住看了她一眼。

    大概还是干扰到了,白朝朝有些心虚,把奶茶交给爸爸后连忙退出去。她又到一开始呆的角落,发现有人先到一步,余珧戴着耳机冲她挥手,带着几分揶揄的笑意。

    白朝朝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可人设又不允许她问出来,于是她只是看着他,面无表情的。

    “别这么冷淡嘛,刚刚你是不是进教室了?”余珧摘下半边耳机,线缠在手上,白朝朝注意到他手指修长,指骨分明。

    “……嗯。”在没决定好换什么态度和他相处前,白朝朝保持冷淡·余珧专攻。

    “我爸可能会被你吓到。”他说,“他可不禁吓了,突然进去一个人。”

    “……哦,那抱歉。”

    面上稳如狗的白朝朝内心吹起号角发动暴乱战争。

    那个人是余珧的爸爸?!余珧的爸爸?!爸爸?!

    白朝朝不断往回翻,当记忆倒带回前年暑假时,她悲剧地发现她已经记不得那两位中年人的长相了。也是,她要记得刚刚也不会觉得那是和她无关的人。这一年多她也只会把余珧的照片时不时翻出来观赏……呸,认几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